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資數千萬,培訓班數以百計,表演工坊成演藝行業的「香餑餑」?

11月5日消息,劉天池表演工坊於最近獲得紅杉中國種子基金數千萬元投資,同時這也是繼愛奇藝的種子輪投資後,劉天池首次引進外部資金。說到劉天池,大家對她的大多數認識都是從去年她擔任《演員的誕生》表演指導開始的。而這次獲得投資,加上背靠愛奇藝,劉天池表演工坊的商業變現能力大大提高。

在這種商業模式身上,《首席娛樂官》看到了當年TVB演員培訓班的影子,那個名副其實的「香港明星的黃埔軍校」曾經撐起了香港演藝圈的半壁江山。

那麼,再次獲得投資的劉天池表演工坊能如同TVB演員培訓班那樣,開啟一個行業新風口嗎?

演員斷檔,表演培訓班切準演藝行業大缺口?

去年9月份,人民日報就曾發文表示:「‘流量’明星若無演技終成‘流星’。在互聯網時代下,‘流量’只是人氣指標,但問題在於今天的諸多‘流量明星’只有‘流量’沒有演技。」

如今,演員的入行門檻逐漸降低,進圈的新人源源不斷,影視娛樂圈光鮮亮麗的背後實際上良莠不齊,真正能夠稱之為演員的人鳳毛麟角,演藝行業出現了斷檔現象。

其次,觀眾回歸理性使得觀眾效應占據主導地位,影視作品頻頻遇冷,出現了《我就是演員》《聲臨其境》等多檔真人秀節目聚焦於演員、配音員的職業素養,也讓觀眾將更多目光放在演員演技的探討上,由衷地呼籲好演員、好作品的到來。

這樣的行業大背景下,表演工坊應運而生,提供專業的演技科班訓練,成為演員的加油站和轉型期的調度室。

「第一,我們幫助新人把他在學校裡學的一整套表演體系消化掉,或者幫沒有表演經驗的新人把自己開發出來;第二,幫助轉型期的演員跟自己的外部形象進行抗爭,把自己的內部素質和內部質感透出來。因為學院不會給四五十歲的演員開這個大門。」劉天池解釋道。

除了憑借《演員的誕生》讓觀眾熟知的劉天池開創的表演工坊,目前有比較有名的演員加盟的表演培訓班還有由北京電影學院專業教師保駕護航的「雕刻師電影表演工作坊」以及演員周迅、陳坤、導演陳國富合力創辦的「山下學堂」等,助力演員直視鏡頭進行表演,為行業輸送更多新生力量和轉型力量。

當下,觀眾的審美升級倒逼著影視產業內容升級,而演員則是完整產業體系中最核心的關鍵元素,並且各個環節的創作努力,最終都依托於演員的呈現,他們成為了這條產業鏈的終端。

顯然,一定程度上,表演工坊的建立切準了演藝行業長期存在的一個大缺口。

然而,雖然表演工坊提供了專業的指導平台,但存在著演員演技出自同一個「模具」的弊端。像是《我就是演員》中,有不少網友指出接受劉天池指導的幾個演員在表演一些細節時如出一轍,「靠吼叫表達情緒,追究外放的衝突感」。

因此,表演工坊的培訓不僅僅要教會學生把握角色情緒,更應該充分挖掘每位學生自身的特質,針對每個學生因材施教,具體分析他們身上的優勢和不足。

學費12萬起,考生不斷增加、近7成選表演……表演培訓班上升空間大?

提到表演培訓,《首席娛樂官》發現打開微博,翻開微信,大大小小的培訓班不計其數。大致詢問了幾家,小官發現一期培訓的學費大多都要幾萬。

一家專門負責藝考的培訓機構負責人向小官透露,他們的表演培訓班主要是20人小班制或者一對一VIP班,一期10個月,「每年我們這裡有近7成藝術生選擇表演專業」。

說到學費,該負責人表示,「基礎表演指導大致為5、6萬,這兩年有所上調,更專業型表演課費用更高」。

隨後,小官聯繫到了一個曾在「山下學堂」上過新人培訓班的學生,他表示自己去年好不容易經過了面試甄選階段,才成功進入「有些貴」的新人培訓班,「18個月的培訓學費12萬,食宿自理,整個培訓下來我花了差不多20萬」。

但談及課程效果,該學生表示「挺值的」,小班制培訓中,導師因材施教,「讓我發現了自身演技的優勢和不足,找到了自身獨特的魅力」。

此外,某藝人的粉絲還向小官透露,自家愛豆這次拍戲的時候一直在請教表演指導老師,「這次的劇表現比之前好了不少,希望愛豆能多接受指導、更好地發展」。

早在2016年,光線傳媒總裁王長田就提出「未來兩三年是新演員誕生的黃金時間」。當下市場對內容升級有著迫切需求、官方及平台對流量藝人不再看好以及觀眾內容審美能力不斷提升,市場內外的一切變化化身成肥料,為「表演培訓」這門生意提供了逐漸肥沃的土壤。

因此,表演培訓班遇到了再合適不過的發展時機,迎來了不錯的發展空間,可能將打開新的行業風口。

培訓水平良莠不齊、C端市場難開拓,表演工坊的未來發展路漫漫

說起劉天池,人們已經不再陌生了。她是中戲老師,帶過鄧超、白百何、文章等知名演員;她是張藝謀執導電影《金陵十三釵》的表演指導;她是綜藝節目《我就是演員》的指導老師,也是各大劇組盛邀的表演指導。如今,她還是劉天池表演工坊的創辦者。

目前,表演工坊的「老本行」以及主要盈利模式還是傳統ToB的形式:對各家經紀公旗下的藝人、身處轉型期的演員進行表演培訓,對劇組演員進行表演指導,以及在影視項目中擔任選角導演。

與其他創辦者不同,劉天池試圖將表演培訓的受眾從相對較小的圈層,拓展到盡可能廣的大眾群體中去。融資後的表演工坊將增加線上提供面向C端的表演公開課,線下則為更多對表演有需求的人提供培訓。

對此,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副總裁王臨青表示:「每個人在工作和家庭中都需要認清自己所承擔的角色,並且以高效和易於被他人接受的方式進行表達,天池工坊恰恰能通過表演藝術讓更多人受益。種子輪投資很重要的因素是選人,劉天池和她的團隊擁有堅定信念和拼搏精神,是紅杉願意支持的創業者。」

但並不是行業所有人都看好這種變現模式。一位文化投資人表示,未來表演工坊的商業變現模式勢必要向C端發展,但是想要打開C端市場並不容易,「很多對表演有興趣的普通群體的消費水平、藝術修養還未達到相應的發展水平,並不會為相對高額的表演培訓買單。」

一家表演工坊的老師Kevin則認為,目前表演工坊的老師多是兼職老師,「培訓水準有待考量,甚至玩不轉B端市場,更不必提C端了」。

據了解,現階段不少表演培訓班僅僅只負責培訓學生的演技,並不對學生的後期職業發展進行謀劃。這樣與市場脫節的現象,又是制約表演培訓發展的另一大問題。

劉天池表演工坊先與愛奇藝共同打造「天鵝計劃」,為愛奇藝網大網劇輸送新鮮血液,又獲得數千萬元融資,逐漸規模化、商業化;「山下學堂」有演員周迅、陳坤以及導演陳國富,又邀請了一系列大師加盟,除了在知名度和專業度上有所保證,資源、人脈等方面也為學員保駕護航。

相較之下,北影的「雕刻師工坊」雖由專業教師打造,在知名度、資源等其他方面略遜一籌,未能充分打通表演培訓與就業之間的通道,為優質新人提供良性發展。其他不夠知名、專業的表演培訓班更加「不能打」,學費不低,缺乏專業師資的大班制授課「毀人不倦」,無法培養學員一技之長「謀發展」,更不用談為行業輸送新生力量。

綜上所述,顯然表演工坊的未來發展之路道阻且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