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評:金庸已逝 江湖未遠

中新社北京10月31日電 (記者 高凱)洶湧而至的集體悼念,突破以往的密集刷屏,10月30日,94歲的金庸離世,盡管年事已高,盡管曾經有過誤傳,但當這一次稱不上突然的告別真的變成現實,依然是一片地動山搖。

無需更多證明,「凡是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讀者」,而此番告別體現出的更真實的現實是,金庸筆下的「江湖」,早已融入華人的血液。

「如果說在庸碌的生活中尚能保持著一點精神潔癖,一點審美情操,一定是因為少年時代讀過(金庸)的那些句子,那個江湖」「像我們這樣於海外的華人,金庸給的滋養和幸福如此巨大,對於中國大陸的想像,漠北江南、華山之巔,很多都源於金庸小說,更核心的是在其中感受到了中華文化的禮義仁信與文質彬彬」?金庸辭世後,一些海外華人紛紛懷念起金庸在他們的青春裡留下的烙印。

10月30日,筆名金庸的著名武俠小說作傢查良鏞,因病醫治無效在養和醫院病逝,享年94歲。出生在浙江海寧的查良鏞,1948年移居香港,1950年代起創作《射雕英雄傳》、《神鵰俠侶》等多部經典武俠小說。圖為查良鏞先生接受中新社記者採訪的資料圖片。中新社記者 洪少葵 攝
10月30日,筆名金庸的著名武俠小說作家查良鏞,因病醫治無效在養和醫院病逝,享年94歲。出生在浙江海寧的查良鏞,1948年移居香港,1950年代起創作《射雕英雄傳》、《神鵰俠侶》等多部經典武俠小說。圖為查良鏞先生接受中新社記者採訪的資料圖片。中新社記者 洪少葵 攝

而曾經對金庸作品是否堪登文學聖殿甚囂塵上的爭論,如今看來似乎已無關緊要。比起於文學史上為通俗小說正名,金庸更偉大的成就自然更在於為華人創造的那個永恒的叫做江湖的精神家園。

有人說,盡管也讀過《飄》,看過《魔戒》,但只有金庸的「江湖」是真的放在心的深處,是可以隨時踏入重溫的。這種感受或許可以理解為華人血液中自然存在的文化認同,或許也正是金庸作品影響如此巨大的深層原因之一。

金庸作品中豐富細致的中國傳統文化元素與韻味,與中國歷史間亦真亦幻的種種勾連,令華人讀者幾乎不需要越過任何障礙便可與主角共情同心。

劇作家史航說,「沒有金庸,我們當然也會成長,只是,成長中的幻滅與空空落落,就沒有機會與書裡的人物印證,有機會印證,就可能有書裡的人物作伴,沒機會,就孤單得久一點,空空落落。」

這一次的作別,對於很多人而言,或許並非一次外化的情感行為,而更像是一次對自己內心某一部分的重新審視,對自己某段精神成長歷程的一次回望。

作家韓松落認為,「他(金庸)完整地呈現了一個中國人的成長經驗。」在「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之後,還多出一步——「見明滅」。

金庸的創作史,甚至可以看作一部20世紀華人文化思想史,他試圖講述中國歷史的脈絡,從中解釋中國傳統的核心精神,追問華人民族文化的認同。

他將這一切統統寫入江湖,在眾多江湖兒女的命運與情感中,交與讀者去體會、汲取,在這種沉浸中,所謂是非、所謂成敗、所謂愛情、所謂堅持,內裡皆是中華文化的心性。

台灣劇作家賴聲川直言,「金庸教會我們,中國人該如何說故事。」在金庸作品中找到的歸屬感令人們不知疲倦地想像他的江湖。

因為如此,金庸的系列作品被改編、演繹多年,早已成為一系列影視、音樂作品的重要核心。其中的人物形像更是常演常新,隨著時代的推進,不斷被人們附著更符合當下的審美元素。

曾幾何時,「你最喜歡的金庸作品中的男(女)主角是誰」,成為華人世界開啟進一步話題的切口問題,而作答之人每每熟慮相回,正因深知從三觀、到個性、到審美取向,這個看似簡單的選擇題對表達個人內心含義重大。

60餘年前金庸開始創造的江湖,早已是華人心中的「另一個世界」,許多現實中看似不易達成的溝通與了解,在大家都熟識的金庸宇宙體系中竟能輕易尋得價值標準,不能不說是一個偉績。

而今,金庸的離去或許意味著某種結束,然而隨之而來潮水般的大規模集體懷念也揭示了某種永續,此一作別中,人們分明感受到血液中某些東西的存在,正是這種存在,讓金庸創造的江湖,不會因了他的離開而遠去。(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