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劍評重慶公車事件:我們需更多愛管閒事的人

原標題:在全社會弘揚見義勇為 我們需要更多「愛管閒事」的人

11月4日,重慶公車車墜江事故原因查明的第3天,中國長安網、長安劍向全社會發出了「化解戾氣、拒絕冷漠、弘揚正氣、從我做起」的倡議。

短短2天時間,參與人次將近5000萬。隨著這份倡議迅速在各個朋友圈裡「霸屏」,全社會對見義勇為的廣泛共識和熱切呼喚逐漸突破傳播圈層,引發了公眾在網上網下的熱烈討論。

在討論中,公眾對見義勇為也存在著一些疑慮——如果當時在車上是自己,會不會主動出手?在危害全車人的行為正在發生時,能不能等等再看?如果自己出手制止,需不需要承擔法律後果?

而凡此種種的疑慮,卻在武漢的兩輛公車車上給出了答案。

2018年9月19日,武漢555路公車車行駛途中,一男子忽然上前搶奪方向盤,司機劉玲莉臨危不亂,將車剎停。

隨後車上熱心乘客也沖上前制止,一車20多位乘客的安全得以確保。

sdfd

2016年5月27日,武漢610路公車行駛在武漢長江二橋中部,一名女乘客忽然上前搶奪司機戚婷婷手中的方向盤,

這時坐在車廂後部座位上的乘客吳燁猛沖上前,死死抱住女乘客,並將其拖離駕駛室。

在當時,武漢的這兩輛公車車上這些挺身而出的普通乘客,他們是否也有之前的那些疑慮,我們並不得而知,但我們很確定,正因為這些凡人英雄的果斷出手,改寫了有可能發生的悲劇結局。

有人說,自己不是不想見義勇為,而是不敢。或是擔心自己不夠強大、或是擔心誤傷他人而承擔法律後果。

這些擔心,武漢乘客已經用實際行動給出了一份范式。因為無論是積極上前勸阻,還是勇敢攔腰抱住,並不需要多強大的力量,僅僅只需要勇敢地站出來。

而關於見義勇為過程中傷了人怎麼辦、現行的法律能不能有效保護見義勇為者,中國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阮齊林教授這樣告訴長安君——

一般來說,只要不超過合理限度,見義勇為的過程中傷了人屬於正當防衛,不構成違法且不承擔法律責任。

大陸從立法上鼓勵並保護民眾見義勇為。除了在刑法上對「防衛過當」的認定設置高門檻,並規定了「特殊防衛」,在特定危險情境下的防衛致使不法侵害人傷亡的情形不負刑事責任。同時監控設施的完善,也為司法實務判斷認定「見義勇為」的行為提供了有利保障。

或許,不是每個人都成為英雄,但在法律的支持下,在正義感的驅動下,我們每個人都能做的其實比我們想像中要多得多。

有人將重慶公車車墜江的悲劇歸咎為同車乘客的冷眼旁觀,並用「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來形容。真的是這樣嗎?我們的社會就是如此的冷漠嗎?

當然不是!武漢公車乘客用路見不平的一聲「怒吼」回擊了這種擔憂。有人說趨利避害是人性使然,但在即將發生的危險面前,總會有人站出來向不法行為說不!

雖然當前都市生活節奏快,民眾注意力更多地關注在自己身上,進而忽視周遭的事情, 但並不代表內心沒有幫助他人的意願。北京大學心理與認知科學學院謝曉非教授這樣告訴長安君——

見義勇為其實是一種本能,根據實驗研究表明,危機情境下,時間緊迫時,人更傾向於選擇救助別人而非獨自逃離。在千百萬年的進化過程中,人類靠著守望相助才能延續至今,這種品質得以保留,也是「性本善」的表現。

冰涼的江底,能吞噬生命,激起的水花,能讓人警醒,而每個人從心底生發的那份正氣,終能成為溫暖我們前行路上的風景。

要放大這種本能,需要進一步營造人人敢於見義勇為、勇於見義勇為的社會環境。不單要從小培養友愛互助的自覺意識,加強對見義勇為行為的獎勵和宣傳,更要從法律上做好示範引導,杜絕「以違反規則來獲益」的不良現象。真正把每一個社會細胞的力量集合在一起,共同孕育全社會的正氣。

有人說,正是武漢人「愛管閒事」的精神,讓城市更加安全。從另一方面說,「愛管閒事」意味著性格中的橫平豎直,也是對善與惡最樸素最直接的認知。

當對違法行為的「看不慣」、對求助者的「放不下」、對正在發生的不法侵害的「等不了」成為整個社會的共識和每個人由心而發的衝動,熱心與勇敢才不會成為這個社會的「稀缺產物」,才會成為擴散至整個社會的正向推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