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駕致小學生十級傷殘,保險公司拒賠,順德法院這麼判

  案發:酒駕發生車禍致對方十級傷殘

2017年2月26日凌晨,順德某中學初三學生小顧正騎著自行車趕往回家的路,被身後行駛過來的車輛撞倒在地。

接報後,民警到達現場並對肇事司機做酒駕血樣檢測。當時開車的司機陳某早已意識不清。經檢測,陳某的血液檢出乙醇成份含量為157.9mg/ml,遠超醉駕標準。

交警部門認定該交通事故發生的直接原因是陳某醉酒後駕駛機動車,因觀察、判斷或者操作不當導致危險情況的出現,其承擔事故的全部責任。

小顧立即被送往醫院治療,經診斷其為急性閉合性中型顱腦損傷,並兼有鎖骨多處骨折、四肢皮膚擦傷等多處傷勢。經鑒定,符合人體損傷十級傷殘。

爭議:酒駕引起的車禍誰該承擔賠償責任?

在小顧住院期間,陳某支付了小顧的醫療費共計2萬餘元。但事故發生後,雙方未就賠償達成一致協議。為了討個說法,小顧把陳某、涉案車輛所有人阿斌及其車輛投保的保險公司告上了法庭,要求賠償損失14萬餘元。

對此,陳某表示,涉案車輛已經購買了交強險和商業第三者責任險,所以小顧的損失應由保險公司予以賠償。

保險公司答辯稱,涉案車輛向公司投保了交強險和賠償限額為100萬元的商業第三者責任險。由於阿陳系醉酒後發生交通事故,根據相關法律法規的規定,保險公司僅在交強險各分項賠償限額內承擔墊付責任,對於已墊付的款項享有追償的權利。同時,依據商業三者險保險合同的約定,保險公司在商業險範圍內不承擔賠償責任。

而車輛所有人阿斌則表示自己並非侵權人,且對阿陳在事故發生前的狀態並不清楚,故該事故與自己無關,不應承擔侵權責任。

判決:保險公司依交強險作出賠償

經法院核實,小顧在事故中的損失共計12.6萬餘元。

順德法院經審理後認為,根據相關法律,同時投保機動車交強險和商業三者險的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損害,先由承保交強險的保險公司在責任限額範圍內予以賠償,不足部分由承保商業三者險的保險公司根據保險合同予以賠償,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權責任法的相關規定由侵權人予以賠償。

本案中,肇事車輛向保險公司投保了交強險,應由保險公司在交強險醫療賠償限額範圍內向原告支付6千餘元(包括醫療費、營養費、住院夥食補助費),在傷殘賠償限額範圍內向原告支付包括精神損害賠償金在內的損失共計11萬元。

肇事車輛雖投保了商業第三者責任險,但由於阿陳是醉酒後駕駛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故保險公司主張在商業險範圍內免除賠償責任符合合同約定和法律規定,法院予以支持。經交警認定,阿陳對事故的發生負全部責任,對於交強險賠付超出的9千餘元損失,應由陳某予以賠償。陳某墊付的醫療費部分由其另行與保險公司進行結算。

此外,由於沒有證據證明車輛所有人阿斌對本案事故存在過錯,故阿斌不應承擔賠償責任。

據此,順德法院作出判決,保險公司依交強險向小顧支付賠償款11.6萬餘元。陳某向小顧支付賠償款9千餘元。

此外,陳某因醉酒後駕駛機動車並發生重大交通事故,已構成交通肇事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七個月。

順德法院相關負責人表示,基於受害人生命健康權益維護的緊迫性和必要性,即使在駕駛人存在嚴重過錯的情況下,交強險保險人仍要對受害人進行賠償,而財產損失的賠償顯然沒有這樣迫切。交強險的保障水平與國家的經濟社會發展水平密切相關,將駕駛人嚴重過錯情況下的交強險賠償限定在人身損害範圍內,較為符合目前大陸經濟社會的實際狀況和需求。

采寫:南都記者岑龍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