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歌對台詞、陳紅當助理、黎明做配,這才能叫演員的頂配!

《擇天記》之後,原著作者貓膩的另一部作品《將夜》被搬上螢幕。因為一則「永夜將至」的預言,小兵的成長進階日記成為主線。

這部作品的陣容是真·強大:鄭少秋、胡軍、黎明、倪大紅、金士傑一眾戲骨加盟。

昔日大男主、「天王」都甘當綠葉,這些名字換來的評分還算及格↓↓↓

連胡軍、黎明都要做配角,這部戲的男主得有多豪華?扮演「寧缺」的陳飛宇卻稍顯面生,這個00後最初還有人質疑,但是人家是真的背景雄厚。

陳凱歌導演和陳紅的兒子,貴為頂尖導演和傾城佳人的後代,從出生就有光環加成。

看看人家的簡歷,你就會明白什麼叫「贏在起跑線上」。

說起陳飛宇,一定是要說他的傳奇爸媽。爸爸陳凱歌有多牛已經不用細說,除開有不堪回首的《無極》,但昔日的《霸王別姬》依然是國產電影的里程碑式作品。

媽媽陳紅至今都被認定是曾經瓊瑤劇里的容色傾城,和蔣勤勤並列不能忘卻的神顏。

陳飛宇遺傳了母親的高顏值,繼承了父親的氣質和風度。劍眉星目唇紅齒白鼻梁高挺,從出道那就被說是吳亦凡和劉昊然的綜合版。

歪個樓,陳飛宇是屬於吸取了父母的外貌產出的,哥哥陳雨昂就沒有他這樣幸運。emmmmm..遺傳真是神秘又複雜啊~

出生在演藝世家,陳凱歌和陳紅對於兩個兒子的教育是煞費苦心的。陳飛宇4歲就開始學鋼琴,從小都是就讀名校。

不過陳飛宇並不是一早就有現在的英氣,10歲那年,還是個小肥仔的陳飛宇就在爸爸執導的《趙氏孤兒》中出演了少年的「王」。

雖然只是一個小角色,陳飛宇的處子秀當年可是大陣仗,除開合作的演員是范冰冰,陳凱歌親自掌鏡,助理都是陳紅,哥哥陳雨昂幫忙打板。

胖乎乎的陳飛宇懵懵懂懂地胖了好些年,據說他小時候寫作文內容幾乎都是關於「吃」,理想則是當一名廚師。

媽媽陳紅曾經給他幾張電影首映式的門票,原本打算讓他帶給老師,結果陳飛宇轉手交給班上一個同學了,就因為人家家里是開餐館的,真.real.吃貨無疑。

到了高中時,陳飛宇的體重達到了頂峰——210斤!陳紅都忍不住吐槽兒子當時是「肥滑膩」,這麼耿直也只有親媽了。陳紅透露,陳飛宇去美國不久,喜歡上了一個華裔女孩,可人家拒絕了他,嫌棄他太胖,陳飛宇終於痛下決心減肥。

通過嚴格控制飲食(只吃一點清水涮雞胸肉、水煮青菜、白水煮蛋)和堅持每天將近1小時的健身運動,就有了最後的成果。

陳飛宇在半年多內火速甩肉80斤,現在他188cm的身高只有130斤的體重。

跟之前的小肥仔形象比起來,活生生告訴你什麼叫做「月半若兩人」啊!!!

瘦身成功的陳飛宇「天生麗質難自棄」,開始決心向影視圈發展。對於兒子的這個決定,陳凱歌夫婦都十分支持,並且這份支持是十分實在的。

首先,2016年拍攝《妖貓傳》的時候,陳凱歌就讓陳飛宇進組當實習生,他主要的工作是當好「鏟屎官」——伺候影片中的那只「妖貓」Luna。

身為導演助理的陳飛宇在《妖貓傳》劇組還兼了場記等多項職務。

陳凱歌這樣的安排頗具深意,能讓沒學過表演的陳飛宇最快最直觀地了解到影視劇組拍攝的流程、各個工種的分工和相互間如何合作。而坐在身為大師級導演的父親身邊看監控、聽他現場給演員說戲、看他調度鏡頭燈光,觀摩演員們的表演過程,這全都是影視專業的學生連想都不敢想的最好的現場學習機會。

其實,陳凱歌也帶了大兒子陳雨昂進組當助理,不過就讀於沃頓商學院的他語言天賦最為出色,主要負責現場翻譯,幫助導演與作曲老師溝通。

雖然沒有讓顏值出色的小兒子直接在《妖貓傳》里弄個小角色過過戲癮,但片方放出的幕後花絮中卻專門拍攝了一輯《少年天團》特輯,率先出鏡且鏡頭最多的就是陳飛宇了。通稿里也特別以介紹「貓一號」為由頭,曝光了一大波陳飛宇擼貓帥照。

還沒出道的陳飛宇就這麼收獲了一大票迷妹,有人在陳凱歌生日時直接到他社交平台帳號下喊「公公」,還有人喊話「為什麼白龍丹龍不隨便給一個給陳飛宇演」。

很快,帥氣又自帶資源的陳飛宇被頗具人氣的作家、編劇饒雪漫看中,確定他來主演根據其同名小說改編的青春校園電影《秘果》,在片中陳飛宇飾演敏感帥氣的男一號段柏文,和他演對手戲的女一號則是音樂美少女歐陽娜娜。

俊男美女的養眼搭配,再加上人氣大IP的加持,雖然票房成績很一般,但17歲的陳飛宇出演17歲的男主角還是讓人覺得形象上是貼合不出戲的。

為了給首次擔正男一號的陳飛宇護航,陳凱歌陳紅夫婦再度親自出馬,陪他圍讀劇本、做好角色分析,教他「用生活中的語氣說台詞而不是念台詞、背台詞」,甚至細致到告訴他如何與劇組其他成員相處,更請來趙薇黃曉明在北電的班主任崔新琴指導兒子表演。

電影宣傳期,陳飛宇作為男一號獲得的曝光率自然是最高的,不僅接受了各大媒體的訪問,還演唱了主題曲《給17歲的自己》和推廣單曲《秘語》、《17歲的我,有些話想說》,音樂才能也得到展現。

資源可以說好到爆,陳飛宇還名正言順地登上了各類新人渴望的時尚大刊,還成了奢侈品男裝的形象大使。

愛子心切的陳凱歌夫婦還攜手出鏡,帶著陳飛宇一起亮相真人秀《熟悉的味道》第二季,說是感恩家中的女一號陳紅。真正的目的你懂的,還不是為了給陳飛宇增加曝光機會麼?

效果立竿見影,陳飛宇迅速又接下了第二部戲,還是大IP改編的影視作品,還是男一號,這就是《將夜》。

導演楊陽說選角的時候,她並不知道陳飛宇是陳凱歌的兒子,只是陳飛宇自己去試戲,成功地通過了認可,還說自己覺得《將夜》不需要請流量明星出演,「啟用新人才是我本來的目的」。你信嗎?我反正是只好裝作信了。

但陳飛宇自己說,早在兩年前劇組剛剛組建項目剛剛啟動時,導演楊陽就經常給遠在美國讀書的他打視頻電話,跟他分析「寧缺」這個人物。

雖然角色是否早已內定這點是個謎,但導演楊陽透露,在陳飛宇第一次試鏡時,覺得他「太斯文」、「力度不夠」,並沒有直接給出offer。沒想到過了一段時間,陳飛宇又來了,反復試戲排戲,她忍不住問他:「作為17歲的年輕人,你有沒有信心和劇組一起翻山越嶺摸爬滾打,經歷嚴寒和酷暑?」陳飛宇立刻肯定回復「我可以」,沒有半點少爺心態的做派讓導演最終拍板定下了他。

導演楊陽曾憑《牽手》、《記憶的證明》兩獲飛天獎、金鷹獎

而陳飛宇還真是說到做到了。特別是劇中有大量打戲,為了表演好這個部分,他接受了大量的武術專門訓練,盡管用的不是真刀真槍,但磕碰難免,身上到處都是瘀青。

實拍時,在新疆、貴州近兩個月的拍攝中,陳飛宇體驗了許多日常生活中所沒有的經歷,吃過滿嘴的沙子,掛過彩流過血,在積水漫過腳面的環境里淋著雨聽導演說戲,甚至還有「在雪地上啃馕」的特殊經歷。

對這枚非科班出身的新丁,拍攝中楊陽導演是十分照顧,手把手腳把腳地教他演戲,小到一個眼神的演示,或是一個出場時的步伐,無一不是耐心反復示範指點。

爸比陳凱歌在《我就是演員》中指點徐嬌胡先煦的一幕,精彩展現了一位大師級導演的功力,簡單幾句話,就能讓演員的表演迅速得到明顯提升。

自然,他也在演技上對陳飛宇加以指導與點撥。開拍前陳凱歌就反復陪兒子讀劇本對台詞,拍攝過程中更是每天一通電話遙控,幫助陳飛宇更好地處理情緒表達的細節。

對台詞都是陳凱歌親自教!陳飛宇說是人生的錦鯉都沒錯吧。

陳飛宇除開有對戲的教練,還有高能的助理——媽媽陳紅。《將夜》開拍不久,一個他從沙丘上滾落的鏡頭,在40多℃的高溫中反復拍攝,異常辛苦,可是陳紅卻在一邊冷眼旁觀,壓根沒有替他嚮導演求情放過的意思。

只想說,有個好爸媽真的是比不過的出廠配置,但是陳飛宇並沒有被嬌慣也確實是真的,不到18歲的他,身邊沒有助理前呼後擁,連續20天沒有停工休息,每天工作十六七個小時,很多時候饑一頓飽一頓,敢打敢拼,贏得了劇組同仁的認可。

從目前已經播出的12集來看,導演沒有讓陳飛宇耍帥,「臟亂差」是她和貓膩達成的共識,兩坨高原紅勉強還能說是臟帥吧。

開裂的嘴唇才是真正還原終日廝殺的「梳碧湖砍柴人」形象。

陳飛宇的打戲也是基本過關的。除了極少數難度過高的動作出動了武替,九成以上的打戲都是由他自己完成。特別是在被視為年度最燃打戲的「春風亭一戰」中,陳飛宇的雨中搏命拍得極為硬核。實際上拍完這一場打鬥後,他的臉都被打腫了(不是網路語言「打臉」哦),可見過程之激烈艱辛。

爭議主要集中在內心戲部分。「寧缺」與青梅竹馬的小侍女「桑桑」之間的甜寵戲份還是比較受觀眾認可,有著最萌身高差的兩人之間動輒上演「摸頭殺」已經很讓人尖叫了。

再來一個肌膚相親的「捂腳殺」是什麼操作。

可是,「梳碧湖砍柴人」寧缺是一個有故事的boy啊喂,悲傷和震驚是這樣一個表情,你get到了嗎?

還有要麼面無表情如同面癱,要麼就只有挑眉撇嘴瞪眼的樣子,讓網友吐槽。

特別是陳飛宇本身遺傳了父親陳凱歌「凸嘴」的缺點,說話時嘴角不自然的牽扯也是看得老阿姨不由自主出戲,能不能抽空矯正一下牙齒,或者補習一下表情管理呢少爺?

安妮為,不吹不黑,對一個剛滿18歲的素人少年來說,陳飛宇在《將夜》里還是表現出了足夠的努力和誠意。但僅僅只有努力和誠意是不夠的,真要走演員這條路,還是要靠作品來說話。觀眾們只看臉就能持續舔屏的時代早已過去,何況好看的新人層出不窮,誰也不能占著機會不呈現演技。

陳飛宇的資源真挺好的,有父母鋪路,各方面把關都很嚴;現在經紀人是黃斌,也就是趙麗穎的前經紀人,人脈不用說了。這不,眼下小帥哥又緊鑼密鼓地拍攝又一部IP改編劇《天醒之路》了。

不過該補的課還是必須補,聲形台表唱念做打都得好生系統學一學,另外就是以往太過單純的人生經歷也是他的一個缺陷,無法體會到人物豐富複雜的情感,內心沒有體會而強行要演,那就只能是表面的模仿、是尬演了。

希望陳飛宇真能像自己18歲生日微型紀錄片里所說的一樣,「做好每一天該做的事情,演好每一場戲,背好自己每一句台詞」,爭取能夠不斷提升改進自己的演技,成為大導演爸比的驕傲,而不再是他懷中需要護佑庇蔭的孩童。

加油鴨美少年,看好你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