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柏林飛船《天堂之梯》侵權案始末

什麼?!《天堂之梯(Stairway to Heaven)》竟然可能不屬於齊柏林飛船(Led Zeppelin)?原作者另有人在?原因是同樣來自60年代的一支老樂隊精神(Spirit)樂隊的成員蘭迪·沃爾夫認為《天堂之梯》抄襲了自己的作品《金牛座(Taurus)》。

在兩年前的一場審判里,齊柏林飛船樂隊暫時獲得了勝利,但如今這個案件被再次訴諸法庭,《天堂之梯》的歸屬問題仍然是個未知數。

今天我們將把時鐘倒回,繼續回顧齊柏林飛船《天堂之梯》案的始末。

閱讀上期:什麼?《天堂之梯》可能不是齊柏林飛船寫的?

文:楊子虛

編:郭大妖

齊柏林飛船的《天堂之梯》侵權案很快成了音樂屆的一個重大事件,他也是自從馬文·蓋伊(Marvin Gaye)版權案以來涉案金額最高的音樂版權案。

在後者那個案子里,馬文·蓋伊的家人狀告羅賓·西克的熱單《Blurred Lines》抄襲了馬文·蓋伊的作品。

最終羅賓·西克和法瑞爾·威廉斯被陪審團裁定侵權了馬文·蓋伊的《Got to Give It Up》,罰款高達740萬美元(後來降低到了530萬美元)。

對此,本案律師曾經向《紐約時報》表示,馬文·蓋伊案的判決結果是「異常的」,並不會對未來的案子產生長期影響。

Robin Thicke

“Blurred Lines”

2013

2016年4月,《天堂之梯》案進入了審判階段,在這之前,齊柏林飛船方的律師曾經試圖影響美國地方法院法官加里·克勞斯內,讓他在未經審判的前提下判決對齊柏林飛船有利,但法官卻認為這兩首歌過於相似,已經超過了常理的范疇。

當然,法官也寫道,原告律師馬洛菲同樣沒能說服他,他也並不相信齊柏林飛船就涉嫌侵權,只不過「兩首歌之間的相似程度超過了歌曲的核心結構」,而剩下的就是從主觀上對兩個作品「概念和感覺」上的評價了。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里發生的一切簡直可以成為一個史詩級的故事。

原告律師馬洛菲一開始表示,任何為了齊柏林飛船的利益給出的解決方案都是「不可接受的」,但是稍後他又表示,假如齊柏林飛船樂隊願意把沃爾夫的名字加到《天堂之梯》的作者里,他們願意接受象徵性的一美元賠償。

但齊柏林飛船沒有理他。

在法官克勞斯內最終決定是否將該訴訟提交審判之前,齊柏林飛船樂隊的吉米·佩奇(Jimmy Page)和羅伯特·普朗特(Robert Plant)在2016年3月向法庭提交了他們的聲明,其中敘述了他們是如何創作出《天堂之梯》的。

佩奇寫道,雖然《天堂之梯》和《金牛座》都有著「下降的色彩線」,但是他意識到這種旋律方式可以往前追溯到至少1960年。此外,他還表示自己從來沒有聽過《金牛座》,直到2014年馬洛菲提出訴訟為止。

他寫道:「我非常擅長記住音樂,所以我絕對肯定我從來沒聽過《金牛座》,直到2014年為止。」他還寫道他從來沒有看過精神樂隊的現場演出。

佩奇在採訪中一直堅持著一種說法,他是通過拼湊幾段旋律動機的方式來創作這首歌的:「當時我一直在隨便玩著我的木吉他,然後就搞出了幾個不同的段落,最後我把它們嫁接在了一起。」

他曾經在接受《吉他世界》採訪時說:「但是最終我想做這樣一首歌,就是在中間部分的時候鼓進來,然後會有一個大型的慢慢變強的感覺……所以我就得到了這樣一種歌曲結構。」

有意思的,佩奇在他給法庭的聲明中說,他在自己的唱片收藏里竟然發現了一張精神樂隊的專輯,就在他準備應訴的那段時間里。

「我不知道它是什麼時候出現在里面的,」他寫道,「很可能是某個客人留下的。我懷疑它已經在那里很久了,因為我以前從未注意到過它,但我也是直到2014年才第一次聽到《金牛座》。」

普朗特則寫道,他認為他在訴訟之前從未聽過《金牛座》,而且「我到現在為止也從未擁有過精神樂隊的專輯」。

2016年4月,法官克勞斯內駁回了所有馬洛菲的作證專家,因為他們所提供的意見都是基於未經版權法確認的錄音。

同時他還禁止了錄制一些律師希望出現在法庭證據中的歌曲,他認為所有的歌曲錄音都必須來自已經現有的樂譜。

隨後,法官給了馬洛菲更多的時間尋找新的證人。

與此同時,法官還裁定,任何有關於齊柏林飛船樂隊過去涉嫌剽竊的事件都不允許提交給陪審團,至於樂隊曾經身陷吸毒和酗酒的謠言也同樣被禁止。

而馬洛菲曾經寄希望於後者可以證明齊柏林飛船樂隊成員濫用藥物導致他們的記憶力受到過損害。

2016年5月,齊柏林飛船樂隊指責馬洛菲試圖混淆視聽,他想蒙騙陪審團認為樂隊的成員會逃避出庭,而事實上佩奇和普朗特早都已經做好了準備。

齊柏林飛船方的律師表示:「馬洛菲是想在媒體上做個審判。」

6月初,馬洛菲也針對性的提出了一個議案,他要求佩奇、普朗特和瓊斯在訴訟的第一天就必須出庭,假如他們不來的話,那麼就不允許他們在接下來的審判中作證。克勞斯內法官駁回了這一議案。

然後就到了審判開始前的一天,馬洛菲又提出異議,他聲稱齊柏林飛船樂隊的一個合作者,音樂專家勞倫斯·費拉拉涉及利益衝突。

因為他在之前曾經向《金牛座》的出版商提供了兩首歌的分析比較,馬洛菲認為他在合謀破壞訴訟。

法官仍然同意費拉拉出庭作證了,這等於在這場火藥味十足的訴訟開始之前,就額外多添了一把柴火。

最終,齊柏林飛船樂隊贏得了這場一地雞毛的訴訟,這讓人不由得想起1975年,當時佩奇曾經在接受《滾石雜誌》採訪時說,他覺得《天堂之梯》結合了樂隊的精髓。

「它擁有樂隊的一切,而且展示了樂隊的最佳狀態……做為一個樂隊,做為一個整體,」他說。

「我們一直很小心,不要把它當做一首單曲來發布,因為它對我們來說是一個里程碑。每個音樂家都想要一首雋永之作,這些歌會持續很久很久,我想我們的那首歌就是《天堂之梯》。」

齊柏林飛船樂隊的《天堂之梯》侵權了嗎?在聽過兩首歌,以及看過整個故事以後,你怎麼看?

閱讀上期:什麼?《天堂之梯》可能不是齊柏林飛船寫的?

Reference:https://www.rollingstone.com/music/music-news/led-zeppelin-win-in-stairway-to-heaven-trial-70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