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隊文職故事:一個人主辦的「軍營電視台」

許振梅到醫院工作後,雖然組織過很多場文藝演出,但策劃教育情景詩朗誦還是第一次。既要喜聞樂見受歡迎,又要身臨其境觸動心靈,加上醫護人員都沒經過正規訓練,為保證演出效果,她白天逐字逐句不厭其煩地指導演員朗誦訓練,到了晚上又把自己關進編輯機房做片頭,為每個朗誦曲目挑選背景音樂、製作背景視頻,很多時候都忙到後半夜。

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近一個月的奮戰,分為上、下兩個篇章的大型情景詩朗誦排練成型。演出這天,她不僅統籌演出兼任主持,還在朗誦《秋瑾》時特意給自己安排了一個角色。演出現場,許振梅扮演的秋瑾拖著沉重的鐐銬登台亮相時,盡管身後對著冰冷的槍口,但她依然用堅定的目光註視著東方的晨星,台詞既出,現場頓時掌聲如潮。

路雖遠,行則可至;事雖難,做則可成。許振梅在中國傳媒大學主修播音主持專業,畢業後在一家地方廣播電台工作4年,一個偶然的機會聽說該院要成立軍營電視台,正在面向社會公開招聘一名具備獨立采、編、播的人才,從小向往軍營的許振梅立即投寄應聘簡歷,並憑借過硬的專業素質在眾多應試者中脫穎而出,成為該院首位電視人。

部隊醫院的電視新聞專業屬性很強,僅憑播音主持的功底做不好軍事新聞。許振梅是個十分執著的人,每當工作碰壁時,她就一邊給自己鼓勁兒,一邊像新兵一樣學習研究衛勤保障、戰場救護、醫德醫風、軍營文化等相關知識。為了體驗戰場救護,她在拍攝、採訪的同時,還不失時機地進行訓練體驗。本來體質就弱的她,由於在訓練時自我保護意識不足,身上經常磨得青一塊紫一塊。有時候為了拍攝緊急出動,她扛著錄影機邊跑邊錄,一趟拍攝下來早已筋疲力盡,但為了全院能在第一時間看到新聞,她依然堅持連夜加班加點撰寫新聞稿、配音和編輯製作。有一次,許振梅竟然困得趴在錄音台上睡著了,第二天早上政治處開交班會時,她才被同事叫起來。

一分耕耘,一分收獲。許振梅一個人主辦軍營電視台,新聞節目做了一期又一期,專題片、紀錄片、故事片、訪談節目、軍營文化類節目也相繼展開,這些節目從不同角度報導了醫院為兵服務、為民服務和為老幹部服務的真實情況,充分展現了醫護人員高尚的醫德醫風和良好的精神風貌,為推動醫院品牌建設貢獻了力量。同時,電視台通過真實生動記錄基層科室和體系部隊的情況,充分反映了他們的實際需求,為醫院和科室主管開展工作提供了科學依據,進一步增強了醫院為部隊服務的針對性、主動性。

這些年,許振梅採訪了許多軍人、醫生、護士、患者……那一個個曾經被搬上螢幕的故事,或逐漸被人們淡忘,或被永久記住;那一個個有著感人故事的面容,看似模糊,卻又那麼清晰。醫院日新月異的變化,無不在她的節目裡留下了濃墨重彩的記錄。

2013年11月,一位一生靠拾荒為生的71歲肝癌晚期患者想要在自己身故後捐獻器官。了解到他的故事後,許振梅拍攝播出了時長7分鐘的專題報導《一位癌症晚期患者的最後願望》,在醫院上下引起強烈反響。2015年9月19日,許振梅用電視鏡頭記錄了一次特殊的聚會。參加聚會的都是曾經在該醫院工作和生活過的老兵,年齡最大的87歲,最小的52歲,身處祖國的大江南北,彼此之間已經三四十年沒聯繫了,見面後需要靠胸前的姓名牌才能記起並認出對方。許振梅為此製作了《追思建院艱辛 見證強軍夢想——聽醫院老兵講強軍故事》系列專題,運用老兵親歷的故事,教育引導官兵通過了解建院征程的不易,始終保持昂揚向上的精神狀態。節目播出後,受到普遍好評。

一名文職人員的能量到底有多大?記者了解到,自許振梅應聘到醫院工作以來,她跟隨醫療隊上高山、下海島、赴邊防、進哨所,既寫軍人的剛毅果敢、擔當奉獻,也報導醫護人員的辛苦勞累、委屈心酸。冬季野營拉練的隊伍裡有她肩扛錄影機的身影,為民義診的小鄉村裡也有她採訪的腳步。她一個人錄像、一個人採訪、一個人編寫腳本、一個人配音、一個人後期製作,不僅在醫院電視台常態化開辦了《軍營生活》《牢記使命爭一流》《為兵服務顯真情》《黨建視窗》等欄目,每年還為退伍老兵拍攝製作《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老兵退伍季》《軍營又響駝鈴聲》等臨時節目,多次被醫院評為「先進工作者」,並榮立個人三等功。

汪學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