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微工廠很神奇,既能「扶貧」還能「防貧」

拉起了院牆,安上了紅色的大街門,院裡鋪上了大方石便道磚,喜慶的大花布吊頂搭上潔白的牆壁,衣櫥、床等生活用品一應俱全……魏縣沙口集鄉劉屯村建檔立卡貧困戶王張鳳的家裡裡外外煥然一新。

而以前,王張鳳的家卻是另外一番景象。沒有院牆,院裡坑坑窪窪,站在屋裡能看到透過屋頂穿射進來的光亮,牆面更是臟得沒法看,家裡沒有一樣像樣的家具;一遇雨天,屋裡漏雨,屋外泥濘不堪、難以下腳;本身殘疾,孫子、孫女上小學,兒媳離家出走,兒子牛社平患上慢性病,變得一蹶不振……

魏縣縣委書記盧健在一次走訪調研中得知了王張鳳家的情況,拿出一個月的薪水,由鄉村幹部修整了王張鳳的家。

2017年11月,鄉村幹部利用王張鳳家後面的空地建起溫室大棚,由魏縣綠珍食用菌公司免費提供杏鮑菇種植材料,並安排技術人員定期指導,還包辦銷路。

縣鄉村三級幹部的一言一行深深打動著牛社平。「母親那麼大的歲數了,不能再讓她操心了,我要靠自己的雙手勤勞致富,讓母親安享天倫之樂。」牛社平說。

四個月的時間,牛社平的溫室大棚收入9352元。搞完了杏鮑菇,牛社平一刻也捨不得閒,到外地幹起了建築隊的活兒,每個月2000多元的薪水。

「馬上到種杏鮑菇的季節了,俺下個月就回家接著弄,賺錢穩當,還能照顧俺娘和孩子。」脫貧後的牛社平說,「攢個錢,來年托人給俺說個媳婦,這好日子還等著咱呢!」

「精準扶貧不能只是簡簡單單地給錢給物,要同扶志和扶智相結合,既要改變群眾生活困境,又要激發群眾自我發展、自我脫貧的內生動力。」盧健說,「全面小康就是要做到小康路上不讓一人掉隊。」

「要讓群眾脫得出、穩得住、能致富」

在魏縣大馬村鄉二馬村,在駐村工作隊和縣鄉村幫助下,女青年高瑞娟擴大雙肩包和學生書包來料加工,將村文化廣場東側的飯館改建成450平方米的「扶貧微工廠」,加工設備從11台增加到60多台,工人從4人增加到78人,其中建檔立卡「半勞力」43人,工人月均收入2000元左右。

「感謝黨的扶貧好政策,自家廠子發展起來了,群眾收入也增加了。」高瑞娟說。

去年,魏縣為破解外出務工經濟能人返鄉創業難和居家留守「半勞力」就業增收難,因勢利導,出台政策激勵在外務工經濟能人返鄉創業,在全國率先創辦「扶貧微工廠」,為貧困群眾搭建就業脫貧「大舞台」。目前,該縣發展「扶貧微工廠」252家,帶動貧困人口就業6160人,帶貧率52.2%,貧困勞力年均增收1.8萬元。

2018年9月3日,上海,中國浦東幹部學院。魏縣縣委書記盧健就魏縣精準防貧工作機制的建立,與110名來自全國的貧困縣(市、區、旗)黨政幹部進行交流。

自2017年下半年開始,魏縣積極探索「未貧先防」機制,通過創立全國第一份「精準防貧保險」,重點對「非高標準脫貧戶」(收入不穩定的脫貧戶)和「非貧低收入戶」(不在建檔立卡範圍內的農村低收入戶)進行動態監測,在這些人可能因病、因學、因災瀕臨返貧之前,準確「預警」,先期救助,及時將他們從貧困邊緣拉回來。這套切實可行的機制,從源頭上築起了貧困發生的「截流閘」和「攔水壩」。

魏縣縣長樊中青表示,打贏脫貧攻堅戰,要把握精準要義,堅持扶貧、防貧「雙管齊下」,讓群眾脫得出、穩得住、能致富。

「俺也成了‘上班族’」

在魏縣德政鎮前小寨村「扶貧微工廠」內,31歲的貧困戶王秀娟手持微型焊槍,熟練地在路燈光伏板上焊接焊帶。從日子緊巴的貧困戶到月收入近3000元,「扶貧微工廠」改變了王秀娟的生活狀態。

「照顧老人和兩個孩子,離不開家又找不到脫貧門路,現在俺也成了‘上班族’,感覺生活也有尊嚴了。」說起如今的生活,31歲的王秀娟笑了。像她一樣,前小寨村有20多個貧困留守婦女在家門口上班掙薪水。

今年60歲的魏縣東代固鎮東代固村高連所,與王秀娟的情況有所不同。

2017年8月,高連所因患肺癌在邯鄲市第一醫院住院,看病花銷18.8萬元,刨除農合、大病醫療等報銷仍要自付7萬多元,讓這個剛脫貧不久的家庭陷入危機。

按照防貧機制設置,該縣人社局通過縣醫保系統監測,發現其自付超過防貧預警線,將其列為防貧重點,上報防貧辦,防貧辦委托太平洋保險公司魏縣分公司上門核查。隨後,保險公司將53700元的防貧保險金送到家裡。

「多虧了縣裡的防貧保險,要不是這,俺這一家人該咋過!」談到當時的情況,高連所依然激動萬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