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碑林千年國寶《開成石經》將留在原地保護

古都西安城牆之內的碑林博物館存放和展示了歷代碑帖、石刻和石雕藝術,它們沉默千年,卻以無聲的方式述歷史、成人倫、助教化。而去年以來,西安碑林博物館北擴需要搬遷「千年國寶」《開成石經》的消息,「澎湃新聞」曾連續報導並引起較大關注。「澎湃新聞·古代藝術」(www.thepaper.cn)剛剛獲悉,有關部門經過反復論證,決定《開成石經》將留在原地。

《開成石經》專室西側南面

據相關人士對「澎湃新聞·古代藝術」透露,西安市有關部門與西安碑林博物館方面已正式表示,《開成石經》不再列入搬遷計劃,留在原地。

2018年1月的《西安碑林博物館文化項目簡報》中稱,西安碑林中唐代《開成石經》可能因此次擴建被移徙,由於遷移將會對石經造成損傷,一些文物專家聯名希望能讓《開成石經》留在原地。西安碑林博物館黨委書記王明升其後在回應「澎湃新聞」時表示:「 碑林的擴建工程是為了更好的保護、展示文物、傳承傳統文化。最終《開成石經》是否會搬還是需要聽取各方意見。」

對於如今終於作出的留在原地的結果,一位知名文物界專家今天對「澎湃新聞」表示,他們非常支持文物部門的這一決策,畢竟,對於文物國寶而言,保護是第一位的。如今的西安碑林博物館起源於唐代,當時只是存放著《石台孝經》和《開成石經》。北京大學歷史系教授辛德勇在《西安碑林遷置時間新說》一文中考證:以這兩種大型石刻的移動過程作為標誌,來看待「碑林」的遷移過程的,那麼,它前後總共存放過四個地點,遷移了三次(有學者認為兩次),在宋徽宗崇寧二年(公元1103年),始遷至今址。

也就是說自宋徽宗開始,歷經朝代更迭、政治中心遷移,《開成石經》卻915年未曾搬動。近千年後,曾是隋大興城、唐長安城的西安,早已面目全非,能夠體現其空間位置且還一直帶有生命的標誌性遺存,或許只有《石台孝經》和《開成石經》了,它們成為西安城歷史上的一個重要的地理坐標。

林則徐所書「碑林」二字

《開成石經》是城市記憶的載體

據了解,《開成石經》始刻於文宗大和七年十二月(834年),開成二年(837)完成。依次計有《周易》《尚書》《詩經》《周禮》《儀禮》《禮記》《春秋左傳》《春秋公羊傳》《春秋谷梁傳》《孝經》《論語》《爾雅》等12種儒家經書,另有《五經文字》《九經字樣》附於《春秋左傳》之末。共刻114塊碑石,每石兩面刻,每碑上下分為8段,每段中每行刻10字,共刻經文650252字。碑石高約2.16米,面寬71-97公分不等。下設方座,中插經碑。

自漢武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後,儒家學說成為中國主流思想。以後,歷代對儒家經典的傳播、研究、闡發都極為重視。為了避免儒家經書在流傳講授中產生訛誤,遂有國家刊刻儒經之舉。《開成石經》是中國歷史上7次刻經存今最早最完整的一部。《開成石經》完整保存了迄今所見儒經的最早版本、完善了儒家經典核心的內容框架、並經過幾代人研究校勘,是對儒家文獻以及中國漢字的極為嚴格而成功的一次標準化。對宋版有直接的重要影響。

李隆基作序、註解並書,太子李亨篆額的《石台孝經》碑

而宋代碑林建立以及以後歷代修葺都是圍繞《開成石經》和《石台孝經》的最初定位展開,換言之,《開成石經》的精心陳列奠定了今日西安碑林的核心格局。《開成石經》本體、陳設格局及其與附屬歷史建築的原境依存關係,是中國最重要的文化遺產西安碑林的最為核心重要的歷史與文化內涵,是西安碑林這個中國最重要的遺址類博物館的「遺址」標誌,是西安碑林930年來最重要的記憶載體。

梁思成設計的加固方案亦是歷史的痕跡

1936年冬天,當時任職於北平營造學社的梁思成來到陜西,對整修西安碑林工程進行具體指導,在建築設計和碑石排列等方面提出了寶貴意見。根據梁思成的意見,存放《開成石經》的第二陳列室(現碑林一室)由原來的正面九間改為正面歇山式十一開間,增強了展室建築的穩定性。

最重要的是,當時學者們意識到對《開成石經》威脅最大的莫過於地震。於是在監修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上,委員張繼便提議給《開成石經》加制鋼筋水泥梁柱以求防震,此提議得到了各方面的讚同,梁思成為保護《開成石經》設計了「鋼筋混凝土加梁柱」的保護方案圖紙。

具體做法是將石經碑首全部拆除,用鋼板夾於碑石上端,然後在其上加鋼筋水泥橫梁,六或三塊碑石之間加一鋼筋水泥立柱。使114塊《開成石經》連成一體,以最大限度地減少了波動中分散造成的損傷。今天陳列在第一展室的《開成石經碑》幾乎就是民國時期的模樣。

如今碑林博物館第一展廳內的《開成石經》用的是梁思成設計的加固方案

「澎湃新聞·藝術評論」(www.thepaper.cn)記者此前在走訪中發現,西安作為周秦漢唐的古都,擁有其他城市無法比肩的文化底蘊和歷史文脈,但除了地下,今天的西安地面 ,真正保持千年之前痕跡的地方,其實並不多。除大雁塔外,真正唐宋時期的地上文物留下的並不多,大雁塔附近新建的唐風建築「大唐不夜城」 文化商業街區,更像是今人對輝煌的唐文化回望。而碑林博物館所在的城牆周邊,相對更多保留著明代西安的面貌,其中《石台孝經》和《開成石經》更是宋徽宗時期就在現在的位置,隨遷的還有顏真卿《顏氏家廟碑》、褚遂良《孟法師碑》、徐浩《不空和尚碑》、柳公權《玄秘塔碑》等書法名碑。可以說,今天的碑林是今人觸碰古朝氣息最直接的方式,也是歷史留給今天的文化財富。

《開成石經》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