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檳2018年迎來「世紀采收」

的確,與2017年糟糕的生長季和采收季相比,2018年的天氣狀況完全相反,不過2017年的生長季初期相對平順,2018年的情況則複雜很多,特別是在奧布(Aube)地區。香檳產區的最南部今年的霜凍受災程度比前兩年輕,可是幾場嚴重的春季冰雹幾乎摧毀了所有的葡萄園,此外,過量的降水還導致了黴病的滋生。所幸夏季炎熱的天氣及時遏制了黴病的蔓延,但也造成了供水壓力。最終,奧布地區的葡萄果串平均只有105g,好在果串雖小,果實非常健康且品質卓越。

馬恩(Marne)地區的天氣狀況要好上許多,通常不會發生冰雹和水分過剩的問題,缺水的狀況在這裡也很少發生,尤其是在白丘(Cote des Blancs)和蘭斯山(Montagne de Reims)產區,因為這兩個產區的土壤以保水性能佳的白堊土為主。凱歌香檳(Champagne Veuve Clicquot)的釀酒師多米尼克·德馬威爾(Dominique Demarville)解釋道:「今年冬天的大雨讓白堊土蓄滿了充足的水分,就像是吸滿了水的海綿,在缺水的夏季來臨時,土壤可以為葡萄藤提供水分。」而在預測今年的品質時,多米尼克表示,完成酒精發酵的酒液果味直接,非常平衡,餘韻持久。」

堡林爵香檳(Champagne Bollinger)的釀酒師吉爾·德斯科特(Gilles Descotes)對今年的采收狀況也感到滿意,他特別看好葡萄酒的潛在平衡以及力量感,並將之與2002年相比較。不過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堡林爵香檳在采收時機上犯的一些小錯誤。吉爾斯說道:「2018年真的與其他任何一年都不同,許多通常很快成熟的葡萄園,今年卻比我們通常最後采摘的葡萄園成熟速度更慢。我們花了幾天時間來適應今年的‘怪癖’,但總的來說,我對今年有信心,堡林爵香檳的2018年將會是一個偉大的年份。」

盡管也有一些酒莊對今年平均相對較低的酸度感到擔憂,但更多的酒莊認為這並不構成問題並解釋道,就算果實當中最初的蘋果酸含量低,在完成蘋果酸-乳酸發酵(Malolactic Fermentation,簡稱為MLF)後,葡萄酒的酸度也可以回歸到正常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