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訟採訪筆記:對盜伐野生黃花梨者不再一判了之

在我的印象裡,海口市檢察院公訴部門今年已將李某結夥盜伐野生黃花梨等7宗案件線索移送到民行處。盜伐數量上,少則兩株,多則5株。

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作為主管部門,海口市林業局竟對盜伐人員無動於衷,更別說責令補種、恢復原狀了。

究竟什麼是野生黃花梨?這是辦案過程中遇到的第一個「攔路虎」。

「海口地區沒有野生黃花梨,如果有則屬於重大發現。而且,野生黃花梨遭受破壞後無法恢復原狀。」當我來到海南大學口頭咨詢情況時,植物學專家楊小波這樣告訴我。

4月24日下午,天降暴雨。我和民行處處長張翔攜帶涉案樣本到海南省林業科學研究所,請求對破壞黃花梨的損害後果出具修復意見。

海南省林業科學研究所給出的答復是:確系野生黃花梨,但不知如何修復。

兩次碰壁後辦案組得出結論:既然無法修復,補種毫無意義。

當我把這一意見上報到海南省人民檢察院後,海南省檢察院民行處處長劉本榮專門找到我,他的一番話對我猶如醍醐灌頂:「保護公共利益是公益訴訟的核心要義,只要國家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持續受損,我們就應當及時出手。補種幾株廉價的樹苗,可能無法完全修復已經遭到破壞的野生黃花梨資源,但不能因噎廢食。辦案不能僅著眼於眼前,還要考慮長遠。今天的小苗,將來必將長成參天大樹。」

4月26日,此案正式立案。

很快,我們製作好訴前檢察建議書,立即送到海口市林業局相關負責人手中。

「我們盡力了,不存在怠於履職情形。」接到檢察建議後,海口市林業局專門組織相關律師團隊進行研究。他們認為,只要將案件移送到公安機關就完事了。

只有拿出最充分的事實和法律依據,他們才會無話可說。正在這時,辦案組成員王永飛在網上搜索發現,江蘇省宿遷市宿城區人民檢察院提起首例行政公益訴訟案。

這起案件的判決書中,確認涉案林地主管部門怠於履職違法,判令其對第三人作出責令其補種被盜伐楊樹株數十倍樹木。

我立即把這個最新判例拿到海口市林業局。果不其然,海口市林業局立即出手了:責令李某等4人限期補種黃花梨共140株。

此時,李某等4人正於監獄服刑。海口市林業局於7月18日派員在五源河濕地公園補種200株黃花梨,比處罰數目多出60株。

我從海口市林業局回函中還看到,海口市林業局制定《海口市林業局關於加強野生動植物資源監管的管理規定》,在制度層面加強對全市森林資源的監管。

只要有公共利益受損,就要為它撐起保護傘,以公益之名。這是我辦理這起案件的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