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多年了,日本為什麼就是沒能廢除漢字?

海外置業政策

美國|希臘|泰國|英國

關注

各國買房貸款政策資訊可以點擊以下相應標籤進行查看閱讀:

美國|加拿大|泰國|澳洲|日本|西班牙

本文授權轉載自公眾號:

世界華人周刊(微信ID:wcweekly)

作者:霍耀林

日本使用漢字近2000年,漢字文化早已滲透到了日本的角角落落。盡管日本早就想廢除漢字,但總是徒勞,這是為什麼呢?這就要從漢字傳入日本之初說起了。

作者:霍耀林(旅日學者)

前些時間,日本右翼作家百田尚樹在一篇文章里呼籲,日本應該馬上停止漢字教育。

百田尚樹

因為,日本《史記》《三國志》等中國古代典籍為教材的漢字教育,讓不少日本人對中國抱著憧憬,對於中國危機感不足。漢字教育是「罪惡的根源」。

他還大言不慚地表示,學生學習英語情有可原,因為日常生活有可能會用到。而漢字則沒有太多使用的機會,學校不應該教授。針對日本文明受中國文化影響這樣的事實,百田狡辯:中國文化並不適用於日本人,日本是通過取舍、選擇才造就現在「獨特的文明」的。

百田的言論遭到了中日兩國網友的共同抵制。而事實上,梳理近代以來日本文化界關於漢字的討論史可以發現,類似的限制、廢除漢字的言論屢見不鮮、司空見慣。

01

日本,在漢字傳入之前,幾乎沒有文字記載。漢唐時期由於中國古代王朝的繁盛,日本開始派遣使者來華學習中華文化,其中就包括語言及文字。

據日本史書《日本書紀》及《古事記》的記載,中國漢字在公元三世紀前後開始傳入日本,而日本人系統學習漢字則是公元四世紀末到五世紀初朝鮮半島的百濟派遣阿直歧和王仁到日本教習皇子漢文。

《日本書記》

到七、八世紀,日本人已經可以用漢字撰寫、敘述歷史、創作文學作品等。漢字在日本官方得到認可及應用,範圍逐漸擴大。此後,隨著中日兩國海陸交往的增多,漢文典籍不斷東傳日本,漢字與日本文化緊密融合。

德川幕府時代(1603-1868),植根於荷蘭的蘭學在日本取得很大的發展。於是,有些蘭學家借機提出荷蘭文書寫方便,更便於文化傳播,由此開始排斥漢字,推進漢字改革。但是由於日本使用漢字已久,蘭學家號召的漢字改革並未產生大的影響。

1842年,清朝在鴉片戰爭中被英國擊敗,這一消息傳到日本後,日本朝野大為震驚。昔日繁榮昌盛的大國,似乎儼然已是明日黃花,一去不返。1853年,美國海軍準將佩里率領著四艘黑色的鐵甲蒸汽戰艦,冒著滾滾的黑煙駛入江戶灣,以武力威脅幕府開國。

黑船事件

第一次見這種「黑船」艦隊的日本人受到強烈震撼,他們深深感受到了日本與外國的差距,意識到日本必須要以變求生存。

「廢漢字、立新字」成為當時日本文化界的熱門話題。然而,漢字深植日本文化,漢字文化亦由貴族把持,廢漢字尚處於議論階段。

1866年(慶應二年),前島密(日本郵政制度創始人)向當時在位的德川慶喜將軍提出《禦請廢止漢字之議》的報告,認為:「國家之根本在於國民教育,且將此教育普及於國民。而要普及教育,需使用簡易之文字之文章。然現今之日本,雖有句法文格整然之國語卻棄之不用。

前島密

簡潔便利之假名文字亦不專用之,而使用世上最繁雜不便之漢字,依靠句法文格不完備且艱澀多謬之漢字不能做到教育普及。活躍且有智慧我日本人民如此疲弱艱難,乃皆深受支那文字至毒害麻痹精神之故也。」

前島的這種認識,代表了中國在鴉片戰爭中慘敗後,日本對漢語、漢字及其為載體的漢文化的強烈質疑,以及由此衍生出的語言誤國、語言救國論。

02

「明治維新」,日本實施大政奉還,天皇按古制重新接掌政權,此時的日本人一方面要從上古大和文化中尋找民族主義的基礎,民間出現一片復古熱;但另一方面,明治維新崇尚歐美文明,大舉引進西學。

新舊文化的交替使得學者們或提倡假名、或羅馬字派、或新造文字、又或廢除日語、轉說英語;而無論羅馬字派、假名派、還是新文字派,其在各自的派系內,對應採用哪種書寫方法又有分歧。「限制漢字論」、「廢除漢字論」等各種論調此起彼伏。

日本報紙上關於「廢止漢字「的社論

眾多明治精英們認為,要效仿先進的西方,就必須摒棄傳統文化,廢除漢字。當時的日本學者矢田部良吉曾撰文道:「日本文字如此之難,空耗學生寶貴之時日,讀書撰文費事,故而延遲學習實地知識。吾國文字之難乃吾國之不幸。

井上哲次郎也在《國字改良論》中評論道:「學習漢字非常耗時耗力,故而用於精進學術與開啟智識之精力和時間不得不縮減。如此,如何與西方各國競爭文明進步?他們不足一年便掌握文字,進而開啟知識學習,而我們卻在長年累月為一介工具之文字而耗費精神。」

在他們看來,之前吸收的文化精華如今已變成了日本走向近代化的負擔與障礙,對於這種傳統腐朽的漢字,只有全面推翻其在日本文化中的地位,學習西方先進的語言文字,方能進步,方能變革,方能做到近代化。

在此背景下,1885年,日本著名的思想家、教育家福澤諭吉發表的著名短文《脫亞論》。

1885年3月16日,福澤諭吉發表的《脫亞論》,主張「日本應該放棄中國思想和儒教的精神,吸收學習西方文明」。

福澤在文章寫道:「以西方文明猛擊東方之勢,此兩國(中國與朝鮮)誠不能存活矣……此如一城以愚昧、法斁、暴橫與無情而惡名昭彰,一義者居於此,其德鮮有人知,此為鄉人醜行之所蔽也。」

福澤諭吉基於優勝劣汰的思想,認定東方文明必定失敗,因此他呼籲與東亞鄰國絕交,避免日本被西方視為與鄰國同樣的野蠻之地。對於漢字,福澤認為,日本有假名文字還在使用漢字確有不便之處。

福澤諭吉

但是古往今來舉國的日常書寫都是靠漢字完成的。所以廢除漢字也有不便之處,時下馬上廢除漢字很難。要做到也得尋著時機,袖手旁觀,消極等待不行,從現在起可以逐漸邁出廢除漢字的步伐,方法是寫文章時盡量少用難字,只要不用難字,漢字的數量就能控制在兩三千以內。

盡管文化界高舉廢除漢字的大旗,但由於漢字深植於日本文化,政府和文化界並未對廢除漢字的條件和程序達成一致,漢字廢除舉步維艱。

加之,「明治維新」後,經過20多年的發展,日本國力日漸強盛,逐漸步入近代化,迅速成長為東方世界一支不可忽視的力量。縱然世界在變,時代在變,但千年的文明早已根深蒂固。

縱覽日本兩千年來的文明史,所有的歷史文獻、文學作品、科技資料等,無一不是用漢字或漢字與假名共同記載的。可以說,是漢字構築了日本文化的血與肉,使其充滿生機與活力。

《萬葉集》最成熟最具有代表性,因此這些表示日語讀音的漢字也就被稱為「萬葉假名」,所謂「假名」是相對「真名」即漢字而言

1900年日本後來的首相原敬,發表了「漢字減少論」。根據「小學校令施行規則」限制漢字的使用規範假名的書寫。

原敬

1902年日本文部省成立的「國語調查委員會」(後改為,臨時國語調查會、國語審議會)。該委員會制定了「四項基本方針」及「六項調查內容」,該會的宗旨是以廢除漢字採用拼音文字為前提,而拼音文字是假名好還是羅馬字好,尚未定論。

作為當時的候補委員,年僅27歲的語言學家新村出對此表示了強烈的不滿。1942年6月國語審議會雖然提交了旨在限制漢字使用的「標準漢字表」,但文部省僅以義務教育用漢字的形式公布於眾,並明確表達了「標準漢字表」與限制漢字的主旨無關。

03

二戰的慘敗給日本國民日本民族日本社會帶來的衝擊和震撼絲毫不亞於明治維新。同時他也為日本文部省、國語審議會提供了文字改革的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一部分知識分子認為日本的戰敗,不單是由於軍事經濟實力的落後,同時也是文化的落後,更確切的說是語言文字的落後。

《終戰詔書》

1945年11月12日,日本《讀賣新聞》發表了《廢除漢字》的文章,稱:只有廢除漢字才能清除存在於頭腦中的封建意識,才能追趕美國式的高效率,建設文明國家確立。民主政治也只有在廢除漢字採用簡單的拼音文字,以提高國民知識水平的基礎上才能做到。

1946年3月,美國教育代表團訪日勸說日本政府取消漢字採用羅馬字。同年4月,被稱為日本現代小說之神的志賀直哉在雜誌《改造》上發表《國語問題》,直言不諱的提出廢除日語,採用世界上最美的語言—法語。他說:是複雜的日語使日本受到了世界的孤立。

基於漢字全部廢除之目的,日本內閣於1946年(昭和21年)公布了在漢字全部廢除之前可使用的漢字表,當用漢字所指的就是這其中所包含的1850個漢字。此表排除了使用頻率較低的漢字,明確了官方文書和傳媒中應當使用的漢字的範圍。

日本考試中的漢文試題

當用漢字表也嘗試著對其中一部分存在比較複雜或存在多種寫法的漢字的字體進行簡化。當然這種簡化並非如同中國的簡化字般,對漢字的構成要素進行體系化的變更,而僅僅是參照慣例將個別文字的一部分進行省略而已。

根據此表,對使用當用漢字無法書寫的詞匯可進行漢字替換,現實中有人將漢字用假名發音來替代,以這種方式繼續使用原有詞匯,這即是所謂「混同書寫」現象的由來。

漢字假名混用的日本報紙

當用漢字表實施後的十年不斷遭到知識界人士的強烈反對,因為他粗暴的隔斷了過去的日本文化和今天乃至將來的日本文化的聯繫。

國語審議會於1956年(昭和31年)7月5日,決定對漢語詞匯中超出當用漢字表所規定範圍的漢字,用同音的別字進行書寫替換,但是以漢字全廢為目的的當用漢字屢次遭到批判。

1958年開始,雜誌《聲音》連載的《我的國語教室》中,福田恒存指出「目前對漢字進行限制已經是明顯不可能的事情了」。1962年,國語審議會委員吉田富三表示「國語(日語)是以漢字假名混合表記作為正式規則的,國語審議會必須在此前提下對國語的改善進行審議」,並將此提案作為審議前提。

1965年日本國語審議會會長髮表聲明,稱,全面廢除漢字是不可想像的。這份聲明,實際上宣告了自明治初年開始近一百年來日本廢除漢字,最終做到拼音文字的文字改革方案的徹底廢破產。

日本課本里,漢字、假名和英文是三駕馬車

04

事實上,自1946年推出當用漢字後,在日本漢字的使用有逐漸增加的趨勢。1981年日本政府以內閣總理大臣鈴木善幸的名義正式頒布了「常用漢字表」、「人名用漢字別表」同時宣布以前有關漢字改革的其他各表自動作廢。

此次頒布的兩表漢字總和為2229字,比「當用漢字表」增加漢字379個。另外更引人註目的是在限制漢字方面,「常用漢字表」比「當用漢字表」有很大的不同,「當用漢字表」對漢字的使用有十分明確的限製作用,它規定了法令、公用文書、報刊、雜誌及一般社會中日常使用漢字的範圍。

從1946 年 11 月公布的「當用漢字表」,到1981年10月頒布的「常用漢字表」,以及日本對姓名、報紙、公用文等方面漢字使用限制的規定,日本的漢字改革又在如火如荼地進行著。

在日本自1995年起每年都要選出一個反映當年世相的漢字

這些表面上以限制、廢除漢字為目的的改革,實際上是在不斷地優化漢字在日本語言中的使用方法及功能,朝著更加開放、富有彈性的方向邁進,增強漢字的生命力,使漢字在日本文化中得到更好的繼承和發展。

總體來說,日本使用漢字近2000年,博大精深的漢字文化內涵早已深入日本文化的角角落落,如果一味地廢止漢字,日本文化將會從本源上缺失,甚至衰退枯竭,所以日本三番五次廢除漢字而不得,和千百年來早已形成的根深蒂固的日本文化是密不可分的。

日本小學生的漢字書法

無論何種文字,其本身顯然不只是一種書寫記錄的符號工具,更是該民族或國家誕生以來的全部歷史文化的集中體現,漢字,於日本,也是如此。

了解最新、最全的房產資訊!添加置業哥微信,有你想要的!(微信:report5,電話:13480826728

版權說明:再次感謝原作者辛苦創作,如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請聯繫我們,我們將在第一時間處理。

泰國納卡一線海景公寓,¥108萬人民幣起!詳情點擊「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