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鯉歸於貧窮

我的微博主頁幾乎是全網最全抽獎錦鯉合集,每一條轉PO下面都有過萬元的獎品「只寵你一人」。老朋友紛紛問我是不是被盜號了,一位新粉絲專門留言,「特意從你這裡轉走,中了的話請你喝一杯奶茶。」

我心裡想著,等我中獎後,圍觀群眾來「吸歐氣」(形容沾喜氣)時,就會發現一個道理:努力就會成功!機會只給有準備的人!畢竟,全網錦鯉,我幾乎一條不落地轉PO了。

於是,我的日常就是一邊發現新錦鯉,趕緊轉PO;一邊看結果公示默默刪除,感嘆又做了一次分母。時不時,也能看到同學轉了一條魚,「轉PO錦鯉,提案求過」「今天是個重要的日子,日常迷信一下」。

雖然至今未中過一毛錢,我的情緒倒也沒什麼大的起伏。畢竟只是動動手指,也沒付出多大成本。只是成功塑造了一個價格敏感型消費者(窮鬼)的形象而已。

朋友發我一張圖:轉PO這個鮑德裡亞,意識到你們所轉PO的錦鯉都是消費符號。

鮑德裡亞曾提出著名的「消費社會」理論,說消費者不是對具體的物品功用價值有所需求,他們實際上是對商品所賦予的意義有所需求。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人們添置洗衣機等生活用品不僅是「當作工具來使用」而且被「當作舒適和優越等要素來體驗」並願意為後者掏錢。

也就是說消費活動與我們的真實需求無關,它是一種更為複雜的社會學系統,生產欲望,構建人設。當你轉PO了錦鯉,就像在東北泡了個澡,既融入了流行文化,也獲得一種心靈愉悅。

它還能帶來一種泡澡所不及的附加體驗——對生活多了份希望,萬一我中獎了呢,這老些琳瑯滿目的熱門商品統統歸我了。

互聯網上錦鯉的設置非常有意思,商家眾多但重合度很高,沒有諸如「瑪莎拉蒂5元代金券(限第二輛使用)」的雞肋玩意兒,多是一些搶手貨。比如新出的人氣款,大牌護膚品,奢侈品包袋珠寶等。

每一個單品拿出來,都營造出以女孩為主的消費者爭先追逐的熱潮。用上這款面膜,前男友看了要後悔;塗上這些口紅,你就是生活的女王。

耳邊又響起鮑德裡亞老爺子振聾發聵的聲音,也許我並不是想要讓嘴唇看上去更紅,我可能只是想要這支口紅帶來的氣場,以及使用這個品牌營造出的心裡舒適和虛幻階級感。畢竟,連碼農的格子襯衫都從幾年前的真維斯升級為巴寶莉了。

獎品揭曉日期雖五花八門,但最多的還是在11月11日,剁手節。一些網友在看完獎品名單後感慨,獎是一個沒中,反倒被禮品清單種了草。我也是在微博和淘寶之間反復切換。

廣告商定義了產品的調性,消費者趨之若鶩,走進一些人滿為患的性冷淡風店鋪,嘗試一些沒多驚艷的網紅食品。錦鯉的獎品就是欲望的合集,獲得它,你就是擁有品味和運氣的女孩。

目前,公認具有這一能力的姑娘是信小呆。有人說,她直播拆禮物都能成為網紅。人民群眾對於這個全網寵兒非常擁護,一夜之間成為百萬大V,評論裡一堆叫姐、叫媽、叫祖宗的,她在偶像微博下的留言都能被點讚捧上第一位。

上一個這樣的平民女神還是楊超越。窮苦出身,唱跳欠佳,卻能依靠粉絲投票在選秀中名列前茅。於是,被網友奉為「躺贏」的錦鯉,好運的象徵。

出了名的楊超越接到很多廣告代言,又滾入了消費符號的大潮。粉絲們樂意為同款埋單。

雖然知道有人織了一張消費的大網,但我還是禁不住撲騰撲騰想要當一只錦鯉。

楊傑 來源:中國青年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