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陽&君士坦丁:誰的城市防禦水平更為堅固?


在東西方的歷史上,漫長的城市攻防戰都容易催生各類英雄史詩。古代傳說中的特洛伊戰爭,在漫長的歷史中也不斷在反復上演。襄陽城與君士坦丁堡,就是活脫脫的現實般特洛伊。兩座城市在陷落之前,都飽受戰爭的摧殘和折磨。最後,還給征服者留下了難以攻克的可怕印記。

那麼,兩座城市的防禦水平是孰高孰低呢?

君士坦丁堡的城防技術明顯在襄陽等東方城市之上

總體而言,君士坦丁堡的城防設施,無疑遠在襄陽城之上。從兩座城市的選址開始,就決定了整體防禦水平的差距。兩座城市在各自國家的實際地位,也決定了城市獲得資源傾斜的多寡。最後就是類似的陷落過程,可以做一番比較直觀的對比。

君士坦丁堡的主要城牆,在公元5-6世紀之間就已經修建完成。盡管主要使用的還是古典時代的城防技術,但其堅固程度與先進的設計理念,已經比後來的襄陽要高出不少。

6世紀完成的君士坦丁堡城牆 在技術上超過了千年後的東方城市

這其中必然也有地理因素在發揮作用。因為君士坦丁堡本身就是一個半島地形,三面環水而陸地邊界只有一條。所以,可以將城防的主要精力用於陸地邊界的建設。若非城市面積不斷擴大,造成城牆的範圍被大大增加,這座城市的防禦水平可能更加出色。

在奧斯曼軍隊攻城時,君士坦丁堡的守軍人數不超過5000。這還是招募平民參戰+獲得城內義大利人幫助+動員奧斯曼流亡者後,才勉強湊出來的數量。但就是如此兵力匱乏,守軍還是利用地形優勢和吃城防建設的老本,堅持了數十天之久。他們不得不在戰役開始後就放棄了較為低矮的外牆,重點防禦較高的內牆。並因為兵力稀薄,而不得不在每座塔樓只部署1名守軍射擊。

半島地形讓君士坦丁堡從選址開始就占盡優勢

相比之下,襄陽城雖然是依水而建,並且有精心設計的護城河。但終究是更容易被包圍的內陸城市。所以,蒙古人在進攻襄陽時,很方面的切斷了城市在陸地上與外部的主要聯繫。僅僅是因為暫時缺乏水軍,才難以阻止宋朝從水路進行的支援。從某種意義而言,襄陽有那麼點內陸版君士坦丁堡的意思。但比起「原版」來說,還是差距甚大。

襄陽城雖然有水系保護 但還是一個內陸城市

與君士坦丁堡的情況不同,襄陽城在大部分時間裡是並不缺乏守軍力量。由於宋朝一直注意在當地建立穩固防線,已經將不少部隊配置到了襄陽。結果,在圍城階段反而加深了城中的補給品消耗速度。盡管在前期,還有從水路的支援曾經進入襄陽,但越往後就越顯得杯水車薪。

蒙古人在開戰後就阻斷了襄陽與外部的大部分聯繫

歷史上,奧斯曼帝國在最後進攻君士坦丁堡時,動員了超百艘的大小戰艦。此外,為了阻止義大利商業共和國可能帶來的外部援助,還要在博斯普魯斯海峽的兩岸都建立炮台。這些部隊和裝備的維護,就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蒙古人在開始封鎖襄陽後,也開始考慮建立可以作戰的水師部隊。由於襄陽附近只有內陸河流,所以水軍在技術和戰鬥力方面的要求並不太高。哪怕只用足量的小型船只,搭配剛剛訓練的漢軍部隊,就可以成為絞殺城內援助的決定性力量。

奧斯曼為了封鎖君士坦丁堡 還在海峽兩岸建立要塞炮台

在君士坦丁堡陷落前夕,守軍在武器技術方面也沒有任何優勢可言。少量的西方援軍,也沒有帶來足夠城市防禦所需要火炮等關鍵性裝備。倒是奧斯曼人通過各種管道,掌握和購買了當時最高水平的武器。比如非常著名的烏爾班巨型攻城炮,就是歐洲最新早炮技術發展的產物。只是在轟擊君士坦丁堡城牆時,依然效果不明顯。造成的破壞在每次發射間隙,都可以被守軍匆匆修補。

君士坦丁堡的守軍在數量和技術上都沒有優勢

最後,守軍因為不停的遭遇奧斯曼優勢兵力的車輪戰而陷入了體力不支的危機。城市的陷落也是由於某次守軍出城偷襲後,沒有及時關閉一座城門所導致。說到底就是兵力不足惹的禍。

襄陽的守軍有充足的數量

襄陽城的守軍在戰役大部分時間裡,在技術方面並不明顯滯後於蒙古對手。雙方使用的手拉式拋石機和大型床弩,在射程威力方面都如出一轍。這也是蒙古人遲遲不無法攻克襄陽的原因之一。甚至於襄陽城的護城河就是根據這些武器的射程開挖的,確保城牆還難被攻城武器所傷害。

宋朝守軍所忠愛的床弩

直到蒙古人從中亞調來了更先進的配重投石機,才可以擊中襄陽城的主要城防設施。已經被圍困多時的守軍,因為目睹防禦系統的失效而意志力崩潰。但在整個圍城期間,兵力並不枯竭的守軍還是難以突圍或者出城建立新的外部防禦工事。可以說是白白浪費了技術差距不大時的窗口期。

蒙古人為對付襄陽而訂制的配重拋石機

土耳其人為對付君士坦丁堡而訂制的烏爾班巨炮

所以,綜合各方面的表現來看,君士坦丁堡的城防設施無疑遠高於襄陽城。而已蒙古巔峰時期的技術水平和攻城戰表現來看,他們也很難攻克此城。因為蒙古人在艦隊建設方面比較滯後,不容易像奧斯曼帝國那樣招募大批數量的希臘水手與工匠。在無法封鎖海路援助的前提下,攻克君士坦丁堡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反之,奧斯曼人則可以利用技術優勢和工程學經驗,比較快的搞定類似襄陽一類的內陸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