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臣只是個小地方,又沒有大國支持,為何讓強大的俄羅斯慘敗

第一次車臣戰爭,對於俄羅斯而言,簡直就是一個恥辱。以當時可與美國媲美的軍事強國力量,對付小小的車臣叛亂武裝,俄羅斯不但自己損失慘重,導致了大量的平民傷亡,讓西方媒體對此口誅筆伐,還造成了車臣的事實獨立和暴恐事件頻發,為其後的第二次車臣戰爭埋下了導火索。實實在在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車臣戰爭舊照)

在這次戰爭中,俄羅斯共陣亡官兵近4000人,其中包括俄軍少將維克托·沃羅比約夫。傷者人數達18000人,造成近10萬平民死亡,數十萬百姓流離失所,無家可歸。車臣境內大量房屋和基礎設施被毀,首府格羅茲尼幾乎被夷為平地。

那麼,曾經的戰鬥民族為何在這場戰役中輸得一敗塗地呢?

一、對車臣武裝的輕視。

偉人曾經說過:「戰略上要藐視敵人,但是在戰術上要重視敵人。」戰略上的藐視,能保證一往無前的勇氣和力量;戰術上的重視,才能保證頭腦清醒,不打無準備的仗,畢其功於一役。

在第一次車臣戰爭中,俄羅斯恰好在戰略和戰術上都沒有對車臣反叛武裝,給予足夠的重視。

杜達耶夫在1991年宣布車臣獨立3年後,在1994年12月11日,葉利欽終於忍無可忍,下令俄羅斯軍隊開進車臣,「制止流血,保護俄羅斯公民生命、權利和自由,在車臣共和國恢復憲法法制、法規與和平」。

時任俄羅斯國防部長帕維爾·格拉喬夫揚言:「10日內就可以解決車臣問題,只需要兩個空降團,就能兵不血刃地拿下格羅茲尼。」

但戰爭的進程大大出乎他的預料,戰爭持續了近兩年,不但沒能速戰速決,反而讓俄軍深陷戰爭泥沼。

(葉利欽舊照)

二、俄羅斯準備不足。

首先是俄羅斯高層對車臣問題認識不夠清晰。

車臣問題由來已久,尋求獨立也非一天兩天,但葉利欽總認為只需要政治手段就能解決問題,在和杜達耶夫數次談判失敗後,車臣在獨立的道路上愈行愈遠,其境內的武裝衝突也愈演愈烈,已經危及到了俄羅斯的主權和領土完整,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葉利欽才迫不得已想起了動用武力。

即使這樣,俄高層仍然沒有統一思想,是戰是談,各執己見,爭論不休。甚至出現了數名軍隊高管因反戰憤而辭職的奇葩現象。

其次是俄羅斯在軍事上的準備不足。

在第一次車臣戰爭中,俄羅斯發動了所有的軍種和軍區開展聯合作戰。但戰前缺乏方案,從未進行聯合演練;戰中各自為陣,溝通不順,協調不暢。其中的131摩步旅和81摩步團,就因為和其它部隊缺乏協調導致孤軍深入,腹背受敵,最後僅幸存11名官兵。

戰爭過程中,參戰部隊竟然沒有一張格羅茲尼的詳細地圖。大部分部隊來自於臨時拼湊,少數新兵蛋子甚至不會開槍。即使是入伍多年的老兵,也因長時間的養尊處優,早已喪失了軍人的血性和勇氣,在面對敵人的炮火時,不敢亮劍,畏縮不前。

尤其是在進入格羅茲尼巷戰後,俄軍普遍缺乏巷戰經驗,而車臣武裝則依靠地形和掩體,輕而易舉地對俄軍進行肆意地屠殺,格羅茲尼簡直成了俄軍的墳場和絞肉機。

(杜達耶夫舊照)

三、車臣武裝具備強悍戰力。

車臣武裝的主管人杜達耶夫曾就職於俄軍,熟悉俄軍的一切戰術戰法。在阿富汗戰爭中,曾親自駕駛飛機對阿富汗進行轟炸,被譽為「戰鬥英雄」。車臣士兵大多都是穆斯林勇士和阿富汗聖戰者,還包括少數雇傭兵,戰力強悍,狼性十足。

四、車臣武裝得到了民眾的支持。

車臣人對俄羅斯的怨恨要追述到1944年的「扁豆行動」。當年,蘇聯痛恨車臣人為德國提供幫助,強迫將大約40萬車臣人逐出他們的家園,遷往中亞地區,造成了近10萬車臣人的死亡。直到十多年後,才允許他們返回故土。在車臣民眾的看來,這是前蘇聯對他們進行的種族滅絕行動。

因此,在車臣戰爭中,所有車臣人認為這就是一場「聖戰」,是為爭取民族獨立和解放而進行的戰爭,他們才是正義的一方。甚至出現了在戰爭中,俄軍曾遭到車臣人搶劫的現象。

1996年8月31日,葉利欽不得不接受戰爭失敗的苦果,和車臣簽署了停戰協議,第一次車臣戰爭以俄羅斯的完敗而告終。

但,俄羅斯也不是一無所獲,他們利用先進的通訊設備,策劃了一次經典的斬首行動,用兩枚導彈成功地炸死了杜達耶夫,為俄羅斯挽回了一點點顏面。

(參考資料:《車臣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