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狗這件事再也不能只靠個人素質了

舒聖祥

一條沒有牽狗繩的寵物狗朝自己兒子狂吠,為保護孩子,她用腳驅趕狗,結果遭狗主人毆打……發生在杭州的這起因遛狗而起的打人事件,讓人異常憤怒。感謝視頻監控正常,為我們記錄下了全過程。

說實話,這個嘴巴裡罵著「你們這些外地人都給我滾開杭州,還想惹我本地人,也不看看你們幾斤幾兩……」的杭州養狗男,實在是把杭州人的臉都給丟盡了。要是這事兒真可以讓杭州人來投票,那麼,該「滾出杭州」的一定是他自己。

遛狗不栓繩,此為無素質之一;看見狗圍著別人孩子追,把人孩子嚇得哇哇叫,自己就在一旁也不制止,此為無素質之二;嚇到別人孩子了,非但不道歉,還怪人家踢了自己狗一腳,此為無素質之三;一個杭州男人,在他人孩子和自己女友面前,兩次暴打另一個女人,此為無素質之極。

杭州警方已經介入調查,而且視頻監控完好,此養狗男必將為自己兩次暴打女子的行為,付出應有的法律代價。可是,兩個看著自己媽媽被陌生男人毆打的孩子,他們的心理創傷該如何療救?這要是放在金庸老爺子的小說裡,必定是孩子長大以後必須復仇的吧?

明明是自己理虧,卻出手打人,而且連打兩次,而且對方是個女人,而且兩個孩子就在旁邊,這樣的人如果法律收拾不了他,或者代價輕到微乎其微,那就真是沒有天理了。此杭州養狗男簡直就是個暴徒,得了土地升值或老房子拆遷的大便宜,還真覺得自己本地人高人一等了。

類似養狗糾紛早已不新鮮,每年夏天都會集中爆發,隨著養狗的越來越多,很多小區公共空間都成了狗的天下,想出去散個步,既得提防著突然猛沖過來的狗,還得提防著隨處可見的狗屎。要命的是,除了訴諸道德,期盼養狗者個人素質提高,似乎並沒有其他有效辦法。碰上杭州養狗男這種極品的,也只能怪自己倒霉。

不得不說,有些人其實是沒有資格養狗的,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如何尊重他人。用經濟學的詞匯來說,養狗行為具有很大的「負外部性」,就像司機開車不守規矩一樣,受影響的絕不只是司機自己,而是司機周圍的很多人。

開車行為的「負外部性」是如何規避的?一是提高開車的成本,買車開車都要繳稅,還得買交強險,既為看不見的傷害(如尾氣污染)埋單,也為看得見的傷害(如交通事故)埋單。二是提供處罰的成本,違章行為既要罰分也要罰錢,直至終身禁駕。

同樣,城市養狗行為帶來的「負外部性」,也不能天天只靠道德宣傳,或者指望養狗者提高個人素質,完全可以借鑒機動車管理經驗,進行城市養狗行為的管理。

首先,養狗必須辦證,為便於持續管理,可要求植入晶片,要求按年繳費,按期打疫苗,並且購買傷人保險;其次,實行計分制,遛狗不栓繩,糞便不處理,都應按章扣分,扣滿了就該限制養狗,發生惡性傷人事件或者類似杭州養狗男這種奇葩,更應終身禁養。

無論如何,養狗這件事,再也不能只靠個人素質了。

歡迎關注我的微信公眾號:書生香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