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預期,這部三無國產片吊打創業時代

終於等到這部電影的豆瓣開畫才敢來安利,因為有了理直氣壯的資本。

在對華語電影非常嚴苛、對電影>電視>網劇>網大這條鄙視鏈依然階級分明的豆瓣,一部低成本的網路電影拿到了7分,並且是P字型打分,可見影片質量起碼可以摘掉那些年對網大的偏見判定。

許多網大粗制濫造,因為某些是為一些既定觀眾群服務的類型片,為了快速回攏資本。文藝片對他們來說是一種吃力不討好的類型,既不針對已有受眾,故事也沒有大肆吆喝的噱頭,所以能夠有如此一部與眾不同的網大,令人有點驚喜。

《那年1987》非常「討巧」,主打改革開放的情懷風,在電影畫風上將「情懷」貫徹到底。

它講述了來自山東的叔侄倆葉振雲和葉川,結伴來到改革開放初期的「花花世界」廣州,在火車上相遇了同鄉女大學生劉芳為開頭。在三人一次次的不期而遇中,上演了一段在理想和情感之間徘徊的青春修煉曲。

這樣的故事大綱很容易讓人想起另一部經典的電影《甜蜜蜜》。

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那年1987》在調色上非常接近《甜蜜蜜》,極力塑造了一個古舊的廣州和載著萬千打工仔奔波洪流的綠皮火車。

說它是改革開放版「創業時代」,還真有點像。男主葉振雲從一個工地農民工到服裝廠老板,從沒有合同、沒有安全帽、沒有保障任人宰割的小人物到憑著自己才華一步一步創業發達的大老板,這一路奮鬥過程像極了我們這一代年輕小輩在上一輩人講述中聽過的廣州。

從山東滿懷著憧憬來到廣州,聽說那邊燈紅酒綠,是一個特別發達的城市。可是來到廣州之後卻發現夢想和現實的差距就像啤酒與香檳,他是迷茫年輕人的縮影,也是當初迷茫時代的剪影。香港的經濟浪潮衝擊著廣州,帶去了發展也帶去了矛盾。

我們家裡也有和葉振雲一樣經歷的長輩,我的阿姨也曾響應這股務工浪潮前往深圳,每個月她都會往家裡寄很多新奇的服裝,這是我們小鎮從來都沒有見過的款式。小時候,廣東這兩個字對我來說就是一個奇跡,想像著在那邊生活總會被幸運砸中。可惜後來才過了兩年阿姨就回了小鎮上,她說太苦了,堅持不下去了。

阿姨沒有成為葉振雲,但依然有一些吃得了苦的人成為了葉振雲。

當然國產電影對於創業總是一言難盡,《那年1987》也同樣如此,盡管還原了葉振雲的奮鬥過程,可是過程太過於童話而不切實際。有一個一眼就覺得他是個可塑之才的老師傅,有一個對他不離不棄、幫他尋求了無數創業機會的白月光,還有一個無私幫助他的香港富商。如果不是天選之子,哪裡還有如此幸運的事情。

裡面有一個細節還蠻讓人感慨的,葉振雲初到廣州被要求學粵語,在廣州做生意和香港人打交道,不會說粵語就會被人欺負。等到葉振雲學會了流利的粵語,香港經歷了金融風暴,許多香港商人來到廣州不再是頤指氣使,而是溫和地尋求合作,這次是輪到他們學習普通話。

情懷真的是一個很好的遮羞布,即使電影的感情線看得讓人窩火卻依然能夠讓人熱淚盈眶,感覺在致敬《甜蜜蜜》。慢節奏的電影不好賣,但依然還有人在堅持,光從這點來說這部電影就值得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