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扶貧,重在發揮企業家精神

日前我陪同平安銀行行長胡躍飛和深圳兆恒水電董事長徐國勝到中緬邊境一個叫松坡村的小山村考察,這個村坐落在雲南盈江縣的崇山峻嶺之間,村民以傣族和景頗族等少數民族為主。一個兩千多人的行政村,占地面積居然有七十多平方公里,村寨散落在高坡深谷,海拔落差超過1500米。這裡土地肥沃,一年四季鬱鬱蔥蔥,是自然資源豐富的寶地,當地人稱「掃帚插在地上能開出花來,拖把掛在牆上能長出蘑菇。」

這樣一個「地大物博」的村子是盈江這個國家級貧困縣的一個典型貧困村,我們走訪了幾家農戶,真可謂家徒四壁,種幾畝甘蔗、玉米,一年收入只有幾千塊錢。這裡的村民淳樸善良,見到我們這些遠道而來的客人,不容分說,就到地裡掰幾個玉米來招待我們。

過去人們常說「靠山吃山」,現在提倡「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此番銀行家、企業家和當地幹部、村民圍坐一起,討論的話題正是如何喚醒沉睡的自然資源,特別是盈江縣最為豐富的水力資源,將當地的資源優勢轉化為發展優勢。

我們這次調研的是平安銀行在當地的「村官工程」金融扶貧試點項目。深圳兆恒水電公司幾年前看到這裡水電資源豐富,考慮在這裡建水電站,而水電站建設是一個前期資金投入大、回收期長的項目,由於缺少資金,項目遲遲沒法推進。平安銀行將該項目列為「村官工程」產業扶貧的試點,提供優惠利率的扶貧貸款,支持水電站盡快建成投產,村民們拿到水電站征地補償,並出工出力參加水電站建設、經營,獲得穩定收入。此外,電站與村集體簽訂幫扶協議,每年拿出相當於貸款餘額一定比例的資金幫助村集體發展產業和幫扶貧困戶。

松坡村盛產的核桃和草果,都是市場上很受歡迎的產品,可是鮮核桃和草果都不好保存,鮮果摘下來就算價格很低,也只能賤賣。今年核桃賣六、七毛一斤,草果三四塊錢;而去年核桃賣到兩塊五一斤,草果十塊錢。村民因為沒有條件烘幹鮮果,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商販壓價收購,把錢賺走。家裡只種了核桃的村民,今年全家的收入就只有去年的兩成多,一下子全家返貧。而且因為眼下農產品不好賣,農民就沒有積極性擴大種植、維護產品品質,沒有產量和品質,村民的收入就更少了,這就形成了惡性循環。

徐國勝和胡躍飛與村民商量,爭取為村裡辦個烘幹車間,村裡的農產品采摘下來後先烘幹保存,等到價格高的時候再賣。同時,徐總提出,當前電站上網電價是一毛八一度,而工業用電要八毛到一塊錢一度,如果可以爭取到政府同意加工廠用電由電站直供,這樣加工出來的農產品就更有價格優勢,還愁沒有銷路麼?此外,這裡山清水秀,還可以對庫區做進一步開發,村集體與電站合作開發旅遊資源,開展垂釣、農家樂等鄉村旅遊項目,增加農民收入,改善農民生活。一條橫穿松坡村,直達騰沖的公路正在修建,以後從騰沖來松坡村,就更方便了,鄉村旅遊的市場需求就更大了。

這次松坡村的行程,雖然只有短短兩天時間,但是對於「精準扶貧」這個宏大的課題,我們有了更深的感悟,達成了共識:大大小小的企業家應該成為扶貧工作的主角,要充分發揮企業家精神,挖掘當地的資源,特別是持續可再生的自然資源,依托資源優勢開發特色產業, 從而帶動貧困農戶加入到市場經濟的大潮中, 最終做到脫貧致富——產業才是致富之源,而產業的興盛離不開金融的支持。

在金融扶貧方面,平安銀行的探索具有寶貴的價值。作為金融改革的先行者,平安銀行按照商業可持續原則,引入「資金」活水,通過金融扶貧助力產業扶貧,幫助貧困地區因地制宜發展優勢產業,帶動貧困人口穩定增收脫貧,就是用「商業的手法」來做扶貧。平安銀行發揮自身專業優勢,以金融信貸為支點,支持水電工程建設反哺當地社區,這是一種非常可貴的公益探索,在盈江地區得到地方政府、水電企業和當地民眾各方支持,有進一步總結推廣的價值;這也是一個很有想像力的扶貧策略,如果一個地方的企業家精神被激發出來,代代傳承,綠水青山就會變成金山銀山。

(郭宇寬,著名媒體人,開放力商業思想論壇幹事長,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高級研究員,中華慈善百人會榮譽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