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寵臣很少有得善終的,為何李衛被雍正高度信任,一生不疑


  雍正是個快意恩仇的皇帝,是個性情中人。他痛恨的大臣非常多,他寵愛的大臣也非常多。他甚至為他寵愛的大臣寫下了「朕就是這樣漢子」這樣動情的話,由此可見其性情。

  (雍正畫像)

  不過,既然是性情中人,因此,他的情緒就可能有變化,在寵愛一個大臣的時候,什麼都捨得給他。不過當這個受寵的人,辦事讓雍正不高興的時候,他對這個人也毫不客氣。

  隆科多和年羹堯,對雍正當上皇帝立下了汗馬功勞。但是後來,這兩個人因為恃功驕縱,雍正就毫不客氣地除掉他們。鄂爾泰、田文鏡、張廷玉這些大臣,雖然也很得雍正的信任,不過,雍正對他們也多有打擊。

  唯有李衛,雍正一朝,雍正基本上沒有說過他的不是,而且對他提拔速度之快,表揚之多,在眾寵臣中,也是絕無僅有的。「嘉許之懷,筆莫能罄」,這就是雍正對李衛的感情。

  那麼,李衛為什麼能夠得到雍正帝的高度評價,並且能夠善終呢?

  第一,李衛背景清白,讓雍正帝用起來很放心。

  李衛的家庭,只是一般的富戶,沒有官宦背景,也不是皇親國戚。同時,他自身的文化也不高,靠捐官得了一個員外郎。

  這樣的背景,讓李衛在當官的過程中沒有任何羈絆,讓他謹慎又忠心,眼中就只有雍正帝一個人,一心為雍正帝辦事,所以雍正帝用他也很放心。

  最體現李衛忠心的一件事,是李衛在雲南當官的時候,有一次,雍正皇帝賞賜他禮物。他讓人做了一個「欽用」牌子掛在前面,抬著禮物進城。雍正帝知道以後,批評了他。但是他卻說:「受恩重,當不避嫌怨。」雍正帝雖然批評他,但是心裡蠻高興的,因為他清清楚楚地看見了李衛的忠心。

  (李衛畫像)

  第二,李衛不避權貴,敢打硬仗。

  雍正帝上台的時候,由於康熙晚年怠政,他遇到的是一副爛攤子,貪贓枉法的人非常多。而且這些貪贓枉法的人,不乏皇親國戚,治理起來非常困難。

  但是,李衛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不避權貴。比如他在任戶部郎中的時候,管理庫銀。有個親王的屬下在收庫銀的時候,總是要收一些庫平銀。這顯然是非法收入,是不允許的。但是那個下屬說,這是親王要求的,必須這麼辦。於是李衛就在走道的地方設置一個櫃子,上面寫上「某王贏錢」字樣。這個親王知道後十分難堪,只好停止了這種多收多占。

  李衛這種不避權貴,敢打硬仗的作風,讓雍正帝非常欣賞。

  第三,李衛能力卓著,做事很有辦法。

  雍正在當政的時候,遇到的最大的問題,就是財政困難。而李衛在解決財政困難的問題上,很有辦法。之所以雍正上台後,對李衛進行火箭提拔,就是他原先在當戶部郎中的時候,理財很有一套。

  後來,李衛負責大清朝的鹽政工作。鹽和鐵的經營,在古代社會一直是財稅收入的重要來源,同時也是民間走私最厲害的地方。李衛在鹽政工作上,堅決打擊私鹽販子,對參與私鹽買賣的豪強地主及達官貴人,也絕不留情。這項工作也做得讓雍正帝十分滿意。

  (李衛劇照)

  第四,李衛能做細致的工作,巧解雍正難題。

  最著名的是,因為滿族入主中原,以及雍正得位存疑等問題,造成江浙一代議論很多。雍正也因此搞了好幾次文字獄,嚴厲打擊這些文人。雍正甚至生氣地禁止江浙人參加科舉考試。

  但是,這畢竟不是一個長法。壓制的同時,可能造成更多的反抗,造成更多的動蕩不安。李衛正好在這一帶當官,他雖然沒什麼文化,但是卻積極地和文人們交朋友,做他們的工作,讓他們對雍正帝表忠心,同時為他們奔走呼籲。最後雍正很高興,取消禁令,再次允許他們參加考試。

  可以說,李衛就這樣,巧解了雍正的難題,讓雍正重新獲得知識分子的認可。

  大約因為李衛有這樣一些品質和成就,所以他一生都深得雍正帝的厚愛。

  (參考資料:《清史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