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米高空電網上的蜘蛛人 這對「90後」把生命拴在安全帶上

「不要老是往下看,塔頂的風景更好」

「就這麼一根安全帶?還有別的保護措施嗎?」「夠用了,記住剛才說的安全規範,只要你停下來不再行進了,就把安全鎖扣扣在離你最近的欄桿上。」為了更直觀地感受這對「90後」高空電網搭檔的日常工作流程,記者心一橫,也跟著爬上鐵塔。

在穿戴安全設備的過程中,國網廈門供電公司輸電運檢室帶電作業班副班長遊小華反復提示,181米的作業平台大約60層樓高,221米的塔頂大約70層樓高,爬不到頂就下來,千萬不要逞強。

而在另一側,代濤寧和羅組兵這對搭檔早已穿戴完畢,帶著檢修設備開始攀爬鐵塔。

這座總高達221米的電力鐵塔位於廈門島海滄海域的猴嶼上,用以支撐起廈門島島外向島內供電的220千伏高壓線。在攀爬過程中,盡管塔梯兩側有鐵質欄桿做保護,但是只要一低頭,就能從塔梯鏤空處看到底部,讓人汗毛倒立。

隨著攀爬高度的不斷增加,風力明顯增強,再加上恐高不適感的刺激,記者剛過鐵塔一半高度就不得不將安全鎖扣扣在欄桿上大口喘著粗氣,而那對「90後」搭檔則已經登上了塔頂。

「看看附近的風景,不要老往下看就好咯。」正尋思著是繼續往上還是急流勇退的時候,對講機中傳來了代濤寧的鼓勵聲,「上來嘛,塔頂的風景好噻,還能俯瞰整個鼓浪嶼。」

在代濤寧眼裡,爬上百米高塔並不僅僅是作業操作,還可以享受普通人所不能感受到的美景。「當然每個操作你都得很小心,這個和在地上不一樣,一不小心,可能就會出現安全意外。」代濤寧說。

入「錯」行的「蜘蛛人」

代濤寧和羅組兵都來自四川,代濤寧在廈門從事高空作業已有9年多時間了,而羅組兵則剛入行兩年,這對新老搭配的高空作業搭檔都未曾想過自己會從事這個行當。

盡管頂著高空強風,身體也隨風前後搖擺,但是在嫻熟的操作下,這對「90後」搭檔依然十分高效地完成了更換航空障礙燈和清理絕緣子串的工作。在長期的太陽暴曬和海風侵襲下,代濤寧和羅組兵的皮膚黝黑皸裂,嘴唇也由於缺乏水分,乾燥開裂。

「為什麼會選擇做這麼高風險的行當呢?」

面對記者的提問,這對搭檔互相看了一眼,面面相覷。沉默良久,代濤寧先說話了:「當時看著村裡一個遠房親戚幹這行,挺有成就感的,就想著那就跟著幹唄!」眼前這個來自電子與機械原理專業的小夥子,並沒有像其他同學那樣坐在電腦前,用CAD畫圖做方案,而是「陰差陽錯」地走進高空。

「我也是看這門技術不錯,就來了,如果一直呆在家裡,也沒啥成就感,就想早點出來打工賺錢。」羅組兵告訴記者,自己是班組中年紀最小的,也正因如此,羅組兵成為了班組中最受關照的對象。

在羅組兵第一次上塔作業的經歷中,那座25米的電力塔成為他職業生涯中永遠揮之不去的記憶——更換防振錘的過程中,導線發生了晃動,經驗不足的羅組兵一下就往後翻了過去,那一瞬間他腦子裡一片空白。

幸運的是,安全帶在這關鍵時刻起到了保護作用,而後,羅組兵用了十多分鐘才緩過勁來,重新爬回導線上。這次經歷,也提醒了羅組兵,任何時候都必須小心謹慎,安全第一。

對代濤寧和羅組兵而言,這份在鐵塔間穿梭和鋼絲上起舞的「蜘蛛人」角色縱然看似危險,但掌握一門不簡單的技藝,作為安身立命的資本,他們還是挺自豪的。

「我們也只不過是想把本職工作幹好而已」

「終於落地了。」每次從鐵塔上下來,羅組兵總會在內心中反復呼喊這句話,喜歡自拍的他還會自己錄一段小視頻傳給家人。「沒事,剛剛爬完塔,你們看這裡風景多好嘛。」視頻中的羅組兵說。

「要不就換份工作,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噢。」在每次結束視頻聊天前,代濤寧的母親和愛人都會說上這句話。然而在代濤寧看來,換工作並非易事,「再去幹別的就得從頭再來,在這行已經有多年的積累,是‘老師傅’了,把一門手藝做專做精也是很有成就感的。」

電力線路檢修既有計劃內的例行工作,也有很多是計劃外的。「有時候上面的設備突然出現故障了,或者遇到自然災害受損了,都得趕緊去修,不然會影響電網安全運行。」所以,代濤寧和羅組兵的休息時間並不固定,「要是大家沒電用了,也不好。」

在副班長遊小華的眼裡,這對「90後」搭檔給他留下了極好的印象。「什麼急難險重的活兒他們倆都會爭著上,前年‘莫蘭蒂’台風正面襲擊廈門,小代他們在搶險現場拼了一周,沒水洗澡,累了席地而睡,也讓我們刷新了對‘90後’的認識。」遊小華說。

聽到誇獎自己,代濤寧只是憨憨一笑,「這沒什麼,我們也只不過是想把本職工作幹好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