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歲老總胖得沒了脖子 沒想到竟是癌症晚期!身體這個部位「胖」要注意

甲狀腺結節如今並不少見,由於大多數都是良性的,很多人即使體檢查出了也並不把它放在心上,殊不知有時過分輕視的態度也會惹來麻煩。

最近,浙醫二院甲狀腺外科主任王平對門診中遇到的兩個病例很是感慨:病人都非常年輕,一個26歲一個34歲,都有甲狀腺結節卻都沒有重視,最終都被確診為甲狀腺癌晚期(T4N1Mx)。

王平主任指出,發現甲狀腺結節雖不用過度擔心,但也不可掉以輕心,需盡早到正規醫院進行明確診斷,以免延誤病情,錯過治療的「黃金時間」。

01

32歲老總胖得沒了脖子

沒想到竟是癌症晚期

34歲的張先生是金華人,做點小生意,事業蒸蒸日上,體檢也沒有落下。據他說,自己每年都在當地一家體檢機構做體檢,5年前,他被查出甲狀腺結節,聽別人說甲狀腺結節很常見,沒什麼要緊的,他也就沒當一回事。體檢機構的醫生告訴他,如果沒有症狀可以先觀察,最好每年做一次甲狀腺B超,如果結節增大了要及時處理,但張先生一直不在意結節的變化。

朋友見到他,問:「最近脖子怎麼粗了?要不要去看看?」他不以為意,反而覺得朋友大驚小怪,「我脖子本來就這麼粗,沒什麼要緊的。」

直到兩個月前,他因感冒到當地人民醫院就診,被發現患了甲狀腺癌,這才著急起來,馬上趕到浙醫二院做進一步檢查。結果顯示,左側甲狀腺有一個2.4×1.4cm的結節,右側有一個1.7×0.9cm的結節,癌症可能性大,且已是晚期,頸部淋巴結廣泛轉移。

最後,張先生接受了雙側甲狀腺癌擴大根治術,由於兩邊的喉返神經已被腫瘤侵犯,只能切開氣管維持正常的呼吸功能。這一折騰就是一個多月,期間經歷了切口感染等各種「關卡」,最終出院休養。

02

脖子上長了個豌豆大小的腫塊

一年沒注意竟發展為惡性腫瘤

26歲的小王(化名)來自江西,在一家企業工作,年輕有為的他本打算今年步入婚姻的殿堂,一紙「甲狀腺癌晚期(T4N1Mx)」的診斷報告卻如同一道晴天霹靂,將他平靜的生活劈成兩半,小王懵了。

事實上,一年之前,小王的脖子就對他發出了「警報」,「當時我摸到脖子上有個豌豆大小的腫塊,以為是感冒引起的淋巴結腫大,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症狀,也就沒放在心上。」

誰知道最近一段時間,腫塊越長越大,小王的脖子也變粗了一圈,同事見了忍不住調侃「還沒到中年就發福了」,他才覺得不對勁,到浙醫二院一查,被確診為甲狀腺癌晚期(T4N1Mx),而且頸部淋巴結已廣泛轉移。

手術刻不容緩。

王平主任為他做了雙側甲狀腺癌擴大根治術,切除了癌組織並進行頸部淋巴結清掃。經過10小時的奮戰,手術才順利結束。

「如果是早期,手術一小時就足夠了,預後也會更好。」王平主任直呼「可惜」,他表示,從癌細胞發展到腫瘤一般需要5年的時間,如果小王早做體檢,早期診斷,就能盡早干預,如今雖然已經盡力將可能見到的癌症組織都切掉了,但未來是否會復發,正常的說話功能能否恢復還需要經過長時間的治療才能確定。

手術後,躺在病床上的小王悔不當初。他坦言,當初自己因為工作繁忙沒有按時體檢,又仗著自己年輕身體好,對脖子上的小腫塊沒有在意,才導致現在的結果。「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不會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

「這兩個病例給我的印象很深,也希望能給廣大群眾敲敲警鐘。」王平主任提醒,體檢必不可少,且應該在正規的醫院或體檢機構進行,檢查結果要交由專業的醫生解讀。「發現甲狀腺結節,不用過度擔心,但也不可掉以輕心,需盡早到正規醫院進行明確診斷,以免延誤病情。」

03

積極配合、規範治療

觀察還是手術?由專家定方案

在最新公布的浙江癌譜中,甲狀腺癌已成為增長速度最快的惡性腫瘤,從2013年起一躍成為浙江省女性發病率最高的癌症。

王平主任介紹,甲狀腺癌的診斷,主要依靠觸診、超聲、穿刺和術中病理。隨著現在超聲技術分辨率的不斷提高,越來越多隱匿性很強的甲狀腺乳頭狀微小癌都能被發現,大部分甲狀腺癌經過科學規範的治療可以被治愈。

因此,一旦被確診為甲狀腺癌,不必過度恐慌,而應配合專業醫生積極治療。

甲狀腺癌的「N連問」

1.甲狀腺癌要怎麼確診?

浙醫二院甲狀腺外科主任王平:首先通過體檢觸診(也就是醫生手摸)是可以發現1cm左右的甲狀腺腫塊的,但更準確的還是推薦大家通過甲狀腺超聲檢查來確定;

其次需要做甲狀腺全套功能檢測,功能檢測可以幫助判斷甲狀腺的功能情況,尤其了解促甲狀腺素(TSH)的情況,譬如橋本氏甲狀腺炎的患者如果發現結節,TSH又很高,那癌變的風險就會比較高;當然查癌胚抗原(CEA)和降鈣素(cT)可以早期發現是不是有甲狀腺髓樣癌(甲狀腺癌的一種類型,預後相對差一些)的可能。

最後確定是不是甲狀腺癌需要做穿刺(常用FNAC代替)——穿刺不是一種治療方法,是一種診斷方式。所以除了不適合做穿刺的情況,穿刺獲取標本是術前確診甲狀腺乳頭狀癌的必要步驟。

2.穿刺會不會把癌細胞帶出來轉移了?

浙醫二院甲狀腺外科主任王平:穿刺引發並發症罕見,也不會將癌細胞帶出來,癌細胞也不會因為穿刺針轉移到別的地方,而且穿刺引起出血的很少;結節也不會因為反復穿刺而變癌了。

3.甲狀腺單發結節是不是比多發結節更危險?更容易癌變?

浙醫二院甲狀腺外科主任王平:研究顯示,單個結節和多發結節癌變的概率是相同的。

4.甲狀腺位置一下子長出來個腫塊,按壓疼,腫了2個多星期了,會不會是癌?

浙醫二院甲狀腺外科主任王平:一般來說這樣突然發現的、按壓疼痛的腫塊很可能是良性的,可以先不做處理觀察2~3個月,看看是否會自然縮小或者消退;但如果出現氣喘不過來、有哽咽感就要及時就醫,看是否需要急診或者亞急診手術處理這個腫塊。

這些身體信號是癌症「前兆」

第1種信號:長期疲倦、乏力

第一次機會:輕度疲勞

第二次機會:深度疲勞

第三次機會:臟器內部變異

癌變

一般情況下,感到疲勞是由實實在在的勞累引起的,只要好好休息很快就能調整過來。但極度的疲倦就要引起重視了。原因就是長期難以恢復的慢性疲勞,會破壞人體的免疫力,使潛藏在體內的癌細胞快速生長,尤其是消化器官腫瘤,與慢性疲勞和便秘關係密切。

第2種信號:持續咳嗽

第一次機會:咳嗽

第二次機會:肺部結節

肺癌

咳嗽很常見,但久治不愈的咳嗽要小心!很多特殊表現的咳嗽,要高度懷疑肺癌——

  ·頑固的刺激性幹咳;

  ·間斷性咳血痰或痰中帶血絲;

  ·咳嗽伴有胸悶、氣促等表現;

  ·咳嗽伴有大量的泡沫痰;

  ·咳嗽伴有不明原因的中低度發熱等。

肺癌的排查,其實不難。出現了久治不愈的咳嗽,只要超過兩周,用藥也沒有好轉的病人,都建議做胸片檢查,看看肺部是否有病變。

第3種信號:消化不良、長期燒心

第一次機會:消化不良

第二次機會:胃炎、胃潰瘍

胃癌

持續性的消化不良可能是食道、咽喉、胃部等發生癌症的信號。

燒心又叫慢性胃灼熱,長期胃灼熱、腹部疼痛、胃潰瘍,再服用止痛、止酸藥物後仍不能緩解,進食後還會出現飽脹或疼痛、進行性食欲減退、消瘦等現象。這些都是胃癌或是食道癌的早期信號。

第4種信號:腹脹

第一次機會:持續腹脹

第二次機會:盆腔炎

卵巢癌

女性持續腹脹,有可能是卵巢癌的症狀。腹部持續腫脹、有壓迫感、下腹或骨盆疼痛、腸胃不適,出現進食困難或極易有飽腹感,持續數周不緩解,都可能是卵巢癌的徵兆。

有些女性朋友出現腹脹,可能是因為卵巢炎症(盆腔炎的一種),如果不及時處理,也有可能會誘發卵巢癌。

第5種信號:腹痛

第一次機會:腹痛

第二次機會:慢性胰腺炎

胰腺癌

有腹痛,夜間更為嚴重,平臥位可使疼痛加重,疼痛常常模糊不清,難以言明,這種情況往往要小心胰腺癌。

近年來,在對慢性胰腺炎與胰腺癌關係的研究中發現,2.2%病例伴有胰腺癌,這一比例較一般人群中胰腺癌的發病率高出了近100倍。

第6種信號:反復口腔潰瘍

第一次機會:反復口腔潰瘍

第二次機會:黏膜白斑

口腔癌

口腔黏膜上(包括上下唇、舌體、牙齦等)有固定性潰瘍,經治療3~4周後仍不愈者,要警惕白塞氏病甚或口腔癌。

美國癌症協會指出,吸煙者要特別注意口腔及舌頭上出現的白色斑塊,這可能是口腔癌的前兆——黏膜白斑病。

第7種信號:腹瀉、便血

第一次機會:便血

第二次機會:腸息肉

腸癌

便血常與痔瘡混淆,但這很可能是腸癌的症狀。腸癌除了便血以外,如果腫瘤生長在靠近肛門處,還可能出現大便變細、次數增多等症狀,甚至引起大便困難。

結腸息肉也容易引起大便出血,患有結腸息肉的患者應該定期做結腸鏡檢查,其目的是及早發現息肉是否出現了惡變。

第8種信號:持續發燒

第一次機會:持續發燒

第二次機會:免疫力減弱

白血病

發燒一般不是由嚴重疾病引起的,但如果經過了常規治療卻一直沒有退燒,就要注意了。

發燒是身體的一種調節機制,白血病、淋巴瘤等許多癌症都會對免疫系統造成影響,身體為了對抗這種問題,就可能表現為持續發燒。

第9種信號:血尿

第一次機會:血尿

第二次機會:膀胱腫瘤

膀胱癌

身體沒有任何不適,尿液偏黃並帶有血色,很多人便以為是「上火」了。殊不知,這是膀胱癌的危險信號。

膀胱腫瘤絕大多數為惡性的膀胱癌,良性的腫瘤非常罕見,但不管是良性還是惡性都可表現為無痛性、肉眼可見的血尿。患者容易因為沒有疼痛等不適而掉以輕心,結果耽誤了診療。

浙二好醫生是浙醫二院與浙報集團共同打造的互聯網醫療產品,一期上線了浙醫二院1400多位主治以上醫生,同時上線了導醫分診、名醫視頻、專科護理、在線醫生四大板塊功能。

有需要的患者可以通過「浙二好醫生」APP和「浙江好E生」的公眾微信號搜尋找到王平醫生,進行咨詢了解。

你可能會喜歡:

醫生說:孕婦養狗能防孩子過敏!現在養狗還來得及嗎?

「叔叔有條新裙子,你把衣服脫光了換上好不好」

一想到要啪啪啪,我就頭疼

丁丁長久不用,真的會越變越小嗎?

記者:梁婧嫻 通訊員:方序 魯青

部分內容整合自人民日報、邵逸夫醫院

監制:曹漪潔

主編:尉潔婷

責編:陳雨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