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印為詩拓瓦塊 詩藝盈門趣味佳

集印為詩拓瓦塊 詩藝盈門趣味佳

「李瑾拓藝」錦灰堆四條屏之一

韓祖音依據李瑾的漢磚拓片繪《水邊人家》

自11月2日到22日,「詩藝盈門」展於廣州紫泥堂藝術中心舉行。

這是一個有趣的展覽。在展覽上,觀眾會看到用閒章印文組合成的詩作,會看到以詩詞為母體創作的書畫作品,還會看到眾多名家題跋的家常用品拓片。

這也是一個充滿溫情的展覽。展覽的作品,其實是一家三口侯軍、李瑾和他倆的女兒侯悅斯此前辦過的三個展覽——「集印為詩」 「我拓我家」 「詩意丹青」的精品和新品大集結。

這更是一個既接地氣又有啟發性的展覽。看過展覽,大概很多人會更明白:如何讓藝術走進生活,如何在生活中玩出文化。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江粵軍

一家三口5年辦了13次展覽

於「詩藝盈門」展之前,侯軍一家在短短的五年時間裡,已經就「集印為詩」「我拓我家」「詩意丹青」三個不同主題舉辦過大大小小13次展覽。而展覽的最初驅動力,可以說來自於海德格爾的一句名言——「人,詩意地棲居。」

侯軍告訴記者,多年以前,他讀過一本書《藝術化生存》,闡釋了海德格爾「詩意棲居」的理念,當時,他就被深深觸動了。從辦報一線轉換到二線崗位後,有了充裕的時間和鬆弛的心境,侯軍真正開始了「遊戲人生」。癸巳新春,他給親友寄賀卡時,忽然靈感乍現,用收藏的閒章印文組合成一首小詩。不料寄出後大受歡迎,並在老友陳浩、李賀忠的「慫恿」下,2013年11月在深圳聯袂辦了「集印為詩」書法篆刻首展。之後在廣東汕頭、內蒙古包頭、天津、浙江海寧,大江南北巡展了一圈。

第一個展覽的成功,又帶出了侯軍家一個全新的主題展。「集印為詩」巡展到了天津時,侯軍的兩位好友——山東畫家田耘和江蘇書家朱德玲專程趕來助興,並在一個茶席上聊起侯軍女兒侯悅斯的詩詞。「田耘表示,每次讀到侯悅斯的詩詞就有一種畫畫的衝動;朱德玲也說,以侯悅斯的詩詞作書,很有感覺。聊著聊著,兩位長輩當場決定以侯悅斯的詩詞為母題,辦一個書畫聯展。」於是,一個名為「詩意丹青」的詩文書畫融合展在2015年中秋時,於天津智慧山藝術中心開幕,前往參觀的觀眾絡繹不絕,上至文化部長,下至中小學生……最後主辦方不得不延長了展期。

第三個主題展覽,主角自然是侯軍的太太李瑾了。從小熱愛文藝的李瑾,2013年底退休後,就把家裡收藏的磚頭瓦塊都拓出來,分贈喜歡藝術的朋友。不想,這些拓片大受歡迎,有的藝術家朋友還題上詩文回贈給她。這麼一來,李瑾積攢的拓片題跋越來越多。於是侯軍想著給她辦一個叫「我拓我家」的展覽,並迅速得到眾多藝術界朋友的支持,更多人紛紛揮毫題跋配畫。就這樣,2015年5月,「我拓我家」展覽在深圳鳳凰古村舉行首展。7月,又移師雲南麗江古城展出。後來,因為首展時被聯合國下屬的一個考察小組「發現」,還挑選了五幅精品和一幅作者照片,參加2015年8月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大廈舉行的紀念聯合國成立70周年《東方視角》華人藝術大展。此後兩年,「我拓我家」在天津、青島、淄博先後展出,所到之處,備受稱道。

新作迭出

詩意就在生活中

而廣州的這次「詩藝盈門」三人展,作為三個展覽的一次集納,展品達到了三百多件,不僅規模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大,且亮點迭出。

「集印為詩」板塊共有七八十件作品,主要包括了兩大部分:一部分為最初萌發這一想法時的作品,這次特意找出來,作為廣州展覽對以前的回顧和總結,其中包括陳浩為《集印詩》定名的作品。「另一部分就是專門為這次展覽創作的新作品,包括十五幅冊頁,還有《歸來歌》等,這些新作的質量也比以前要好一些。」侯軍表示。

「詩意丹青」板塊,田耘為侯悅斯詩詞所配的畫作一直都很精彩。而這一次,田耘和朱德玲還特別為侯軍的《承夏園記》和《鑒馥園記》創作了一幅長卷和一件立軸。

「我拓我家」板塊的一些新作則帶有非常強的實驗性,像這次的兩件四條屏錦灰堆作品——《我拓我家》和《李瑾拓藝》,都是專門為這個展覽新作的。另外,李瑾還拓了一些青石地板,然後將拓片交給藝術家在紋理之上進行再創作,形成別樣的山水畫作品,這也是非常新穎的一種藝術形式。

因此,透過這樣一個將生活與藝術相融相生的展覽,人們會發現,「詩意棲居」其實並不遙遠,並不神秘,只要善於發現,勇於嘗試,而這也是侯軍一家辦展的初衷和意義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