家居裝潢

互聯網「撕裂」小鎮青年

  

  編輯導語:為什麼要說互聯網正在「撕裂」小鎮青年呢?「撕裂」是什麼意思?本篇文章中,作者根據幾個實際案例來講述小鎮青年的故事,介紹了小鎮青年也跟著互聯網在快速地進行著改變,感興趣的讀者們一起來看看吧!

  提起小鎮青年,不少人第一時間會聯想到9塊9包郵、土味視頻、精神小夥等關鍵詞,存在「土、窮、low」的刻板印象。

  然而今年過年,當在外打拼的人們回到家鄉,卻發現印象中的小鎮青年早就變了樣,互聯網以及下沉市場的發展,讓他們成了被「撕裂」的一群人。

  一方面,互聯網撕裂了小鎮青年們的固有形象。他們有了和高線城市青少年平等獲取信息的途徑,審美、意識緊跟潮流,得以深度參與甚至引領網路文化。

  另一方面,互聯網帶來了過於新潮的流行文化,但小鎮的實體消費市場還沒有跟上,這讓青年們跟周圍環境顯得格格不入,產生「撕裂感」。

  本期AI藍媒匯講述了三位被互聯網「撕裂」的小鎮青年的故事。

  他們來自河南信陽,一座位於南北交界的三線小城。數據顯示,2019年信陽市的城市化率為48.98%,大半地區由鄉鎮組成;2020年,信陽每月人均可支配收入僅為1822元,比全國平均水平低32%。

  在這座城市下轄的近百個鄉鎮里,年輕人們:

  有人在網路上和洋娃娃一樣精致,是愛好洛麗塔、JK的三坑少女,現實中卻住著毛坯房,還要幫家里喂豬、幹農活;

  有的人知道所有的網路熱梗,每天唱「蜜雪冰城甜蜜蜜」,但生活中能和喝到的「頂配」奶茶是香飄飄,距離最近的蜜雪冰城在40公里以外的市區;

  有的人在沒手機沒電腦的情況下連刷十幾遍B站熱門動漫,即使沒玩過手遊,也能把當下所有熱門遊戲黑話倒背如流……

  他們,是萬千小鎮青年中的一員,占據互聯網世界的大半江山。根據Mob研究院發布的《2020「下沉市場」圖鑒》,2020年下沉市場用戶突破7.5億,占中國網民總規模的75%,其中七成以上是不超過34歲的青年、青少年群體,小鎮青年已然扛起流量大旗。

  都說「得小鎮青年者得天下」,或許從他們的故事里,我們可以看見遍布在鄉鎮田野間,那些對互聯網產生深刻影響的,尚未被發掘出的巨大能量。

  一、妹妹在豬圈穿JK,我在寫字樓當土狗

  芹菜 | 25歲 | 北漂打工人

  直到踏上返程列車,芹菜都還沉浸在震驚中。

  過年回到農村老家,她發現從小一起長大,小時候喂豬、幹農活、打著赤腳滿村跑的表妹,變成了緊跟潮流,喜歡JK、洛麗塔的「三坑少女」。

  在芹菜的印象里,他們家住的是泥土遍地農村自建房,表妹爸媽都是農民,以種地、養豬為生,但她在朋友圈發的照片背景乾淨又洋氣,滿滿一櫃子的裙子一看就價值不菲。

  畢竟,洛麗塔、漢服、JK,這「三坑」是出了名的燒錢,圈內調侃「三坑一面牆,北京一套房」,芹菜屢次想入坑,但都被價格勸退。如今,這些在一線城市打拼的她都不捨得買的衣服,擺滿了表妹的衣櫃。

  表妹和她的部分裙子

  照片是在哪拍的?表妹哪來那麼多錢?他們家是不是中彩券了?……疑問一個接著一個,直到踏進表妹家門,她才得以窺見三坑少女在農村的真實生活狀態。

  房子還是那個房子,但妹妹十幾平米的房間被分為截然不同的兩種風格。

  一半,是網紅爆款精致ins風。牆紙是黑白日漫,裝飾布上二次元明星初音未來,雙層衣架上掛滿了洛麗塔裙子、JK制服,還有白色毛絨地毯、達菲熊、三麗歐、得物鞋盒等網路爆款元素做裝飾,隨手一拍就是小紅書萬讚模板。

  另一半,是原生態毛坯極簡風。牆上沒抹勻的白漆蓋不住水泥的灰色,窗子上不知道什麼鳥留下的生理殘留,窗邊的牆體滿是裂縫,床上是全國統一的祖傳大牡丹花圖案四件套,放在小紅書上,委婉點只能說是「敘利亞戰損工業風」。

  同一個房間的兩個部分

  表妹平時在裝潢精致的半邊房間里試穿裙子、拍照,在沒裝潢的半邊房間睡覺、打遊戲。偶爾爸媽不在家,她還會穿著帶有白色玩偶的拖鞋,踩著泥巴去後院幫忙喂豬、喂牛。

  芹菜去的那天,正趕上表妹爸媽訓斥她:「也沒有點正常衣服,一年在網上買這些奇裝異服花兩三萬,買豬飼料才需要多少錢!」表妹在旁邊小聲嘀咕,「我自己也能賺錢。」

  在三坑的圈子里,表妹有自己的「搞錢野路子」,比如跟炒鞋、炒盲盒同理的「炒裙」。

  她告訴芹菜,很多店鋪會不定時發售限定款JK、洛麗塔裙子,限時限量,一旦搶到就是絕版,再轉賣就會價格翻倍。

  「一般情況下,她搶回來會先自己穿,等穿膩了再去海鮮市場(閒魚)賣。據說最賺錢的那件限量版,100左右買的最後買了600多。」

  另外,圈里還有代搶、寄拍等很多個既能有新衣服穿,又有錢賺的財富密碼,用這些方法,表妹去年一年賺了一萬多塊錢。

  看著妹妹在村里穿著漂亮衣服就把錢掙了,再想想自己,即使在所謂的大城市,拿些微薄的薪水,每天灰頭土臉地去上班,芹菜心里一陣酸澀。

  她意識到,這個從小生活的地方,一起長大的人,正在以一種意料之外的速度改變,「原來互聯網對小鎮青年的影響,遠遠不只是九塊九包郵。」

  二、熟知 「麥樂雞俠」的網路熱梗,但從沒吃過麥當勞

  土豆 | 初中生

  「如果你在麥當勞打工,在每份5塊的麥樂雞里偷偷多放一塊,那你就是麥樂雞俠;如果每份都少放一塊,那你就是怪盜雞德。」

  這是最近各大網路平台正在流行的熱門梗,也是過年期間土豆最喜歡講給小夥伴的笑話,每次都會逗得他們都會哈哈大笑。

  而這群小朋友里,去吃過麥當勞的人寥寥無幾,「麥樂雞」更是剛剛聽說的新鮮詞匯。

  土豆今年五年級,村口池塘是他的遊樂場,平時最期待的就是爸媽能帶自己去趕集,如果能買杯香飄飄或者優樂美就更好了——這是他能接觸到的最「高端」的奶茶。

  鎮上沒有麥當勞,也沒有蜜雪冰城,兩年前才開了第一家快餐店,賣漢堡包、雞肉卷、土豆粉等等,價格從3塊到10塊不等,這是土豆和小夥伴們心中的「聖地」。

  去年他一共去吃過兩次,第一次是爸媽獎勵他期末考試全班第一,還有一次是外地回來的表姐帶他去的。

  在土豆心里,這家店就是麥當勞的樣子,但笑話里的「麥樂雞」還是引起了他的強烈興趣。「我在手機上看到過麥樂雞,不知道吃起來跟我媽炸的雞塊一樣嗎?」

  手機,是他接觸外界信息的重要工具。

  幾個月前,爸爸幹農活時不小心把螢幕摔碎了,於是土豆第一次擁有了自己的手機。

  土豆正在拿碎屏手機玩遊戲

  靠著碎了一半的螢幕,土豆學會了「蜜雪冰城甜蜜蜜」「小醜竟是我自己」「什麼是快樂星球」等網路流行語,連寫寒假作業都要帶著耳機聽「要不你還是把我刪了吧」。

  現在,他最大的願望就是去市區吃一次麥樂雞,「或者蜜雪冰城也行,這是我去年沒做到的願望。」

  三、沒有手機,也能成「手遊大神」和「老二次元」

  雞仔 | 初中生

  雖然是爸媽淘汰下來的,但是雞仔很羨慕同村的土豆「年紀輕輕」就有自己的手機,不像自己,想上網只能看電視。

  放假在家,雞仔的日常生活就是跟妹妹搶電視。

  「我妹想刷短視頻,我想看動漫或者遊戲解說。」他們從來不在電視上看衛視節目,而是把它當成一個大手機,在電視上使用快手、抖音、B站等手機APP的TV版。

  看電視,是他們上網沖浪的主要方式。

  通過在電視上看遊戲解說,雞仔成了手遊「百事通」。他知道《王者榮耀》里所有英雄的操作方法,看遍了《原神》地圖里的每一個場景,各種遊戲黑話張口就來……即使自己從來沒有登陸過這些遊戲。他的解釋是「看多了就會了嘛。」

  過年期間,堂弟來家里拜年,雞仔跟他一起打遊戲,堂弟負責操作,雞仔負責解說,兩人配合拿到了全局的MVP(最佳選手)。

  事實上,遊戲並不是雞仔最熟悉的領域,動漫才是打開他話匣子的開關。

  從經典番劇《犬夜叉》入坑,到近兩年大火的《咒術回戰》《鬼滅之刃》,雞仔閱片無數,對看過的每一部動漫如數家珍。「最近最喜歡《國王排名》,更新的太慢了,等不到新劇情我就把前面的部分看了十幾遍。」

  即使生活在鄉鎮,但雞仔非但不是刻板印象中的「精神小夥」,反而追上了流行文化,是「老二次元」。

  寒假開始前,他到處拜托同學幫他查找哪里有漫展(線下動漫展覽),「最好是有直播的那種,這樣我就能在家里看了。」

  沒去過漫展,沒買過周邊,網路電視是他和二次元世界的唯一鏈接,關上電視,他就又變回了三次元世界里的農村少年。

  一根網線,拉近了小鎮青年與網路流行文化的距離,千千萬萬的他們正在期待「網紅品牌」到農村去,或許這「最後一公里」,能為商家們打開一片新天地。

  *文中人物為化名;受訪者供圖,部分圖源於網路。

  作者:段詩;公眾號:AI藍媒匯(ID:lanmeih001)

  本文由 @AI藍媒匯 原創發布於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Unsplash,基於 CC0 協議

Related posts

辦公室裝潢的規劃和一些思考

decoration

原生態廁所設計,真美

decoration

不裝不知道,新房裝潢這麼多小細節,幸好我聰明地留了個心眼

decoration

普通老百姓,用20萬塊裝出普通的簡約風,包括軟硬裝

decoration

兒童房室內設計為了孩子學習,我把家里客廳改成這樣後,效果真的好,你要試試嗎

decoration

[室內裝潢估價相關資料]看看我家「廉價版」的臥室裝潢,功能一個不差,錢卻沒花多少

dec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