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傷童案背後的真相:當瘋子揮舞屠刀的時候,我們拿什麼保護孩子?

文 | 盧悅

痛,痛,痛……

今天有很多朋友讓我評價,重慶魚洞幼兒園小朋友被砍的事件。

我第一個反應就是這三個字。

首先我想說的是,大家千萬別看視頻,我不幸看了。

幾個臉部血肉模糊的小孩子連哭都忘,木呆呆地站在當地,沒法想像他們會遭遇什麼。

鮮血、劇痛,瘋狂呼喊的大人們、緊張的警察、混亂的現場,鮮血漫過他們的眼睛,他們的世界從此和過去一分為二。

作為心理工作者,我太知道,創傷如何影響一個人的一生,乃至成為終生的命運。

一個瘋狂女人的失控,改變了一群孩子的人生。

從此,他們就會成為社會邊緣人群。

當他們長大才能明白,自己曾被剝奪了什麼。

走在大街上,他們將永遠面對驚恐的眼神,看怪物一樣的好奇的眼神或者可憐的眼神;

在學校,在工作單位,他們將付出更大的努力和他人成為朋友——如何才能不會成為人群中的異類?

而在情感中呢?

他們該如何面對面目猙獰的鏡中的自己?又該如何贏得那些他們所愛的人的心?

毫無疑問,他們的人生要比那些未被砍的孩子們艱難很多很多。

但其實,我覺得更艱難的,是那些被砍孩子的家長們。

因為他們是受害者,但同時又必須成為治愈者。

說實在的,所有家長寧肯自己毀容,也不會讓孩子有一絲傷害,但恰恰是這刀砍在他們最最脆弱的地方。

哪個家長不望子成龍,哪個家長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完美無瑕,但他們該如何面對一個面目全非的孩子?

他們又該如何面對孩子即將開始的艱難人生?

內疚感,對孩子未來的焦慮感,不願意接受現實的傷心……

這些,他們如何處理?

而最可怕的是,一旦他們處理不好,最大的受害者是孩子。

幼兒園傷害事件反復發生,究竟是為什麼?

比起保護孩子,更重要的是怎麼治愈家長

所以這就是我要說的重點:

被那個瘋子砍其實不是孩子最大的傷害,更不是日後他有可能成為社會的異類,被同學、被其他人霸凌。

最大的傷害是孩子的二次傷害,而這些「二次傷害」來自他們最依賴的人,最親密的人——家長們。

如果家長們無法消化自己的痛苦,他們就會把這些痛苦繼續傳遞給孩子。

有如下幾種二次傷害:

1.過度羞辱化:一個被猥褻的小女孩,在看到媽媽癱倒在地,爸爸拿頭撞牆後,從此認為她已經喪失了做人的身份。

2.過度恐懼化:一個臉上有胎記的孩子,印象最深刻的是,媽媽憂慮地看著他說:你以後怎麼辦啊?有誰會要你?

3.過度傷心化:孩子遭遇車禍,從此殘疾,他長大後最大的記憶就是天天看著媽媽的臉色,只要媽媽臉色陰沉,他立刻就會給媽媽講笑話——他成為媽媽的心理咨詢師。

4.過度隔離化:一個從小有殘疾的孩子,知道家里有一個禁忌,就是絕對不能提她的腿,即使她有一次腿痛難忍,也沒有和任何人說,她最大的痛苦是,晚上一個人在被窩里默默流淚的時刻。

5.過度歸責化:這是最可怕的,很多夫妻因為孩子的殘疾,從此家庭不和,婚姻破裂;要麼為了孩子勉強湊合,要麼把孩子當出氣筒,有的爸媽甚至說:如果不是因為你殘疾,我早就離婚了。

6.過度虛偽化:有人跟我說,他到現在都很討厭回家,不是因為他長了一臉暗瘡,而是因為他受不了他的父母總是跟他說各種雞湯話,甚至還總是說,我家兒子最帥,有一次,他大哭:我知道,你們其實最討厭我!

……

我還可以總結出上萬條。

但總而言之,其實所有的這些錯誤對待,都是因為一個原因。

父母們沒有療愈好自己的創傷,不能接受孩子的現狀,他們消化不了自己的痛苦,就無法幫助孩子面對這個世界。

當孩子遭遇創傷,我們最該做的是什麼?

那麼我們該怎麼做呢?

第一:最好第一時間尋求心理咨詢,消化巨大的心理刺激,得到最重要的理解。

第二:為孩子的心理創傷的療愈,制定方案。

這個方案就是講故事。

要給孩子解釋:

1)到底發生了什麼?

2)被毀容後,別人對我的態度發生變化了,我該怎麼辦?

3)我該如何接受我自己容貌的改變?

4)我該如何融入群體?

這是父母在自己的情緒能得到紓解以後要馬上去想的。很多人會說,那麼具體可以和孩子說什麼呢?

《奇跡男孩》:

值得所有中國父母好好學習的親子對話模板

我想起了去年一部電影《奇跡男孩》。

奧吉是一個10歲的男孩,除了頭戴一個巨大的太空頭盔外,他和其他的同年齡孩子別無二致。

頭盔下隱藏了奧吉因為各種手術而傷痕累累的臉龐,它不僅完美的隱藏起了奧吉脆弱自卑的內心,也成功的防止了奧吉的模樣嚇到別的孩子。

奧吉沒有上過學,他的所有文化知識都是母親伊莎貝爾(裘莉婭·羅伯茨Julia Roberts飾)在家教授給他的。然而,伊莎貝爾漸漸感覺到,家庭課堂無法滿足奧吉的成長需要,除了學習知識,奧吉還必須學會的,是如何同除了家人以外的人交流。在憂慮重重之中,伊莎貝爾將奧吉送入了一間公立學校里,在那里,奧吉面臨的是他人生中必須要戰勝的挑戰。

但其實,這不僅是奧吉的挑戰,更是他的媽媽的伊莎貝拉的挑戰。

當她做出讓兒子走出家門,走向社會的時候,就知道,他們的家庭要迎接一場暴風驟雨。

盡管丈夫反對,兒子害怕,她依然堅定地做出決策。

這需要非常大的內心的堅定,不被困難所壓倒,去面對未知,去解決,而非逃避。

這是家長要教會孩子的第一課:

無論發生什麼,我們都可以去面對。

果然,兒子的校園生活,充滿艱辛。

當他在學校受盡屈辱,回家哭泣的時候,伊莎貝拉和孩子的對談,可以成為所有媽媽和孩子溝通的模板:

1.確定規則和邊界,不因為孩子的殘疾而給孩子「受害者的特權」:因為發脾氣而離開飯桌是不禮貌的。

2.共情孩子心中的痛苦,讓奧吉可以傾吐內心的苦悶。

3.她堅定地說她相信孩子是最美的,因為她是他媽媽,他好看不好看,她說了算。這種無條件的接納,是孩子自信的根基。

4.她給了孩子人生最重要的信念:心決定我們去哪里,臉標記了我們去過的地方。

最後,她用輕鬆詼諧的玩笑,結束了整個談話。

這就是一個完美療愈者的模板:樹立規則→給予共情→表達立場→輸出三觀→展示心胸。

奧吉從創傷中走出來,就是因為媽媽能幫他消化他無法消化的痛苦,而非加劇他的痛苦。

這是媽媽教會孩子面對創傷的第二課:只要有愛,就沒有傷害。

奧吉的爸爸呢?看上去似乎是個配角,但其實,在媽媽扮演一個家庭的主導者的時候,他扮演的是孩子的玩伴角色,成為妻子的「補鍋俠」,他甚至會和兒子「聯合」起來,說媽媽好可怕,在所有媽媽無法照顧到的地方,他都在場。一個扮黑臉,一個扮白臉;一個展示力量,一個展現生活的樂趣。

這是爸爸教會孩子面對創傷的第三課:生命中除了傷痛,還有太多太多的歡樂。

幾乎片中所有的父母和孩子的對話,都是最好的和孩子溝通的模板。

比起嚴肅的說教,這部電影其實可以教會我們這些為人父母的很多!

最重要的是,我們要給孩子樹立一種「幸存者」的世界觀:無論發生什麼,我們都可以面對;無論命運給了我們什麼,我們都要想辦法找到歡樂和幸福。

只要給了孩子這樣的愛,這個世界就不會有什麼可怕的傷害。

我知道,我的這些建議,因為篇幅,沒法細說,我會在接下來幾天內,把建議部分再細化。

最後,我希望政府或者相關機構能組織一下家長的心理援助,最好能立法組織危機干預系統,心理援助是重中之重,而且不是臨時性的,而是長效機制,因為傷童的家庭需要長期支持!!!

求轉PO!

——心有助,不孤獨——

ps:也希望更多的人加入我們情感咨詢師的團隊,助人者先自助,我們特別需要你們的加入。

現在微信改版了

好多人跟心悅君說

找不到心之助了

其實只要把心之助置頂就可以了

只需要5秒鐘

心悅君教你置頂心之助哦

-作者-

盧悅,心之助女性心理平台聯合創始人,情感咨詢專家,作家。人生總有一段夜路要走,我就是黑暗中握住你的那雙手。著有《愛到絕處便逢生》、《愛情有毒》等作品。微信公號id:xinzhizhunvxing。歡迎關注!

沒看夠的這里一定有你愛的

  • 《吐槽大會》神預言:張雨綺離婚、李小璐出軌根本不是偶然!

  • 我覺得馮紹峰配不上趙麗穎

  • 丈夫騙保假死,妻子攜兩子殉情 : 命很珍貴,人渣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