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歲老人從源頭探遊3000裡漢江:邊遊泳邊宣傳環保

  原標題:江城「遊俠」兩月探遊1500公里漢江

9月1日,鮑政斌在陜西寧強縣漢江正源下水。

水上花甲背包客,漢江千里走單騎。

「黃鶴樓,南岸嘴,龍王廟,我遊回來了!」10月28日,65歲的武漢老人鮑政斌在漢陽南岸嘴出水,上岸後他十分激動,高聲吟誦自己寫下的千字《漢江賦》。

8月底,老鮑獨自前往陜西漢江源並順江而下,一邊遊泳,一邊記錄風物人情、呼籲環境保護。在兩個月內,他完成了從漢江源至漢江口1500公里的探遊。這是他對自己母親河的一個長久的夢想,如今終於完成。

喝了幾十年漢水 決定一探其源頭

常言道「飲水思源」。鮑政斌家住漢口,漢江水養育了他六十多年,他也在漢江裡暢遊了五十多年。家住漢江尾的他一直有一個夢想,很想知道這流淌千萬年的漢江,為何有如此豐沛的水量,源頭在哪裡,是個啥模樣?

今年8月29日一早,鮑政斌背上行囊從武漢乘高鐵出發,當天傍晚就到達了陜西省寧強縣。次日清晨,他背上旅行包,租電動車前往漢江南源玉帶河。一場秋雨後,河床裸露,老鮑在雨後濕滑的山路上步行了三四個小時,終於來到了玉帶河的源頭——錦繡漢源,四個字由著名作家賈平凹題寫。

第二天上午還是下雨,老鮑又去了長江水利委員會確定的漢江源頭——古漢源。這裡是漢江距離最遠的正源,常年流水不斷。不過,老鮑到達時卻發現已徹底斷流,出水口金牛洞十分幹涸,就連帶他上山的村民母子也十分驚訝,他們說古漢源從未斷過水。

「其實,漢江不只這兩個源頭。」老鮑說,他還去過漢中市留壩縣的石門,這裡是陜西省地方志記載的漢江源頭,水量最大,形成了一個水庫。

從漢江源頭下水 與古人交流對話

9月1日上午,老鮑在國家確定的漢江正源——陜西寧強縣六安鎮漢王山漢江第一橋舉旗下水,開啟了「三千里錦繡漢江單人徒手耐力遊環保之旅」。

漢江源頭之水清涼甘甜,只是今年水量劇減。老鮑顧不得冰涼,或身浸其中,或舉旗涉江。

「浸泡在清澈的漢江源中,深感人生易老漢水不老,江河萬古流淌。」老鮑說,「這是養育了我們的母親河,我感恩、敬畏,任何污染她的行為都是不可饒恕的。」

老鮑真正開始下水遊泳,是從第二站陜西勉縣開始的。9月3日上午10時,老鮑在勉縣漢江定軍斜拉大橋上遊百米處下水,諸葛亮就葬在勉縣的定軍山,定軍大橋由此得名。遊在這三國古戰場,穿越千年時空,用這種方式與古人交流對話,老鮑覺得別有情趣。

9月25日,老鮑到達第十站陜西白河縣,下水遊向對岸的湖北十堰鄖陽區。此刻,老鮑心潮澎湃:漢江遊子,終於要遊回家了。

老鮑8月底從武漢出發的時候,只帶了兩套換洗的衣服,都是短袖夏裝。山區溫度忽高忽低,十多天後到達陜西石泉縣時,氣溫一下子降了十多攝氏度,他自恃有冬泳的底子,覺得能扛過去。結果遊泳上岸後,冷風一吹瑟瑟發抖,只好花150元在縣城購買了一套長袖運動裝。再後來到了襄陽,氣溫又降了,他又加購了一件毛背心。

「要是提前一個多月出發就好了。」老鮑說,25攝氏度的水溫是最適宜遊泳的,一開始他每天還能遊兩三個小時。後來水溫只有十多攝氏度了,長時間浸泡能量消耗太大,又沒有專門的後援補給,他不得不縮短每天的遊泳時間。

漢江上大壩太多 為暢遊留下遺憾

2010年,老鮑曾歷時一個月,從武漢沿長江遊到上海看世博會,當時有雇船跟隨補給,還有同事在陸上做後勤保障。這次不同的是,漢江上遊水量較少,加上沿江20多個市縣幾乎都有壩,有的還不止一個壩,老鮑很少能夠暢遊。

漢江上遊的水量較小,到了第6站陜西石泉時,老鮑發現這個漢江段的支流較多,水量和水質都比較好。但漢江的河床因為之前采砂,形成許多坑窪和亂石堆,阻礙了水流,仍然無法暢遊。

9月19日,老鮑到達第7站陜西紫陽縣。「上世紀八十年代,這裡的木船可直達漢口龍王廟。現在不行了,因為上下遊都修了水壩,我想從一個縣遊到另一個縣的計劃也就落空了。」老鮑在日記中這樣寫道。

「你沒法體會不能暢遊的痛苦!」老鮑說,在很多的江段,他都是在有壩的地方提前上岸,不由得心生感慨:「還是武漢大江大河大湖多好,遊泳愛好者的福氣!」

到了陜鄂交界的十堰鄖陽區,漢江水面才寬闊了起來,幾乎一眼望不到邊。老鮑很想一口氣遊到丹江口,卻苦於沒有後援安全保障,只好作罷。到了丹江口大壩下遊,水質清澈而且水流不快,他才暢遊了兩三天。

老鮑說,雖然說暢遊的各方面條件很有限,但「逢縣城必遊,逢橋必穿」是他必須堅持的原則。一直到了仙桃、漢川一帶,才沒有了壩和發電站。

漢江航運博物館 將收藏此行物品

遊歷兩個月,老鮑也遇到了許多令他感動的人和事。

有次在陜西城固搭車時,本來司機不願去偏僻的位置,老鮑願意出40元雙倍的路費,司機這才答應送他。一路上聊天時,司機得知老鮑是從湖北遠道而來,為了保護漢江奔走呼籲,大受感動,體貼地詢問老鮑一路上肯定花費不少,堅持不收一分錢的車費。

9月24日,老鮑在陜西旬陽縣參觀中國漢江航運博物館時,遇到了來自古巴的一家三口,對他遊走漢江全程之舉大加讚賞,合影留念並歡迎他去暢遊加勒比海。老鮑離開時,該館館長劉貴棠提出,想收藏他此行的物品以供展出。老鮑答應了劉館長的部分要求,回漢後準備將旗幟、環保資料、泳鏡、泳褲等裝備快遞過去。

「這確實是值得收藏的環保之遊。」老鮑說,偉大的漢江水系,養育了漢民族、催生了漢文化。正因為有了「一瀉三千里,澤被秦與鄂」的漢江,才有了五百年的大漢王朝,五千年的龍鳳文化。而我們的血脈、名稱與漢江的「漢」緊密相聯:漢族、漢語、漢字、漢服,就連家鄉大武漢也是因漢江而興起的風水寶地……

「漢江,中華民族之根、之源,創造了多麼燦爛的文化,湧現了多少張騫那樣的英雄豪傑!」老鮑說,此行他遊走過的寧強、勉縣、漢中、城固、洋縣都屬於仰韶文化區域,距今已有六七千年的歷史。遊走在這樣一條有著悠久歷史文化的河流中,怎能不激動?怎能不感恩?「而感恩漢江的最好方式,就是敬畏她,呵護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