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9年葉劍英到湖南受冷遇:所有行動都受到限制

來源|《文史博覽》2011年03期

原題《葉劍英到湖南受冷遇》

葉劍英與鄧小平

1969年10月—1970年7月,葉劍英在湖南有一段不尋常的經歷。

葉劍英被「疏散」到湖南

1969年中共九大之後,鑒於中蘇關係的緊張,毛澤東關注的一個重要問題就是「準備打仗」。是年9月,全軍召開戰備會議,傳達毛澤東關於「軍隊不要松懈」的指示,以防止敵人的突然襲擊。10月,根據毛澤東和中共中央的統一部署,在北京的一些黨和國家主管人、高級幹部被戰備疏散到外地。10月15日,毛澤東離開北京到武漢。兩天後,林彪也以「緊急戰備」名義「疏散」到蘇州。

17日下午,周恩來在北京首都體育館休息室,召集董必武、朱德、葉劍英等開會,宣布毛澤東和黨中央關於戰備疏散的決定:根據當前形勢,決定一些老同志在20日或稍後從北京疏散到外地。18日,林彪向在北京的軍委辦事組發出「關於加強戰備、防止敵人突然襲擊」的緊急指示,由軍委辦事組以「林副主席指示(第一個號令)」的名義正式下達。當晚,這個號令迅速以電話方式傳達到各作戰部隊,全軍立即進入緊急臨戰狀態。第二天,林彪才用「電話記錄」(緊急傳閱)的方式向住在武昌東湖的毛澤東報告。

盡管林彪這個「緊急指示」是根據毛澤東和中共中央針對蘇軍有可能入侵的可能作出的,但這樣牽動全局的大事,林彪竟在事先沒有得到中央軍委主席毛澤東批准的情況下做出這樣的緊急指示,並立即向全軍各大單位下達,造成既成事實,即副統帥可以不經過統帥而在一夜之間調動全軍進入臨戰狀態。對此,毛澤東很不高興,從汪東興手裡接到這個「緊急指示」時,親手劃燃火柴將它燒掉了。

然而,既然是緊急戰備,準備打仗,卻把最富有指揮經驗的人「疏散」,這就讓人有點莫名其妙。事先已判斷中蘇發生大戰可能性不大的葉劍英雖然沒有說什麼,但他卻看得明明白白:這是把他們趕出北京,實行隔離監視,分而治之。實際上,許多被「疏散」的中央主管也心知肚明。當時康克清就問過朱德:「真的要打仗嗎?」朱德淡然一笑,說:「戰爭又不是小孩子打架,憑空就能打起來的。大戰之前,總會有很多徵兆、跡象。現在根本看不到任何戰爭的預兆、跡象嘛。‘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1969年10月20日,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軍委副主席的葉劍英乘坐一架蘇制「伊爾-14」飛機離開北京。出發前,周恩來曾親自向湖南省的主管人打電話說明:葉帥到湖南要搞些調查研究,要盡量照顧好他的生活。然而,林彪集團卻通過部隊系統交代:對葉帥要保持距離。因此,葉劍英在湖南期間,當地主管人對他很冷淡,除四十七軍軍長黎原和副政委李振軍外,很少有人來看望他。1981年10月15日,葉劍英在一份有關材料上批示說:「我二月逆流貶居長沙,當時黎原同志任四十七軍軍長,駐長沙。我在長沙受到各方面歧視,而黎原同志尚敢與我公開來往,在看人看事上有獨到見解。」

葉劍英被「疏散」到湖南近300天,所有行動都受到限制。1970年1月下旬,葉劍英需要離開長沙南下廣州醫治牙病,都得報告,後來還是周恩來批准。

「他是下放來改造的,不要對他那麼好」

被「疏散」至湖南期間,葉劍英遭遇到許多前所未有的不如意的事情。

時任長沙軍醫大學校長的趙雲宏回憶說:「1969年冬天,葉帥‘流放’到長沙,住在省委招待所,身體不好,給他看病的醫生護士都沒有。因為我過去在上海和葉帥見過多次,比較熟悉。隨行人員特地來找我去看他,了解了病情,便從學校派醫生潘令嘉去幫他看病,第二天又派了護士。但是,當時省軍區醫院對他很冷淡。不僅不派醫生護士,藥品也不給,都由我們學校解決。有的急需的藥,臨時去買,又不能報告北京。那時總後由邱會作掌權,就更不好辦了。工作人員要葉帥盡量避開外界,我們也得避開。」

被抽調到葉劍英身邊當專職警衛員的胡家虎後來多次談到葉劍英被「疏散」到湖南的情形,他回憶說:「葉帥到湖南時,已是深秋。突然從乾燥的北京到陰冷潮濕的南方,葉帥很不適應,時常患感冒,並反復引起肺部感染。當地主管不重視,醫院也沒有好藥,使他的病久治不愈,身體狀況日漸衰弱。葉帥身邊沒有一個親人,很孤獨,加上長期疾病纏身,當地主管又對他很冷淡,他的心情可想而知。」

談到葉劍英在長沙、湘潭的日常生活,胡家虎說:「一次我拿著幾套葉帥的衣服到省委接待處縫紉組去熨,並順便把幾條褲子的褲腰放寬改肥。走在路上,碰見一位負責保衛工作的主管,也是我的頂頭上司,問我幹什麼去。當他知道我是去為葉帥縫改衣服時,很生氣地說,你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管那麼多事幹什麼?你不知道他是‘二月逆流’的幹將,是‘老右’嗎?他是下放來改造的,以後不要對他照顧得那麼好!」

「葉帥被趕到湘潭以後,境況更為淒慘,當地主管沒有人來看他……生活上沒人關心過問,給他做的飯菜也不可口,時常吃不好飯。沒有辦法,我就上街買回電爐,又買些小鋁鍋、大茶杯、勺子之類的炊具以及小米、面條、藕粉、雞蛋、鹽等食品,早晚給他做點稀飯、面條、蛋糕、藕粉等食物充饑。這就是後來葉帥曾經說的‘在湘潭自己採購、自負盈虧’的由來。」

「到湘潭大約半個月後的一天,葉帥對我說:‘我想到×××兵工廠去看看生產情況,你去把我的要求向當地有關主管反映一下。’我隨即將他的要求轉告當地一位負責保衛的幹部。那位保衛幹部向湘潭有關主管報告了葉帥的要求,等了幾天後,沒有回音。那位保衛幹部又向有關部門詢問,得到答復說:‘這個工廠不能讓葉劍英去看。’當那位保衛幹部把這個答復告訴葉帥時,他老人家陷入沉思,久久沒有說話。」

戰備疏散期間,葉劍英盡管備受冷遇與屈辱,而且體弱多病,但他依然心系黨的前途、國家的命運和百姓的疾苦。他先後到長沙曙光電子管廠等單位進行調查研究,了解生產情況和工人的收入、生活情況,並把了解的情況親自整理寫成調查報告報送中央,或向省市主管人提出建議。當他了解到湖南全省將近80%的公社和生產隊沒有廣播站、不通有線廣播這個情況後,便向湖南省革命委員會建議「要發展人民廣播事業,普及農村廣播網」,並提出了一些具體措施。此後,他還去嶽陽榨糖廠、城陵磯造紙廠等單位開展調研工作,勉勵大家搞好工農業生產。

葉劍英與家人合影

「對於你的傷情,爸一直惦記」

葉劍英在湖南期間,時刻牽掛心頭的還有受自己連累的幾個子女,尤其讓他揪心的是二兒子葉選寧。葉選寧在下放天津某農場改造時,右臂被卷進機器,受了重傷,並一直沒有脫離危險。葉劍英亟須了解兒子的病情,但在葉劍英的住處只有一部老掉牙的手搖電話機。葉劍英等了很長時間,好不容易接通了電話,卻因電話線路不好,雜音干擾很大,根本聽不清聲音。葉劍英在電話裡請求湘潭軍分區總機的接線員能否幫忙想想辦法,減輕些干擾,卻遭到那個接線員的粗暴呵斥,直到最後,他始終沒能與家人說上話。打電話不方便,葉劍英只好選擇用書信與子女聯繫。5月31日,葉劍英在給葉選寧夫婦的復信中寫道:

馨兒、鈴戈:

五月二十七日信,今收到。對於你的傷情,爸一直在惦念,不知結果如何?讀來信,看來還是要手術。爸的想法:如果腦、手不能兩全,還是保護腦。不讓在神經根上手術時傷及腦,這是關鍵。大丈夫一舌尚存,還可以鬧革命,何況全部身心都健全,只差一只手,決不氣餒。

……在湘潭,廟子很大,和尚只有一個。暮鼓晨鐘,悠然自得。如果不從全人類出發,至拘於目前小事,那麼頭髮不僅要白,而且要掉光了。

6月9日,葉劍英又寫了一封復信。

馨兒、鈴戈:

六月六日來信,及玖子來信,收到。

會診結果,結論要手術,經肌電圖證明了。爸同意手術。…

…我在湖南不出大門,大家也老死不相往來,落得個清靜,很好讀書。

……原有去南昌的想法,不過從今舊兩年在廣州、長沙情況看來,我亦怯於行動了。因此,去滬問題,也會聯想到這些。不過馨兒手術,爸應去滬參加會診。萬一來不成,請馨兒原諒這個「逆流」的老爸爸吧!

六月九日

後來,葉選寧的右臂最終還是無法保住。失去右臂後,他用左手苦練書法,練出一手遒勁有力的好字。

1970年7月16日,葉劍英接到中央通知,從湘潭趕到長沙,乘機返回北京。隨後,葉劍英到京西賓館連日開會,為黨的九屆二中全會做準備。

1971年9月13日,林彪在蒙古溫都爾汗機毀人亡。9月24日,根據毛澤東的決定,葉劍英重新主持中央軍委工作。

誠邀有志之士投稿,原創或推薦好文章,我們將第一時間發布您的內容,郵箱:[email protected]

聲明:本文來源於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告知刪除。我們對文中觀點保持中立,僅供參考。文中圖片均來源於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