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人促銷暗藏諸多貓膩

臨近「雙11」,林慧已經全面開啟「買買買」狀態。與往年相比,她在這次的「貨比三家」過程中,對產品的銷量和評價都多了幾分警惕,「過去就想著看排名,銷量靠前的質量會更有保證,再找好評數多的,應該‘八九不離十’,結果發現裡面有不少水分。」

去年「雙11」,林慧入手過一款月銷量過萬、好評如潮的「爆款」蒸汽眼罩,但到貨打開包裝,令她大失所望,「聞起來一股刺鼻的氣味,戴上半天也幾乎不發熱,輕輕一拉就斷成兩截,真懷疑那些好評都是怎麼來的。」

對於這樣的遭遇,網購達人徐陽並不感到陌生,「一開始也上過當,後來仔細看評價,會發現很多措辭都是一樣的,甚至不同人配的同一張‘買家秀’照片,明顯就是‘刷’出來的。」

事實上,「刷單炒信」被詬病多時,產業化運作的鏈條已頗為成熟。記者以商家身份登錄某電子商務行銷平台,網站頁面上方赫然列出包括提升店鋪轉換率、增加店鋪流量、提升商品搜索排名、提升收藏人氣、提升店鋪排名在內的五大核心服務。根據介紹,支付1980元成為高級商家VIP後,可享受指定評價等特權,而支付2980成為至尊商家VIP後,還可享受曬圖評價等附加特權。

點開首頁鏈接,記者進入配套的空包代發網站,宣傳中直言「空包代發是目前最受歡迎的刷單方式,通過這種方式,網店的銷量和信譽能夠短時間內得到大幅提升」,並承諾「物流全程跟蹤,和真實快遞一模一樣,到點後還有快遞網店代簽收,不用擔心出現拒簽現象」。價格方面,不同快遞公司略有差異,總體在每單1元到3元間浮動。

套路2 電商專供

看似便宜實存質次風險

今年「雙11」,鄧軍打算給新裝修的家裡添置三台空調。「原以為可以先在線下實體店看看款式,選好以後到網上比較一下價格,結果發現好多都找不到同一個型號,線上賣的有不少是‘電商專供’版。」

盡管網購價格更加便宜,但鄧軍還是有些猶豫,「去年‘雙11’,同事就在網上買過‘電商專供’的液晶電視,乍一看,跟線下有一款從外觀到尺寸再到功能都一樣,結果用了一段時間才知道,最核心的螢幕材質不一樣,這直接影響電視畫質。」

即使同樣是「電商專供」,鄧軍也發現不同平台推出的具體型號並不相同,「雖說都是同品牌的同一個系列,配置什麼的也都沒什麼區別,但各有各的品名,結果那些所謂的‘支持全網比價’就變成了一句空話。」

除了電器以外,「電商專供」還普遍存在於服飾、日用品等領域。去年「雙11」,薛璐就曾在某品牌旗艦店買過一款羊絨大衣,「我事先在線下實體店試過,但價格比較高,剛好在網上一搜,找到了一樣的款,‘雙11’價格只要一半,沒多想就下單了。」

收到以後,薛璐發現大衣摸起來明顯比實體店裡要薄一些,線頭也更多,查看標籤才知道,羊絨含量只有50%,而實體店的那款羊絨含量為70%,「網上的商品介紹裡面並沒有標註清楚,如果我沒仔細看,也根本不知道這樣的差別。」聯繫客服後,薛璐得知,這款大衣分為線下款和線上款,材質成分上並不完全相同,「說的是滿足不同需求,可前提總應該是把這些交代清楚吧。」

套路3 預售定金

沒見實惠反恐定金被吞

半個月前,趙蕓早早進入「雙11」備戰模式,「很多商家從10月20日就開始搞預售,按照規則,可以先付幾十到上百元不等的定金,‘雙11’當天1點以後再付尾款,這樣一來,既能提前鎖定,省得到時候搶不到貨,也可以享受更多優惠。」

一番搜羅之下,趙蕓驚喜地發現自己心儀已久的手機正在參加預售,便很快支付了100元定金。然而,與朋友交流中她意外得知,這家店鋪的同款手機不久前搞促銷時只要5188元,比「雙11」預售價足足低了400元,「原以為提前付定金能撿個便宜,沒想到反而比平時還貴。」

趙蕓不甘心,想要取消訂單,但發現無法申請退款,在客服發來的預售規則中,她恍然意識到,「支付定金後,因買家自身原因導致未如期支付尾款,或買家申請退款且判定非賣家責任的,定金均不退還。」

作為「過來人」,張琳這次對預售定金格外慎重。「去年‘雙11’,鋪天蓋地的‘定金膨脹’,看起來很划算,我就交了好幾個,結果真到了‘雙11’當天,有的東西反倒比之前預售價還便宜。像洗髮水套裝,預售價要119.9元,當天直接買卻只要109.9元,這還不包括使用各種跨店滿減優惠券,也就是說,之前交了定金,不僅沒得到實惠,相反還吃虧了。」

更令張琳感到鬱悶的是,在支付尾款時,她發現只能一個一個單獨支付,結果事先攢了一堆的大額優惠券就白白作廢了,「折騰了半天,算下來根本沒見得省多少,以後要是再遇到‘預售’,一定不能腦子一熱就下單,畢竟‘定金’交出去就退不回來了。」

解套

刷單炒信最高罰二百萬

「新修訂的《反不正當競爭法》今年1月1日起施行,《電子商務法》也在今年8月31日通過,所以相比起往年來說,今年的‘雙11’將更加有法可依。」北京市法學會電子商務法治研究會會長邱寶昌表示,針對「刷單炒信」,現行的《反不正當競爭法》中明確規定,「經營者不得對其商品的性能、功能、質量、銷售狀況、用戶評價、曾獲榮譽等作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商業宣傳,欺騙、誤導消費者,不得通過組織虛假交易等方式,幫助其他經營者進行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商業宣傳。」違者「將由監督檢查部門責令停止違法行為,處二十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處一百萬元以上二百萬元以下的罰款,可以吊銷營業執照。」

此外,新出台的《電子商務法》也規定,「電子商務經營者應當全面、真實、準確、及時地披露商品或者服務信息,保障消費者的知情權和選擇權。電子商務經營者不得以虛構交易、編造用戶評價等方式進行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商業宣傳,欺騙、誤導消費者。」

「除了民事責任外,嚴重的還可能涉嫌非法經營罪,需要承擔刑事責任。」邱寶昌談到,有法可依的同時,還要確保法律得到有效實施,「市場監管等部門應當充分利用網路技術進行嚴密監控,完善電子商務領域的信用記錄,將涉事商家列入‘黑名單’。」

電商專供應標明差別

而對於「電商專供」產品,邱寶昌認為,商家應當在確保符合法律規定和相關產品質量標準的前提下,以醒目方式標明其規格、配置、材質、成分等相關內容,特別是與線下相似的「同款」產品,更應提醒消費者注意差別。如果沒有履行告知義務,或者以任何方式故意欺瞞、混淆產品的重要信息,則涉嫌侵犯消費者的知情權和選擇權,甚至構成欺詐,需要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

在邱寶昌看來,「預售定金」同樣可能讓一些消費者陷入被動局面。「預售模式固然可以較好地解決了‘雙11’當天流量過大導致的系統擁堵和癱瘓,同時也有助於商家提前做好庫存準備,但很多消費者事先沒有弄清‘定金’和‘訂金’的區別,商家要盡到告知義務。」此外,邱寶昌還表示,如果一些商家在預售階段宣稱交定金享受更低價格,事後卻並非如此,消費者可以留存證據,追究商家的違約責任,提出索賠。

本報記者 宗媛媛 白歌

插圖 王晨瑀 J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