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撞墜樓吸毒者要擔責,慎言這是翻版「彭宇案」 | 新京報快評

綜合林某送到醫院還有自主呼吸等情節以及汽車碾壓對人體的巨大損傷,法院判決李某承擔次要責任合情合理,並無明顯不當。

▲視頻來自新京報「動新聞」。

文 | 鄧學平

這兩天,一起交通事故認定在網上引發熱議。事發江蘇南京,某吸毒男子從四樓墜落後遭後方汽車碾壓、送醫不治。事後死者家屬起訴車主,法院一審認定車主擔交通事故70%的主要責任。這也被傳為「吸毒男子墜樓後遭碾軋身亡,車主擔主責」,因事發南京鼓樓,很多人也將其視為翻版「彭宇案」。

但隨後南京鼓樓法院發公告澄清,李某承擔交通事故的70%責任,而非全案人身損害賠償的70%責任;並解釋稱,林某死亡的損害後果中,45%屬於交通事故處理範圍,在該45%的損失中,根據林某以及李某在本案交通事故中的責任大小,酌定因林某自身過錯行為可減輕被告李某的賠償責任,故李某應承擔交通事故70%的責任,即林某死亡損失的31.5%(45%×70%)。

車撞墜樓吸毒者要擔責的判決,到底是不是和稀泥?很多人基於經驗化判斷,認為這對車主不公,但廓清個中責任問題,還需以基本事實和法律為基點。

鼓樓法院披露的案情經過大致如下:李某駕駛一輛汽車,停在通往地下車庫的道路上,並在車內打開廣播。突然,林某從臨近的小區四樓墜落至李某車前道路上。聽到異響後,李某繼續駕車前行,其間因感覺車輛行駛受阻兩次下車察看。第一次未發現車底的林某而繼續前行,第二次發現林某後倒車將林某身體露出。李某立即報警並報120急救,林某被送到醫院時有自主呼吸,但兩天後經搶救無效死亡。

網友質疑這份判決,主要是基於三點理由:其一,林某是吸毒人員,聽到外面敲門聲後,在翻窗離開過程中墜落地面(但林某墜落的具體原因還未查明);其二,林某家屬放棄屍檢,法院在沒有死因鑒定的情況下直接判決司機李某承擔賠償責任;其三,司機李某雖有過失碾壓的行為,但不應當承擔70%的主要責任,這點已被證實為誤讀。

這個案件實際上可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林某從四樓窗戶墜落;第二階段,林某被李某車輛碾壓推擠。法院認為兩者均是導致林某死亡的原因,都需要承擔法律責任,第一階段跟交通事故無關,需要承擔全案55%的責任;第二階段才屬於交通事故,需要承擔全案45%的責任。

而在交通事故中,司機李某需要承擔70%的責任,總共則需承擔31.5%的賠償責任。考慮到李某購買了保險,相關賠償可由保險公司支付,法院分配給李某的賠償責任並不算重。

網友質疑的前兩個理由看似有理,實際上卻是出於對民事訴訟的不了解。民事訴訟實行不告不理的原則,現在原告只起訴了李某,法院不可能去審理或者查明當事人根本沒有起訴的內容。也就是說,誰敲的門,林某是怎麼從窗戶墜落的等等細節,根本不需要查清。對於本案,法院只需要確認林某是從四樓窗戶處墜落這一事實即可。

至於屍檢和死亡鑒定,如果有這些證據材料當然更好。但沒有這些證據材料,不等於法院就不可以判決。死亡鑒定是一種法醫學證明,並不能直接換算出各自責任的大小,最終的責任比例仍然需要法院確定。不要忘了,在所有的侵權類案件中,法院都依法享有並且會不可避免地行使自由裁量權。鼓樓法院結合具體案情,依職權分配責任,乃是司法常態。

對於法院而言,真正重要的判斷是:林某墜落後,是否已經必死無疑,以至於李某駕車碾壓推擠的行為並無追究責任的必要。

綜合林某送到醫院還有自主呼吸,搶救兩天後才不治身亡等情節以及汽車碾壓對人體的巨大損傷,法院判決李某承擔次要責任合情合理,並無明顯不當。

在這起案件中,原告林某家屬要求被告司機李某承擔全部賠償責任,被告司機李某則認為自己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法院的判決在原被告的主張之間,但這次真不是和稀泥,也不是什麼翻版「彭宇案」,而是謹慎的司法責任厘定。

□鄧學平(京衡律師集團上海事務所)

編輯:陳靜 校對:陸愛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