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小將中也能有學霸?看體教融合如何「融」起來

楊婉琪(右一)和隊友在訓練中。中國體育報記者 王憲民 攝
楊婉琪(右一)和隊友在訓練中。中國體育報記者 王憲民 攝

中新網昆明11月7日電 題:體育小將中也能有學霸?看體教融合如何「融」起來

記者 盧巖

在今年雲南省運會競走青少年組比賽中,16歲的楊婉琪曾奪得一枚金牌。已經是國家一級運動員的她有著多重身份——雲南省曲靖市馬龍區體育和競走學校的運動員,同時也是當地一所名校的高二學生。

記者在操場見到她的時候,她剛剛結束一次常規訓練課。這位皮膚黝黑的女孩站在記者面前,並沒有不少同齡人身上存在的「怯場」之感。

「我四年前開始練競走,其實那時候不知道競走是什麼,就以為是練體育嘛,」楊婉琪有點不好意思,「那時候小,覺得練體育就不用學習了。但練上之後發現——不但還是得學習,而且要一邊訓練、一邊堅持文化學習,更辛苦了。」

楊婉琪(前排右一)來自素有“競走之鄉”美譽的馬龍。中國體育報記者 王憲民 攝
楊婉琪(前排右一)來自素有「競走之鄉」美譽的馬龍。中國體育報記者 王憲民 攝

「四肢發達、頭腦簡單」?你OUT了

馬龍素有「競走之鄉」美譽,競走一直是馬龍競技體育比賽強項,包括中國男子田徑第一個世界冠軍黎則文在內,多位競走世界冠軍來自這裡。馬龍區體校校長張平江介紹,競走項目在這裡普及程度較高,包括後備人才選拔賽在內,有多種管道保證好苗子能夠源源不斷地接受專業訓練。

和眾多力量和耐力型運動一樣,競走項目無論是比賽還是訓練,看上去都頗為枯燥。實際上,即便是當下,在一些不了解體育的人眼中,仍然存在著對運動員「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誤解。但在基層體育工作者努力下,這樣的情況正在切實發生著改變。

張平江表示,馬龍體校的文化教育和體育訓練並行不悖,目的是培養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學生。「目標是培養出道德修養高、文化素質高、運動水平高的‘三高’運動員,全能人才的打造做到了體教融合的雙贏,」他說。

競技水平不錯的楊婉琪在初中畢業後,沒有選擇走體育專業隊的道路,而是升學進入高中讀書,同時繼續在體校訓練。一年半以後,她將和全國近千萬同齡人一起,接受高考的考驗。「我在文科班讀書,最喜歡語文課,」楊婉琪說,「我的目標是考上雲南大學。」

昆明市體校的排球訓練館,幾位小隊員在做著簡單訓練。中國體育報記者 王憲民 攝
昆明市體校的排球訓練館,幾位小隊員在做著簡單訓練。中國體育報記者 王憲民 攝

憧憬著步入名校大門就讀的遠不止楊婉琪一人。在昆明市體校,排球隊是一支「明星隊伍」。當記者來到空蕩蕩的訓練場時,只看到由老隊員帶領著幾位年輕選手進行一傳接髮球訓練。大部分選手跟隨校隊出征福建漳州,參加全國體校U系列女排錦標賽。

昆明體校是全國排球高水平後備人才基地,隊員們能在提高競技水平同時,保持濃厚的學習氛圍,也讓分管文化課教育的副校長蔡文俊感慨萬千:「排球隊形成了積極學習文化課的風氣和傳統,這和教練員的正確引導、嚴格督促管理有很大關係。學長學姐成功考取名校,對剛入隊的小隊員也形成了觸動和促進,最終形成了傳統。」

在昆明體校副校長李繼榮看來,國內體校普遍存在招生和發展的困難,很大程度是因為體教結合工作沒有落實到位。蔡文俊告訴記者,只有當體、教形成良性的互動,生源才會越來越好。「像我們的女排,有的隊員是在重點學校讀書轉過來的,」他說。

昆明八中籃球隊教練、同時兼任昆明籃協副主席的王彥冰在指導隊員訓練。中國體育報記者 王憲民 攝
昆明八中籃球隊教練、同時兼任昆明籃協副主席的王彥冰在指導隊員訓練。中國體育報記者 王憲民 攝

「櫻木花道」與「全民皆兵」

青少年體育人才的培養,離不開基層學校的努力。與擁有高水平運動隊相比,在學生中厚植廣泛的體育運動基礎,培養多元發展的人才是同等重要的任務。在這方面,昆明市第八中學的一系列工作值得稱道。

昆明八中2014年被國家體育總局、教育部聯合命名為「全國體育傳統項目學校」。黨委書記楊宗武介紹,除了開足開齊體育課之外,甚至在初、高三畢業班階段,仍然每周開設兩節體育課。學校將體育特色教育充分利用各種平台,惠及每一位學生。「‘讓每位學生都熟練掌握一項體育技能’成為特色化辦學的核心理念之一,」他說。

劉倬宏是這所學校籃球校隊隊員。身高1米93、正讀高二的他並非體育網點生,而是普通學生中湧現出的苗子,在特色級部就讀,是不折不扣的「學霸」。他的成長和《灌籃高手》中的櫻木花道頗有幾分相似——高中前沒有接受過任何專業訓練,但通過籃球成為「校園明星」。

「球隊每周會有三四次訓練,大部分隊友都是體育網點生,我算是能‘打得上球’的水平。」劉倬宏說,自己對未來還沒有什麼規劃,但希望能有機會嘗試CUBA——而在他的教練、同時兼任昆明籃協副主席的王彥冰看來,「本身成績就好,進了籃球隊成績也沒掉,這種學生大學最歡迎。」

擁有世界冠軍頭銜的體育教師、武術教練夏先川為課間操做示范。中國體育報記者 王憲民 攝
夏先川為西壩小學課間操做示範。中國體育報記者 王憲民 攝

昆明市五華區西壩小學也探索出一條「全民皆兵」的體教融合之路。在擁有世界冠軍頭銜的體育教師、武術教練夏先川的指導下,全校698名學生不僅「人人會武術、全員過段位」,還將大眾武術和競技武術相結合,向上輸送了多名體育苗子。

體育為學生發展開辟了更寬廣的管道,而西壩小學校長許赫瑜介紹的一組數據更值得關注。在「武術段位制進校園」剛剛啟動的2014年,學生體質合格率只有76.5%,而2017年則達到98.5%,三年間增長了22%,學生們的身體素質得到了實實在在的提升。

「西壩小學是一所外來務工隨遷子女校,全部學生都是外來務工人員子女,很多孩子們入校時會有一種自卑感,習武和武德教育讓他們更加樂觀、堅韌、寬容和正義,」許赫瑜看著操場上的學生們,自豪地說,「看,他們現在是自信滿滿。」

曲靖市體育訓練中心小運動員的文化課。中國體育報記者 王憲民 攝
曲靖市體育訓練中心小運動員的文化課。中國體育報記者 王憲民 攝

體教融合,如何成功的「融」起來

不知什麼時候,「你語文是不是體育老師教的」成為互聯網上流行的調侃之語。引人一笑的同時,又帶出一絲基層體育工作者的辛酸和無奈。但當記者聽到「體校運動員在全國中學生演講比賽獲獎」時,還是有些吃驚。

這位運動員來自曲靖市體育訓練中心。中心黨支部書記、主任劉敬忠在談到當今青少年體育存在的問題時直言,「很多家長看不到希望,所以不願把孩子送到體校來」。在他看來,運動水平只是特長,畢竟只有少數人能成為高水平運動員,但文化知識要相伴一生。「不但四肢發達、頭腦要更發達,體育應該成為推動培育全方位人才的抓手,」他說。

雲南的基層體育教育工作是國內體教融合的一個縮影,盡管也面臨著一些共同存在的問題和困惑,但不少做法已經走在全國前列。

雲南的基層體育教育工作是國內體教融合的一個縮影,不少做法已經走在全國前列。中國體育報記者 王憲民 攝
雲南的基層體育教育工作是國內體教融合的一個縮影,不少做法已經走在全國前列。中國體育報記者 王憲民 攝

為了打開局面,除了加強文化學習與訓練的聯動管理之外,以曲靖市體育訓練中心為代表的一批體校與當地知名中小學簽訂聯合辦學協議,雙方優勢互補,由地方學校負責教學保障;昆明市體校則則成為市文化廣播電視體育局和市教育局的共管單位,配備了負責文化教育的副校長,在體制機制方面進行了探索。

「體教融合」也是加強學校體育工作、推動素質教育、促進青少年訓練、為國家培養和造就高素質勞力者和優秀體育後備人才的重要舉措。昆明市文化廣播電視體育局相關負責人表示,將逐步把學校體育活動開展、學生體質健康標準測試、後備人才培養輸送等情況納入學校辦學的綜合考核指標,進行常規性的量化考核。

一輛中巴開到馬龍體校的操場旁,又一群生龍活虎的男孩女孩走下車,在塑膠跑道上開始熱身、準備訓練。楊婉琪則和幾位同學們一道說笑著,踏上了走回學校的路。她們就讀的高中和體校很近,在那裡還有另外一方「賽場」,同樣等待著她們來征服。

「體育開闊了我的視野,也改變了我的生活。我想要學好英語,我也想進入大學,我還想有一天能達到世界最頂級競走名將劉虹、蔡澤文們那樣的高度。」她的聲音不大,但語氣中充滿堅定和期待。(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