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0首歌下架?要不是這個消息,我都忘記KTV了……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11月7日電(記者 宋宇晟 任思雨)「現在聚會沒人再去KTV了吧?」聽說全國KTV將下架6000多首歌曲的消息後,「90後」的季晨猶豫了一會兒,這樣反問。

11月5日,「6000多首歌從KTV下架」的新聞登上微博熱搜。

中國音響著作權集體管理協會官網截圖。
中國音響著作權集體管理協會官網截圖。

雖然要求下架的中國音像著作權集體管理協會表示,刪除這些歌對KTV衝擊「應該不會很大」,但這仍讓不少人回憶起昔日的「KTV時光」。

翻看需要下架的6609首歌曲,發現絕大多數都是粵語歌曲,其中英皇娛樂(香港)有限公司版本的作品多達3800餘首。

其中不乏知名歌手的作品,像陳奕迅的《十年》《K歌之王》(僅限英皇娛樂(香港)有限公司版本),張惠妹的《聽海》(僅限豐華唱片股份有限公司版本),鄧紫棋的《泡沫》(僅限豐華唱片股份有限公司版本)等都在這份「下架」名單中。

對於季晨這代人來說,和這份「歌曲下架名單」一樣,KTV似乎也已經帶上了那麼一點「年代感」。

需下架的《音樂電視作品歌單》。中國音響著作權集體管理協會官網截圖
需下架的《音樂電視作品歌單》。中國音響著作權集體管理協會官網截圖

通宵到離開,多久沒有進入KTV?

興起於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卡拉ok,曾是風靡一時的娛樂方式。作為提供卡拉ok影音設備與視唱空間的場所,KTV在當時豐富了很多年輕人的記憶。

「以前在學校的時候,總和舍友去KTV唱歌,經常一唱就是一個通宵,現在回想真是神奇!」畢業三年的孟曉說。

不過畢業後,她已經很久沒有去KTV了,主要是因為「歌不全,在KTV裡找不到自己喜歡的,真希望各個KTV能普及手機連線點歌。」

網路上這類的評論也不在少數——

「好多歌曲下架了,但是,上次去KTV是幾幾年來著?」

「下架6000多首歌什麼的好像對我影響也不是太大,因為真的很久沒去過啦。」

和孟曉一樣,季晨對於KTV的記憶也停留在校園時代。

四五年前,同學之間的聚會往往是這樣的——「晚上大家一起吃飯喝酒,吃到飯館關門時常常意猶未盡,然後一群人就去KTV或網吧通宵」。

資料圖:迷你KTV。 王斐 攝
資料圖:迷你KTV。 王斐 攝

湧入KTV的銀發力量

在季晨印象中,KTV最近幾年似乎成了老年人活動的場所。

從去年開始,銀發族「占領」KTV的新聞越來越多地出現在媒體報導中。

北京、武漢、鄭州、廣州……KTV的下午場漸漸出現了中老年人。

對於這些有大把空閒時間的銀發族來說,K歌成了打發時間、結交朋友的不錯選擇。而在「中老年專場」,被熱捧的歌曲也變成了紅歌、戲曲……

有媒體稱,KTV成了大爺大嬸吊嗓子的地方。

KTV本身也在做出調整。每天的「下午場」成了KTV店面人氣旺盛的時間段;有的地方為應對老年人專場,還特別準備了急救類藥品和免費熱水。

貓眼數據顯示,年輕人娛樂方式更加多元化。
貓眼數據顯示,年輕人娛樂方式更加多元化。

KTV之外的新選擇

「90後」的付鑫最近一次去KTV還是「去年春節」時。現在,他和朋友們的聚會方式變得更多樣了——「玩密室逃脫,或者線下桌遊、狼人殺,有時還偶爾組織集體出遊」。

他覺得,相比於KTV,密室、桌遊更為新穎,娛樂性更高,社交程度也更高,需要團隊配合進行,「而KTV就顯得略有些老土」。

即便是K歌,也有了新的方式。手機上有各類K歌軟體,「這些軟體滿足了我隨時隨地唱K的需要,不用再跟一群人搶麥,還能給更多的人聽。」

根據易觀數據,2018年1季度,移動K歌行業用戶規模做到穩定增長,較2017年4季度的2.01億增加至2.27億,環比增長13%。

「如果真的想唱歌,還可以選擇去商場的小玻璃房唱啊。」付鑫說的這種「小玻璃房」近幾年出現在國內人流量較大的商場中,裡面只能容納一到兩人,其中唱歌的設備一應俱全。

資料圖:迷你KTV。 王斐 攝
資料圖:迷你KTV。 王斐 攝

記憶是熱鬧的,但已經很遠

事實上,對於不少年輕人來說,從在KTV通宵到遠離KTV,往往伴隨著身份的轉變——從校園進入社會。

有人只說是自己「越來越宅」;有人覺得,是「找不到同去的朋友」,讓自己遠離KTV;「工作繁忙」也是個重要原因;也有人覺得,比起一群人的熱鬧,自己更願意在家裡宅著打遊戲……

季晨說,自己不相信同齡人還有去KTV通宵的;但他知道,自己還在上大學的妹妹每次同學聚會都要去KTV。

「但他們不會唱陳奕迅的《十年》,也不知道張惠妹的《聽海》。」(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部分人物為化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