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加索十字軍:迪哥裡戰役與格魯吉亞黃金時代的序幕


1121年,基督教世界掀起的十字軍運動進入了暫時的低谷。但他們與塞爾柱突厥勢力的戰鬥,還在更廣泛的地域內愈演愈烈。這年打響的迪哥裡戰役,就是格魯吉亞人在北方獲得的大勝。此戰不僅在一定程度上打擊了西亞的突厥舊勢力,同時也將自己帶入了歷史上的黃金時代。

高加索山麓的十字軍

鼎盛時期的塞爾柱帝國 曾經強迫格魯吉亞納貢

早在戰役之前的數十年,高加索山區西南的格魯吉亞便始終遭受塞爾柱突厥人的攻擊。後者在整個西亞地區都占據巨大的優勢。

原本可以抵禦他們的亞美尼亞人,已經被拜占庭帝國自廢武功。接著拜占庭自己也將大量的野戰軍,消耗在了曼奇刻爾特的戰場。以埃及為基地的法蒂瑪王朝,又將包括耶路撒冷在內的巴勒斯坦大部丟給了塞爾柱勢力。唯有來自西歐的十字軍力量,在相當程度上打破了突厥人的軍事與政治優勢。

曼奇刻爾特戰後 一名奪取拜占庭軍旗的塞爾柱騎兵

當世人的目光都停留在十字軍-突厥-阿拉伯與拜占庭的四方角力,很少有人注意到北方的格魯吉亞人也在進行一場漫長的防禦戰爭。雖然格魯吉亞在歷史上屢次被阿拉伯帝國和突厥人的帝國占據,但始終僵而不死。由於不少城市被敵人占據,大片平原農場被突厥輕騎兵摧毀,格魯吉亞抵抗者在很大程度上成為了依托山地要塞的戰鬥族群。只要形勢允許,便從上山下來,對突厥人的定居點發起猛攻。

通過幾代人的反復拉鋸,格魯吉亞人慢慢收復了沿海和北部的山區。這讓他們同時保住了黑海航線與高加索北部草原地區的聯繫。但包括重要城市第比利斯在內的大片南部區域,還依然掌握在塞爾柱勢力手中。但十字軍東征的成功,已經在整個小亞細亞半島和高加索山麓引發了基督教族群的蝴蝶效應。在南方的亞美尼亞人選擇加入十字軍陣營後,格魯吉亞人也謀劃著自己的大規模反撲。

大衛四世是格魯吉亞歷史上非常重要的君主

格魯吉亞國王大衛四世,在繼位後就已經敏銳的察覺到塞爾柱勢力正在衰退。蘇丹的中央權威已經不再穩固,而地方上的封臣們也在忙於營建自己的獨立王國。因此他停止了對突厥人的納貢,並策劃了一系列規模有限的反擊戰。

1121年,大衛四世開始了動搖突厥霸權的新一輪戰爭。他率領一支經過長期改組的軍隊,包圍了丟失多年的大城第比利斯。這個舉動也引起了塞爾柱人的注意。他們剛剛同敘利亞北部的十字軍形成休戰,因而有足夠的經歷來增援北方前線。也由於十字軍在沿海的成功,迫使塞爾柱人需要拿格魯吉亞開刀,維持聲望和既得利益。

十字軍時代 格魯吉亞人和亞美尼亞人都會加入其中

塞爾柱人的聯合力量

塞爾柱帝國的雙頭鷹標誌

當塞爾柱蘇丹默罕默德二世對大衛四世宣戰後,各地方部隊就開始從領地向北方集中。既包括了數個分布在格魯吉亞南部邊境的地方埃米爾武裝,也有來自伊拉克北部與敘利亞東部的軍隊。尤其是後者,在他們的指揮官伊爾加齊率領下,剛剛獲得對十字軍的勝利。

塞爾柱突厥擁有比較完備的兵種配置

在不少古代的誇張記載中,塞爾柱軍隊在戰前集中了多達40-80萬人的兵力。這無疑是古代世界所喜聞樂見的春秋筆法。現代學者普遍認為塞爾柱人的部隊在10-25萬之間。考慮到那個年代的實際情況,塞爾柱軍隊不可能將超過10萬規模的部隊集中到一個地方。因為軍隊裡不僅有大量需要耗費巨額糧草的騎兵,也有大量以聖戰之名加入的炮灰軍。從城市的重步兵守備隊,到曠野上的部落民武裝,可謂應有盡有。

當時的塞爾柱帝國已經開始仰仗地方軍頭作戰

作為塞爾柱軍事力量核心的是各級領主手中的古拉姆騎兵。這些人是後來埃及馬穆魯克與奧斯曼加尼色裡軍團的前身,由主人出資購買的軍事奴隸擔任。他們的日常生活也基本以軍事訓練為主,並可以被配置最好的裝備。出於突厥軍事傳統,這些重裝騎兵同時兼具較強的近身格鬥和出色的遠射技藝。但因為各級領主的財力或水平問題,來自不同地區的古拉姆質量也大不相同。

古拉姆騎兵是塞爾柱世界中的軍事中堅力量

那些依然保留了較多遊牧生存方式部落,則會按照各自封建契約或利益談判,派出大量的輕裝弓騎兵。他們的主管者是部族內的重裝部隊,戰鬥力接近但達不到古拉姆的水準。就裝備和訓練質量來說,他們更加參差不齊,所牽涉的因素非常繁多。

當然,那些來自阿拉伯地區的普通封建武裝,也繼續保持著較為傳統的阿拉伯騎兵風格。他們的裝備更加輕便,但在沖鋒陷陣時也更為堅決。和十字軍騎士交手的經驗,有助於這些人對抗可怕的重型騎兵。

來自西部的塞爾柱和阿拉伯部隊 都剛剛同十字軍打完仗

至於塞爾柱步兵力量的來源,則更為複雜多變。希臘-阿拉伯裝備的重裝步兵和北伊朗山區的德拉米山脈後裔,是最好的重步兵力量。敘利亞或突厥風格的復合弓射手,也是讓敵人頭疼的存在。還有不少連武器裝備都不健全的赤貧人口,以純炮灰的身份加盟。他們總是期待在戰勝後升入天堂或撈得致富的戰利品。但在其他高階同僚眼裡,不過是可以被犧牲的肉盾。

大量兩河流域與北伊朗的部隊也在塞爾柱人的陣營裡

由於人數眾多且來源複雜,塞爾柱軍隊必須分幾路前進。集結與行進速度也快不起了。在6月,第比利斯遭到圍困後,一行人到8月才抵達戰區。不過他們大都滿懷信心,不把格魯吉亞軍隊放在眼裡。

塞爾柱軍隊的前進路線

格魯吉亞的新式軍隊

大衛四世對格魯吉亞軍隊做出過重大改組

格魯吉亞軍隊在人數上僅有塞爾柱征討軍隊一半。大衛四世已經將第比利斯包圍了兩個多月,還沒有能夠拿下這座易於長期堅守的城市。當他得知塞爾柱人的援軍臨近,便主動解除了圍困,轉而南下尋找決戰機會。因為撤軍就意味著前功盡棄,而那麼多突厥人也不會滿足於逼退自己。

為了這次偉大的戰爭,大衛四世從格魯吉亞各地搜羅了40000人的地方部隊。他們全部由自己的騎兵領主帶頭,同時包括了偏向拜占庭風格的重騎兵、偏向突厥風格的輕騎兵。由於格魯吉亞當地的馬匹數量有限,不少領主的扈從會是手持重劍的步兵。普通人則大都是弓箭手和標槍投手,並擅長在多山環境下執行騷擾或遊記。

來自地方封建領的格魯吉亞貴族騎兵

由於常年被塞爾柱人入侵,格魯吉亞一度面臨兵源短缺問題。大衛四世便從北方的烏克蘭大平原和烏拉爾地區,引入了約40000名欽察-庫曼突厥人。他將因戰亂而荒廢的土地都給了這些牧民,讓每個受封者家庭都為軍隊提供至少一名士兵。這讓他在迪哥裡戰役中擁有15000人的突厥式騎兵和附屬部隊。他還從這些欽察突厥中挑選和招募了5000人作為皇家騎兵。他們在保留原有技術的同時,強化了重騎兵沖鋒訓練。

大衛四世為格魯吉亞引入了大批欽察突厥

最後,還有一支規模不大的十字軍在大衛四世麾下服役。這批不超過500人的援軍,因為突厥勢力的陸地阻隔,不得不先坐船抵達君士坦丁堡。再從拜占庭首都坐船,來到黑海東岸的格魯吉亞。他們當中既有源自歐洲本土的法蘭克騎士,也有奇裡乞亞的亞美尼亞騎士。甚至還有部分為十字軍招募的雅茲迪輕騎兵。

雖然兵力處於劣勢,格魯吉亞人卻充分利用了第比利斯周邊的環境。而塞爾柱聯軍的傲慢,也讓他們放鬆了對格魯吉亞軍隊的警惕。大衛四世將計就計的部署了作戰隊形。

沿海的十字軍國家也在戰前派出了自己的援軍

經典伏擊

一副19世紀的油畫 反映了第比利斯城與周圍地形

1121年8月12日,格魯吉亞軍隊開始在第比利斯以西的迪哥裡山谷展開。他將全軍分為四個主要分隊,並將主要的地方部隊都集中於兩翼位置。自己則和王子德米特裡烏斯一起,暫時呆在兵力不多的中央。他們身邊有皇家騎兵部隊、十字軍騎士,身後還有擔任預備隊的欽察-庫曼人。

大衛四世計劃將占據數量優勢的塞爾柱人都引入山谷,然後從兩翼和正面同時發難。但對手並非不會動腦子的傻瓜,不會輕易就鑽入看似陷阱的地形。所以,狡猾的格魯吉亞國王就特意安排了一次暗藏殺機的詐降,派出一批欽察人逃離自己的隊伍。

大衛四世的兒子 後來的德米特裡烏斯一世

塞爾柱人在接到欽察人的要求後,並沒有產生什麼懷疑。因為他們自信在武力和數量上都具有絕對優勢。一些偵察兵也向軍官們報告,出現在對面的敵軍數量有限。這都讓他們決心以最快方式去解決掉戰鬥。他們更擔心出擊太慢,讓格魯吉亞國王能溜之大吉。

但跑來投降的欽察人,卻突然向塞爾柱中路的軍官們射擊。這一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很多軍事貴族都慘死當場。他們麾下的部隊也將在之後的幾小時內陷入指揮不力的局面。

欽察人詐降後的突襲 殺死了很多塞爾柱指揮官

憤怒的塞爾柱人出動了大批古拉姆重騎兵,開始追殺回撤的欽察突厥。但在進入山谷的狹窄地形後,他們就迎面撞上了加速沖鋒的十字軍騎士。類似的情景,將在十字軍東征的實力上反復上演。但迪哥裡山谷的環境更利於重裝部隊的發揮。在追擊中失去隊形完整的塞爾柱騎兵,被盡量保持正面齊整的十字軍沖垮。伊爾加齊本人也在這次遭遇戰中受了重傷,在被左右人保護逃跑後,他的整支大軍也都失去了控制。

十字軍的沖鋒打亂了整個塞爾柱軍隊的前鋒

當塞爾柱軍隊被不自覺地引入陷阱時,格魯吉亞的兩翼部隊已完成了初步的包圍。他們利用地形和森林掩護,已經占據了山谷兩側的高地。在塞爾柱人開始嘗試合圍十字軍時,他們便從兩側的山頭沖下。大衛四世率領大部分皇家騎兵,迂回加入了格魯吉亞右翼部隊。他的兒子德米特裡烏斯,也率領餘下精銳去了左翼。兩個分隊的高地沖鋒,一舉打懵了山谷裡的塞爾柱部隊。更多格魯吉亞步兵也在高出射箭、擲矛,順利獵殺已擠成一團的對手。

格魯吉亞人在戰前就已經完成了對塞爾柱軍隊的包圍

隨著格魯吉亞重騎兵砸開缺口,他們身後的步兵也蜂擁而入。預備隊位置的欽察人,則開始攻擊塞爾柱軍隊的正面。這種迅速而高效的三面合圍,壓迫著誤入山谷的進攻方。突厥人和阿拉伯人的騎兵,只能調頭逃出山谷。但他們又和大量增援過來的步兵相撞,互相踩踏並擠成一團。身後的格魯吉亞追兵,順勢開啟了血腥的屠戮模式,並嘗試在人群中開辟了幾個突破口。

塞爾柱人在格魯吉亞軍隊的伏擊下潰敗

戰後,格魯吉亞軍隊僅俘虜就抓獲了50000人。不計其數的突厥同袍,早已命喪山谷。由於人數太多,大衛四世的部隊又在追捕中渡過了三天。塞爾柱人不得不面對現實,自己已經無力控制高加索沿線。

取得大勝後的格魯吉亞人

格魯吉亞人的傷亡,同樣沒有準確的數字。但戰鬥展開後的迅速有效,讓敵人措手不及,也減少了本方因對手頑強抵抗而產生的傷亡。大衛四世在戰後繼續圍攻,終於為自己奪下了第比利斯。格魯吉亞王國的領地,開始進一步朝著的南面與東方發展。該國歷史上的黃金時代,就此拉開序幕。

格魯吉亞在戰後開始了一系列擴張

迪哥裡戰役的日子至今都是格魯吉亞的重要節日

一直到今天,迪哥裡戰役還被格魯吉亞人稱為偉大的勝利。這一天也會成為全國性的宗教紀念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