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元保30萬的相互保到底值不值?

打開支付寶首頁,市民張昕看到「相互保大病保障計劃」的字樣,30萬大病保障,只需要650芝麻信用積分就可以換取。看了一下自己還有700積分,張昕選擇了「加入」字樣,頁面顯示她是第320萬名投保者。

同時,這款相互保險提示:她可以享受包括惡性腫瘤在內的100種大病保障。在他人生病時參與費用均攤,在自己生病時一次性領取30萬(40至59歲可領取10萬)的保障金。與此同時,她需要履行的義務是在他人生病時參與費用均攤,每月14日和28日為分攤日,屆時系統將通過支付寶自動扣款方式向相互保成員劃扣每期分攤金額。每位成員為單個患病成員分攤金額不超過0.1元。

「我覺得可以接受。」今年33歲的張昕此前投保過一家保險公司的重疾險,50萬保額每年需要繳納的保費為9000多元。如果再算上相互保的30萬保障,她的重疾險額度提高到了80萬。「畢竟我投保沒有花錢,別人出險後我來分攤保費也是合理的。平時我也參與一些信得過的公益眾籌項目,為有需要的病人捐款。這次自己還能獲得一份保障,還是挺好的。」張昕這樣說。

每個案例分攤不超過0.1元

不同於一般的商業健康保險,根據疾病發生率定價,讓用戶先行支付固定保費。「相互保」讓滿足條件的用戶,0元加入,先享受保障後參與分攤,且分攤金額按照實際出險並通過核賠公示無異議的情況來計算。

作為一項保險,人們普遍關心其付費機制。對此,「相互保」相關負責人方勇介紹,與一般保險產品根據疾病發生率定價、需先行支付固定保費不同,「相互保」服務根據實際發生賠付案例的情況進行費用分攤。

根據規則,每月兩次公示、兩次分攤。在公示日,其間發生的確診賠案均會在適度隱藏敏感信息的前提下,給予公示並接受異議申訴。公示無異議的所有賠案產生的保障金,加上規定的10%管理費,會在分攤日由所有用戶均攤。錢花在哪裡,每個參與者需要分攤多少錢,完全公開透明。

方勇表示,均攤實際金額視每期公示的實際情況而定。但單一出險案例中,每個用戶被分攤到的金額不會超過1毛錢。運行初期,若出現單一案件人均分攤超出1毛的情況,螞蟻保險會承擔超出的費用。

至於患病可以拿到多少錢,則要看用戶初次確診重疾時的年齡:不滿四十歲,賠付金額為30萬,超過四十歲,則為10萬。確診患病,只需手機拍照上傳相關憑證,公示無異議後就能一次性拿到保障金。

有不少網友疑惑,分攤以實際情況為準,那一年下來自己到底要付多少錢? 對此,信美相互總精算師曾卓表示,「相互保」的分攤額度與相互保成員的實際重疾發生率高度相關,而實際重疾發生率受人群的年齡分布、性別分布、地域分布等多種因素影響。基於國內的重疾發生狀況,預計第一年參與的成員每人需分攤的實際金額僅需一兩百元。

區塊鏈和「賠審團」防止騙保

「相互保」是信美相互保險與螞蟻保險共同推出的。信美相互保險,是國內首家成立的相互制人壽保險,所有投保者都是會員,以共同所有、共同參與、共享盈餘、共擔風險為主要制度。此前,保險理賠通常是由保險公司一家說了算,在相互制度下,有爭議的理賠由全體會員共同決定。去年底,信美相互保險在支付寶平台推出一款「寶貝守護計劃」,這是一份針對0至17歲少兒高發大病的保障計劃,用積分可換購。1月12日發生第一起理賠,是白血病。

今年3月,第一次理賠的網路「公審」在線上進行。一位家長在為7歲女兒投保時未盡如實告知義務,13天後女孩確診白血病,家長據此申請理賠。3月29日,信美相互保險組織5000餘名「賠審員」,對這一案例進行賠付表決。在閱讀包括病例、血液檢查報告、投保說明書之後,24小時內,76%的賠審員選擇了「不予理賠」。對於此次的「相互保」,很多人也表示了這樣的擔憂:這款產品雖然是有健康告知的,但隨著參保人數增多,非健康人群的數量也可能會增多。因為,不排除一些參保者不認真閱讀健康告知,或者不知道自己的情況是否能投保。更不能排除,一些參保者故意帶病投保。

對此,信美相互保險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一套較為完整的機制流程可以保證較為案件本身及公示信息的真實準確。首先,每個成員在提交理賠申請材料時都必須聲明其真實性;其次,信美相互保險會對成員上傳的各項資料進行慎重的調查和審核;再次,所有的理賠案件都將被公示接受監督,對於公示中有異議的案件會進行補充調查後再次公示,證據確鑿的也會依法進行追償。

「加入就有芝麻信用650分及以上的螞蟻會員的信用擔保,此外,信美相互保險會審核資料,案件會公示。存在爭議時,也會啟動會員參與的‘賠審團’審核。在技術上,區塊鏈的分布式記帳,讓所有的賠案相關證據、資金使用流向通過區塊鏈上的公證處、司法鑒定中心、電子證書中心、法院等全節點見證,全鏈路可信,除不可篡改外,也具有法律效力。」螞蟻保險告訴記者。

「相互保」不能替代傳統重疾險

一人有難,眾人伸手。這幾年,一批網路互助平台紛紛興起,至今已經有了為數不少的會員。這些會員互助平台與「相互保」模式類似,但是需要注意的是,這些互助產品並不是保險,不承諾剛性兌付。與互助平台相比,「相互保」在銀保監會有產品備案,如果籌款總額出現兌付缺口,「相互保」作為保險產品有責任剛性兌付。

那麼,對於需要保障的人來說,換購一份「相互保」就完全高枕無憂了嗎?答案是否定的。數據顯示,癌症治療平均費用為50萬至60萬,只有30萬保障遠遠達不到平均治療費用水平。此外,與常規意義的長期重疾險相比較,「相互保」也存在保費不確定,而且不保證續保的問題。「相互保具有普惠意義,但它並不能替代現有的重疾險。」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保險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認為,「相互保」更多是對現有的大病重疾保障提供了補充,可以惠及更多缺乏商業健康保障的群體,另外其產品形式便捷簡單,門檻低,易於年輕群體及零保險人群接受。業內人士認為,「相互保」跟傳統的重疾險絕不是替代關係,而是一種補充和前期用戶教育的過程。

本報記者 傅洋J004

法律解讀

「相互保」存在什麼風險?

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所研究員陳根發對記者表示,相互保險的法律實質是具有同質風險保障需求的單位或個人通過訂立合同成為會員,並繳納保費形成互助基金,由該基金對被保險人死亡、傷殘、疾病或者達到合同約定的年齡、期限等條件時承擔給付保險金責任的保險活動。相互保險不是新的保險產品,在國外有著相當長的歷史,一般以公司制經營較多。在國內,中國漁業互保協會、中國職工保險互助會均有相似性質。目前,2015年發布的《相互保險組織監管試行辦法》是大陸相互保險組織的專門規制依據。北京海潤天睿律師事務所李瑞提醒,由於大陸的相互保險組織處於起步階段,支付寶「相互保」等相互保險產品也面臨一些法律風險。

「參保人騙保問題是支付寶等相互保險組織需重視的問題。」李瑞指出。記者注意到,在支付寶「相互保」規則介紹中,只需手機拍照上傳相關憑證,公證無異議後就能一次性拿到保障金。李瑞提醒說,相較於一般保險而言,「相互保」賠付保證金的門檻是相對較低的,對於相關憑證的真實性如何認定以及公證的方式和表決的確認等,都是相互公司需要考慮的經營問題。

此外,由於「相互保」屬於事後分攤制,一些市民擔心參保後理賠的人數過多,每個成員分攤的數額也隨之增多,導致一些參保人中止繳納應分攤的費用。對此,李瑞表示,根據支付寶「相互保」產品中「關於退出相互保」條款的規定,對於參保人不履行保障金及管理費繳納義務的,相互保險組織一般不會要求其強制繳納,而是將其視為參保人退出的方式,退出的參保人自然也不能享有向相互保險組織申領入保時保障金的權利,同時還可能面臨支付寶平台中不良信用記錄風險。 胡德成 J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