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大叔免費為學生及村民擺渡23年,妻子患癌獲逾萬元捐款

從與父親一同擺渡,到父親故去獨自支撐,聶萬順在重慶彭水縣鬱山鎮米場壩村朱砂河渡口,免費為上下學的學生和村民擺渡了23年。

「沒想到他們還能記得我以前微薄的幫助,我覺得很感動。」10月17日,48歲的聶萬順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妻子2018年7月被查出肺癌早期後,他陸續收到從前船客和其他村民15000元捐款。盡管6年前他已經停止擺渡,但從前的船客還沒有忘記他。

聶萬順曾經的船客郭先生給其妻子捐助了200元。他表示,聶萬順為人實在,平時話不多,因為家住朱砂河附近,聶萬順經常免費載人過河,「他現在生活很難,希望能幫到他一點」。

「從我記事起,家裡就有一條船,每天早晨五六點鐘的時候,我爸都會等在渡口,載學生過河上學,下午放學時也去渡口等著。」聶萬順女兒聶明芬介紹,朱砂河漲水時,村民無法渡河,與家人商量後,聶萬順自費造了一艘小船,免費護送學生和村民過河。

聶明芬說:「家裡人都很支持我父親免費擺渡,小時候看到他這樣,我就想我將來也要樂於助人。」

【對話】

澎湃新聞:為何會想到免費擺渡的?

聶萬順:我家屋子前就是朱砂河,漲水或者冬天水太冷時學生和村民就沒辦法趟水過河,只能坐船。開始是鄉政府請人擺渡,後來擺渡的人去世了,船也在1982年被大水沖走,就沒人擺渡了。

後來我們村裡有村民在過河時被水沖走淹死了,我想沒人擺渡太危險,就和家裡人商量,自己掏錢造了個小船來載村裡人過河。有時候會有鄰村人或者外地人路過,只要他們需要,我也會載他們過河。

澎湃新聞:有想過擺渡收費嗎?

聶萬順:渡河的大部分都是村裡人,大家住在一起,都是互相幫助,而且大家經濟都不寬裕,沒想過收他們的錢。

澎湃新聞:學生坐船時會向你表示感謝嗎?

聶萬順:年紀稍大點的學生會說對我「謝謝」,聽到以後就覺得這是我力所能及的事兒,沒什麼需要特別感謝的。我現在和以前載過的學生遇到,他們就把我當做客人一樣對待,對我特別照顧。

澎湃新聞:後來為什麼不再擺渡呢?

聶萬順:我擺渡堅持了23年,起初十年,是我父親和我一起,後來父親去世,就靠我了。後來,村裡人都去外面賺錢,但是我想如果我也進城,就沒人管這些學生了,所以一直堅持著。直到6年前,交通方便了很多,很多人也有車了,學生們也都慢慢到城裡讀書,不再需要人擺渡,我就進城打工了。

澎湃新聞:妻子患病,有什麼人伸出援手嗎?

聶萬順:今年7月份,我妻子在黔江中心醫院檢查出肺癌早期,當時就想不管花多少錢都要醫。現在她做完化療剛出院,不管身體還是心情都比以往要好得多。

我家裡經濟不寬裕,現在花了6萬多,醫院說大概還要20萬。我們借了3萬多,村裡人給我捐了15000多,其中很多都是我以前的船客,他們現在經濟條件好了許多,知道我妻子生病,有的給我捐了幾百塊錢,說相當是以往的船錢了。

澎湃新聞:收到捐款時你什麼心情?

聶萬順:沒想到他們還能記得我以前微薄的幫助。現在家裡有難處,以前的船客都來幫助我,覺得很感動,很感謝他們的關心和照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