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雁:沙俄時代的精英俱樂部

1717年共濟會第一個聯合組織「共濟會總會」在英國成立,英國當時強勢文化的擴散性,共濟會很快傳播到世界各地。很多名人都是共濟會的成員,比如歌德、李斯特、莫扎特、伏爾泰、華盛頓、富蘭克林等。由於它入會手續繁雜,有點像現在高檔的會所,對上流社會的人很有吸引力。俄國民間把共濟會稱為「老爺的教會」。

當年「鵝和烤架」大樓,英格蘭共濟會總會成立於此。

它是有入會門檻的,一般平頭百姓是進不來的。共濟會的圈子很狹小,它的身份認同是一個重要的入會條件。共濟會一方面是世界性的,在莫斯科等地的共濟會組織只屬於英國總會的分會,但同時它又是小眾、神秘而封閉的,其成員身份不會被外人所知。它的「會員制」操作方式,即便是貴族也不是想進就可以進得來的。由於它隱蔽的橫向聯繫性以及背後的資金支持,對進行密謀有掩護性和便捷性,很多私密性很強的近衛軍政變亦或上層商談都在共濟會場所進行。

18世紀的入會儀式

它的入會條件:第一,不得吸收無神論者入會,因為共濟會認為無神論者對文明基督社會構成威脅,是不適宜自由制度的,所以共濟會會員一定要相信宗教,遵守宗教道德。第二,它「不承認各種信仰之間的差異」,也就是說,至於信的是東正教還是基督教、或者猶太教,並沒有太多限制,當然伊斯蘭教不包括在內。第三,共濟會員必須具有貴族頭銜,加入「共濟會」的人必須是貴族,而且還是具有理想和道德約束能力的貴族,這樣做不但是要與所謂的「無知老百姓」區別開來,而且排斥純粹享樂式的「暴發戶」。

19世紀發給會員的證書

俄國共濟會最早始於葉卡捷琳娜二世開明專制時代,很快它的影響在俄國上層不斷擴大。雖然女皇本人對共濟會並沒有特殊的偏好,但是由於她喜歡伏爾泰,而伏爾泰本人是共濟會成員,因此共濟會在俄國貴族中很快得到傳播。由於共濟會的「西化」和「精英化」兩大特點都非常對自由化貴族的胃口,而它的基督教救贖情懷又迎合了這些貴族的理想主義追求,因此共濟會對貴族的思想異端起到了凝聚的作用。

很多俄國著名貴族都是共濟會會員,可以說,「處在伏爾泰思想和宗教之間的岔路口上」有精神追求的俄國貴族幾乎都是共濟會會員:俄國諷刺雜誌《雄蜂》、《空談家》、《錢袋》的創辦人諾維科夫(1744-1818)1775年加入共濟會;貴族反對派的主管人謝爾巴托夫(1733-1790)是共濟會成員;歷史學家卡拉姆辛(1766-1826)是共濟會會員;十二月黨人「南方協會」的創始人、憲法大綱《俄羅斯真理》的起草者佩斯捷里(1793-1825)也是共濟會會員;另一個著名的十二月黨人雷列耶夫(1975-1826)也是共濟會成員;俄國社會學的創始人之一柯瓦列夫斯基(1851-1916)教授是共濟會團體的主管人,類似的名字我們能夠開出一長串來。

伏爾泰

從共濟會中,傷感彷徨的貴族獲得了組織資源,很快共濟會的柏拉圖式的浪漫和神秘一下子就充斥了當時俄國貴族空虛的精神。他們認為在共濟會中能夠與西歐的同行同步感受到解決精神困惑的需求。在莫斯科大學貴族專修班中,這種需求像傳染病般的蔓延,這些人把共濟會團體稱為「內心的教會」。

其成員出版地下出版物,散發手抄本書籍,但最多的是進行翻譯工作。1782年莫斯科共濟會開辦了自己的「翻譯神學院」,1783年由諾維科夫在內14個共濟會員出資成立了「印刷業友好學術協會」,當時流行的西方神秘主義著作很快便被翻譯傳播,也使俄國的私人出版業快速發展,從1784-1791年的8年間,僅諾維科夫屬下的一個出版公司就出版了554種圖書。別爾嘉耶夫稱,共濟會「不是政權從上面硬塞給的」,它成為18世紀僅有的精神社會運動。

俄國宗教和政治哲學家別爾嘉耶夫

共濟會對18世紀的俄國知識群體來說起到了思想中轉站的作用。由於共濟會越來越多地「扮演著政府與教會反-對-派的作用」,「很多共濟會員都是有名的啟蒙思想家」。俄國貴族知識分子發展史「幾乎就是共濟會的歷史」,不了解共濟會就不可能真正懂得俄國知識分子,所以共濟會也被稱作是「俄國貴族知識分子的預備組織」,是孕育思想界成長的母體,為後來俄國的宗教哲學產生做了鋪墊。

除此之外,還有一類人員多是軍方行動派人士。據蘇聯史家涅奇金娜研究,十二月黨人早期的4個組織都是受共濟會的影響或者在共濟會的直接幫助下建立的。 1812年俄法戰爭結束以後,俄軍遠征到西歐,兩種社會制度的優劣對俄國軍人產生了巨大的心理衝擊,他們被一種全新的文化所吸引,「很多軍官加入了法國共濟會,這種行為的直接後果就是,軍官們吸收了冒險的政黨精神,他們自己也開始組織一些類似於法國共濟會的秘密社團」,「貴族利用共濟會團體為自己的政治目標服務」。

俄法戰爭

在亞歷山大一世執政後期,就多次查封關閉共濟會分會據點,理由是任其組織作大,將會對「國家造成危害」。1826年十二月黨人起義被鎮壓以後,尼古拉一世再次重申「禁止軍職人員和所有的貴族加入共濟會」。此後俄國的共濟會或者轉移到國外,或者轉入地下狀態活動。

十二月黨人起義

20初世紀共濟會的活動在俄再度復蘇,其成員從主張君主立憲到以推翻沙皇制度為目標的各種人都有。20世紀初俄國科學院院士柯瓦列夫斯基根據法國共濟會團體的授權,於1907年建立以「北極星」為名的共濟會團體,在1912年成立了共濟會的主管機構——最高會議。與18-19世紀的共濟會一個主要的區別是,20世紀俄國的共濟會一開始就具有明確的政治目標,即限制或推翻沙皇政權,建立資產階級民主制度,這時它已經在承擔著某些政黨的職能了。共濟會的組織者之一庫斯科娃證實說,成立共濟會的主要目的,就是在這種秘密形勢下為俄國的未來走向提供方案。

到1916年共濟會已吸收了約300名自由主義和民主派政黨的上層人物、高級軍官,王室成員。當時俄國自由主義的大多數主管人都是共濟會成員:比如立憲民主黨的馬克拉科夫、涅克拉索夫、盛加廖夫、庫庫什金、奧波連斯基,接近立憲民主黨的李沃夫,進步黨人的科諾瓦洛夫、耶夫列莫夫、以及接近該黨的捷列什科,十月黨人的古契科夫,立憲民主黨黨首米留科夫在1906年也被邀請入會。他說,通過對該組織的深入了解,有了它的存在,沙俄帝國最後幾年的歷史應該重寫。

因為共濟會政治黨派色彩不突出,參加共濟會的人政治光譜五花八門,既有自由思想家,也有反對世俗政權的人,甚至還有很多保皇黨人和沙皇身邊的人,所以它成為在政治上鬥得你死我活人物之間一個相互溝通的「世外桃源」,表面上的吃喝聯誼下,掩蓋著類跨黨派俱樂部、各個反對派政黨的「聯絡站」和「消息集散地」的作用。

政治上的不同派別在杜馬內外鬥爭中因政治差異性很難坐下來達成共識,但是由於共濟會的道德約束,反而為「建立各黨之間的聯繫,為共濟會的密謀提供了組織和人員上的條件」。共濟會一貫強調的個人修養,使不同黨派的人在這種面對面的交流中較容易形成一種「理性氛圍」,而少了劍拔弩張的「唯我正確」。

1916年共濟會最高會議的5人核心中,除了書記克倫斯基是社會革命黨成員外,其餘4人都是自由主義者。據孟什維克主管人齊赫澤後來回憶,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華沙陷落以後,共濟會的最高會議還討論了通過宮廷政變的方式迫使尼古拉二世退位,並著手進行準備輿論和資金準備。至此共濟會對俄國政治生活的影響達到頂點。

尼古拉二世

同年夏天在共濟會最高會議的安排下,參加共濟會的各政黨活動家都在自己所屬的黨派進行活動,迫使沙皇交權。共濟會曾多次密謀脅迫沙皇退位交權,古契柯夫(十月黨)還給大本營的阿列克謝耶夫將軍(共濟會成員)寫信,請他對尼古拉二世施壓,讓沙皇把權力交給民主派政黨。共濟會最高會議擬定的政府名單也通過沙皇的一個貼身秘書轉呈沙皇,其中提出由阿列克謝耶夫或李沃夫組閣,被提及的人士中有90%後來成為二月革命後的第一屆臨時政府的成員。

1916年10月由共濟會活動家、立憲民主黨人費奧多羅夫主持召開了共濟會自由主義反對派秘密會議。會議討論的議題就是在革命形勢逼近的情況下,在政局面臨失控的時候,要趕快發動軍事政變迫使尼古拉退位,否則導致民粹主義激憤事情就難辦了。

與會者大多數都讚同這一思想,認為「宮廷革命」是代價最小的拯救俄國的出路,而且這種方式在俄國是有傳承的。在這次會議上制定了明確的政變綱領。政變的目的是迫使尼古拉二世退位,讓權於其子阿列克謝,並由其弟米哈伊爾大公攝政,由李沃夫公爵組閣,但是當務之急是盡快頒布一部新憲法,從而使俄國和平走上君主立憲的道路。

這次會議以後,古契柯夫、涅克拉索夫、捷列申科一起擬定了政變的具體計劃。他們準備在彼得格勒和莫吉廖夫大本營之間攔截沙皇專列,將其扣留以後送往國外,甚至有人提出過「處死保羅」的方案,但是被大多數與會者否決。共濟會的其他成員也在分頭準備,後來由於阿列克謝耶夫的動搖,這一周密的計劃未能實施。

1916年11月初又在十月黨主管人、杜馬主席羅將科的家里再次密謀政變,參加會議的有共濟會軍事支部成員克雷莫夫將軍。他在會上表示,如果舉事開始,軍隊將予以支持,此後密謀者著手招募鐵路警衛隊的軍官,準備讓他們執行攔截沙皇專列的行動,如遇抵抗可以採取武裝行動,整個行動授權克雷莫夫將軍指揮,最後因為德軍意想不到打入芬蘭灣,計劃再度擱淺。

共濟會及其聯繫的各種反對派群體的活動對於沙俄專制政體的瓦解和最終垮台都起了一定作用。坊間傳說的所謂沙皇俄國為「共濟會的陰謀」所葬送的說法雖然誇大得離譜,但並非全都是無稽之談。十月革命後,作為貴族反對黨人俱樂部的共濟會成了覆巢之卵。仍然活著的共濟會員大部分都流亡到了海外,這些「白頭宮女們」唏噓,如若當初行動果斷一些、決心再大一些,俄國的歷史進程可能就會截然不同。

共濟會是一個矛盾體,一方面在神秘主義的掩蓋下模糊不清地表達了他們反抗體制的願望,但同時它的眼睛是只向上的,從來沒有向下掠過下層民眾的頭頂。他們把變革的希望寄托在近衛軍官的宮廷政變和影響沙皇身邊人的政治取向上,因此在沙皇彼得三世、葉卡捷琳娜二世、保羅一世、亞歷山大一世、亞歷山大二世、尼古拉二世身邊都有共濟會人員活動的身影。

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平台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