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這座「澡堂子」不一般,三千年曾經三次改寫中國歷史

走進西安,你會發現十三朝古都真不是浪得虛名,最為醒目的歷史焦點要屬秦與唐,但實際上這座城市從存在或建都的那一天起,歷史就給我們留下了歷朝歷代無數風雲,不論是在秦以前還是一路發展至今,地下文物寶庫的建立讓我們發現「身置西安,其遊在歷史長河中。」

但對於古都西安,大多數人都會回想到大唐盛世長安。沒錯,」長安「時期的西安是最盛唐氣象,以華清宮就可顯出,這是唐代封建帝王遊幸的別宮,建築壯麗,樓台館殿,遍布驪山上下。

雖然遊客戲稱華清宮就是古代人的澡堂子,但實際上這可不是一般古代人的澡堂子,也不是一般古代人能來的地方。所謂別宮,不僅是帝王的行政中心,也是他們的後花園,而「澡堂子」一說就源於這裡主要是他們沐浴,泡溫泉的地方。

這歷朝歷代成為帝王嬪妃相繼泡溫泉的地方,竟然成為遊客眼裡的「洗澡堂」,更有甚者認為華清宮就只是看幾個池子,唯有日落餘暉後的《長恨歌》才令人有所期待。《長恨歌》確實震撼,不少人也確實為了看《長恨歌》而來華清宮。但夜色動人愛情的繁華與落寞終究要從白天的「澡堂子」說起。

華清宮始建於唐初,鼎盛於唐玄宗執政以後。但在周、秦、漢、隋之前,它就已經是歷朝帝王泡澡的地方。因此真正追隨它的歷史淵源並不能從唐開始,遠在3000多年前就已經是周天子的遊幸之地,那時的溫泉名叫「星辰湯「。

在隋文帝開皇三年種植松柏千株,修屋建宇。但真正開始行程規模的還是在唐朝時期,唐太宗貞觀十八年賜名於「湯泉宮」,到了唐玄宗天寶六載改名為「華清宮」。

今天的華清宮看起來依舊壯麗,尤其是秋冬交換之際,西安變長安,花草樹木的渲染之色與唐代建築相結合,雖古跡不在,但遺址尚存,一邊聽著導遊詳細解說唐朝往事,一邊身臨其境的去感受,這華清宮可謂壯麗又豪華。

其遺址在1959年進行了擴建,但唐朝時期的宏大場面並不顯著,畢竟那是的面積之廣令人乍舌:南至驪山西繡嶺第一峰,也就是周烽火台(這段歷史大家應該熟知,為奪紅顏一笑結果丟了江山),北至今縣城北什字,東至石翁谷,西至牡丹溝。

唐鼎盛時期,整個華清宮的面積比今天所見大得多。當時帝王嬪妃泡溫泉的池屋比現在重建更是大。

在過去,諸多文人墨客對華清池也是產生神往,這從許多詩詞歌賦方面就可以察覺詩人們對於這別宮的向往與幻想。如唐詩人白居易《驪宮高》詩曰:「高高驪山上有宮,朱樓紫殿三四重」。

而其他詩人對於華清池的描述皆以「繡嶺宮」為詩名,如崔塗、李商隱等等都是那時期詩人。可見今天的我們是多麼有幸,隨意進出帝王的別宮,更是對他們的「澡堂子」進行一番吐槽與調侃。

雖然網友調侃去華清宮就是看古人的澡堂子,但實際上這華清池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地理位置存在,它曾三次改寫中國歷史,是一個不能光看「外表」的地方。

在2700多年前「烽火戲諸侯」,為博紅顏一笑,導致犬戎滅西周。這是改寫歷史第一次,也是家喻戶曉的歷史典故之一,但沒想到這烽火台在這華清宮。

接著是1000多年前安史之亂的發生,導致唐朝走上衰落道路,《長恨歌》的實景演出也就是根據唐玄宗與楊玉環的愛情展開。隨後就是1936年,震驚中外的「西安事變」就在此發生,並成功扭轉了當時的歷史走向。

因此,看華清宮要深入歷史,哪怕這所有地面上的建築都是現代重建,但歷史不容仿造,不論從大的方面還是到局部細節,它都不是「澡堂子」這般簡單。

比如說唐玄宗泡澡的時候,任他如何寵愛楊玉環,也要遵循「同寢不同浴」的祖制,雖然不少遊客猜疑調侃皇帝與寵妃洗一起洗「鴛鴦浴」,但古代封建等級制度究竟有多森嚴,是今天的我們難以體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