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百年後這些圓明園文物回家 有的流落民間幾十年

原標題:一百多年後,這些圓明園文物終於回家了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11月6日電 題:一百多年後,這些圓明園文物終於回家了

記者 宋宇晟

「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對於流散在世界各地的圓明園文物來說,這句詩恰能概括它們這一百多年來的經歷。

如今,流散文物中的一部分已回歸故園。

今年10月,首場「回歸圓明園流散文物展」在圓明園天心水面正式開展。展覽首次集中展示了自圓明園管理處成立以來回歸的37件重要石質文物。

百餘年間,這些文物經歷了什麼?

圓明園遺址。中新網記者 宋宇晟 攝圓明園遺址。中新網記者 宋宇晟 攝

流落民間的皇家之物

和不少人想像中五光十色的圓明園瑰寶不同,本次展出的皆為石質文物。它們都曾是圓明園的一部分。

其中的一對漢白玉須彌座曾流落民間幾十年。

2009年的一天,圓明園管理處接到電話,一位老先生要捐贈圓明園的遺物。

圓明園管理處文物考古科科長陳輝向記者回憶,這位老先生當時說,自己家裡有件東西是祖輩為了蓋房子從圓明園西部拉走的,但準確的地點已經說不太清楚了。

陳輝隨即與工作人員到這位老先生家鑒別古物。「他家當時住在大雜院中,又是即將搬遷的時候,兩件‘石墩’就放在院子的角落中,上面還堆了好多蜂窩煤和一些家裡的雜物,表面已經不是很乾淨了。我們當時都沒想到這是一件貨真價實的文物。」

但工作人員進行清理後,發現兩件被當作「石墩」的文物用材講究,竟然是漢白玉質地。其上的雕紋雖然簡潔,但明顯可以看出雕工之細膩。

「我們後期研究時也請教了一些專家,確認這不是簡單的兩塊石頭,而是文物的一部分。」 陳輝介紹,這對文物應是宮廷專用銅路燈的石座。石燈座呈須彌座式,僅在束腰和圭角處裝飾有簡潔的紋飾,上部有「十」字形插孔,用來安放形似亭子的銅質宮燈。

在圓明園罹難149年後,這對漢白玉須彌座從民間重新回到曾經的皇家園林中。

回歸圓明園流散文物展現場。中新網記者 宋宇晟 攝回歸圓明園流散文物展現場。中新網記者 宋宇晟 攝

圓明園文物的百年劫難

如果沒有19世紀在戰爭中被焚毀,類似文物或許今天還在原處,但戰火改變了它們的命運。

對於這些圓明園文物來說,劫難的開端是1860年的第二次鴉片戰爭。

1860年10月6日,法國軍隊率先抵達圓明園。現有資料顯示,至遲到當年10月7日,法軍已開始「有計劃有步驟地」劫掠圓明園中的文物。隨後趕到的英軍在軍官帶領下也加入了搶劫。

有研究考證,英法軍隊當時搶走的主要是「體積較小、價值高的物品,像珍珠、寶石、玉器、金錠等等」。而隨著小件貴重物品越來越少,搶劫對象的體量也愈發增大。

被搶劫之後,圓明園再遭「火劫」。

有中方記載顯示,在英法聯軍搶劫的同時,圓明園周邊已有小規模焚燒。但真正大規模的焚毀是當年10月18日英軍縱火。因此,這一天也被後世認定為圓明園的罹難日。

這次劫掠遠未將圓明園完全毀滅。清同治年間,朝廷還曾試圖重修圓明園。

但好景不長。1900年,八國聯軍攻入北京,京城內外秩序大亂,圓明園的殘存物件又遭到毀滅性破壞。

此後,圓明園接連被官僚、軍閥、土匪、奸商長期破壞、盜竊。1911年清王朝被推翻後,其石雕文物更是大量散失。

這期間,圓明園曾有相當一段時期處於無人管理的狀態。陳輝介紹,那時一些周邊的居民為了建房屋,從圓明園拉走了大量磚石構件。

在那個動蕩年代,即便是園中的殘垣斷壁,也因疏於保護而越來越少、散落各地。

本次展覽中的“綺春園清夏齋流杯亭基座和導流石槽”。中新社記者 崔楠 攝本次展覽中的「綺春園清夏齋流杯亭基座和導流石槽」。中新社記者 崔楠 攝

回歸的國寶

近年來,圓明園管理處從一畝園、樹村、功德寺等周邊拆遷區回收磚、石文物8萬餘件,也曾收到熱心市民捐贈的帶有「圓明園」戳記的城磚。曾散落各地的圓明園文物漸漸回流,其中不乏珍貴文物。

以本次展覽體量最大的「綺春園清夏齋流杯亭基座和導流石槽」為例,這件文物原為綺春園寄情鹹暢亭內流杯渠基座,由九石構成。古人為模仿河溪的蜿蜒曲折,取「曲水流觴」之意境,在石座上鑿出曲折的小水槽。

圓明園罹難後,該組構件流落至今天的北京大學校園內,1981年回歸。今天基座之上的亭子已消失,只留下石質的基座。

另一件堪稱珍貴文物的是圓明園「柳浪聞鶯」坊楣,也就是石質牌坊上的一部分。

坊楣一面刻乾隆禦題「柳浪聞鶯」四字,另一面刻乾隆禦筆「柳浪聞鶯」詩一首,文字兩側皆雕花卉紋飾。1977年,北京大學將這件坊楣捐贈給圓明園管理處。

而最近兩件回歸的圓明園文物是乾隆禦筆「熙春洞」石匾額和嘉慶禦筆「稱松巖」詩刻石。由於兩件文物還在修復,其復制品亮相本次展覽。

在圓明園罹難158年後,這些文物作為展品終於回到了故園。(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