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州公車墜江:已發現9具遇難者遺體

10月30日,重慶萬州長江二橋下,潛水員正下水開展救援工作。 新京報記者 彭子洋 攝

完成車輛清理和人員打撈工作後,將轉入車輛整體打撈階段;公車視頻監控記錄儀需打撈上岸後拆卸「重慶萬州公車墜江事故」追蹤

10月28日,重慶萬州22路公車車與一輛紅色小轎車相撞後墜入長江,萬州警方通報初步核實失聯人員15人(含公車車駕駛員1人)。30日下午3時,新京報記者從萬州區委宣傳部獲悉,已成功打撈出第七名遇難者遺體,並發現兩名遇難者遺體卡在車廂中。截至發稿時,加上前一日已打撈的兩具遇難者遺體,現場已發現遇難者遺體9具。30日晚,新京報記者從交通運輸部獲悉,根據現場打撈方案,計劃在完成車輛清理和人員打撈工作後,轉入車輛整體打撈階段。

交通部救撈局總工程師潘偉表示,墜江處水流比較急,一旦有潛水員未意識或察覺到的暗流,產生的危害可能非常大。此外,因為水底渾濁,即便潛水員帶了照明設備,水底能見度也很差。所以他們主要靠用手觸摸來了解情況,在很小的空間裡操作,工作難度非常大。

公車車水下畫面清晰可見

昨日,根據深之藍技術團隊提供的一段墜江公車車的水下畫面顯示,視頻中清晰可見公車車的車身廣告和玻璃。

參與搜尋的深之藍團隊工作人員介紹,29日下午4點左右到達現場後,在第二次下潛至水深65米處時,在聲吶圖上發現距離設備30米左右的位置有一個長方形的似高亮點。

操作手操作設備慢慢貼近目標,在接近目標大概2米的位置,看到了車輛的黃色外殼、玻璃、車上的廣告標語,確定為墜江車輛。通過聲吶掃描和錄影觀察,了解到車輛側躺在水底,並以橋梁為參照物,確定車輛在大橋下方偏上遊位置。

參與搜尋的公羊隊萬州前線總指揮王斌介紹,畫面中的公車車車身廣告與公車公司所提供信息相吻合。

新京報記者從重慶萬州公車車墜江打撈現場應急救援指揮部了解到,公車車位於長江二橋上遊約28米,水深約71米處。10月30日6時48分,潛水員開始下水作業。

此外,新京報記者從重慶市公安局萬州分局了解到,與墜江公車車相撞的小轎車司機已於30日出院返回家中。

7名遇難者遺體已打撈上岸

此前已有兩具遇難者遺體被打撈出水。30日晚,新京報記者從交通運輸部獲悉,截至10月30日20時,已有共四批(每批兩名)潛水員下水探摸,並分別在7時50分、11時12分、11時16分、14時10分先後打撈出水5具遺體,另發現2具遺體由於卡在車內,暫無法打撈出水。萬州區委宣傳部介紹,其中3名遇難者遺體身份已確認,其餘遇難者遺體正進行DNA比對。

國家應急管理部也在30日下午發布稱,基本摸清墜江公車車水下情況,初步了解公車車呈30度角前傾、車輛結構部分受損。據勘測發現,水下有亂石、亂流等危險因素,可見範圍只有1-2平方米,潛水作業難度極大、危險性也大。

30日晚,新京報記者從交通運輸部獲悉,目前已經確定車輛總體完整,正向擱置在水下礁石上,玻璃全部破損,車輛上層部分坍塌。根據現場打撈方案,計劃完成車輛清理和人員打撈工作後,轉入車輛整體打撈階段。第二批專業氦氧混合氣正在沿途各省交通運輸部門接力提供交通保障下,緊急趕往現場,預計31日凌晨抵達。

同時,海事、公安、航道等部門正加大對打撈作業附近水域船舶通行的管控,要求周邊船舶減速慢行,以維護打撈秩序,保障長江通航有序,防止發生次生事故。萬州區委宣傳部介紹,公車車視頻監控記錄儀結構複雜,需打撈上岸後才能由專業人士拆卸。

關注

失聯者家屬岸邊守候

在長江二橋附近,一名失聯者家屬楊女士30日告訴新京報記者,事發當天,婆婆過江為自己過生日,上了22路公車車後失去消息。

楊女士向新京報記者講述,婆婆住在江南的一個小區,自己家住在江北音樂廣場附近。事發那天本是自己55歲生日,原本家人約定晚上一起吃飯。當天她接到丈夫打來的電話得知婆婆久久沒到家,才猜測婆婆可能出了事。她弟媳前往老人住所查看,被鄰居告知老人9點多就已出門。

楊女士說,因老人使用的是實名制的老年卡,家人根據信息去有關部門查詢得知,婆婆在9點48分上了22路公車車。

楊女士回憶,婆婆記性很好,身體也硬朗,平時出門遛彎、上車下車都沒問題。「最近幾天家裡基本沒人吃得下去飯,也就睡兩三個小時。」事發後,全家人每天幾乎都在江邊守候。

對話

交通部救撈局總工程師潘偉

潛水員主要靠觸摸了解情況

新京報記者昨日採訪了交通部救撈局總工程師潘偉,他從技術方面對此次萬州墜江公車車的救援打撈流程和難度進行解析。

潘偉介紹,因水底的淤泥和河沙等使得水很渾濁。即便潛水員帶了照明設備,能見度也極低。他們主要靠用手觸摸來了解情況,在很小的空間裡操作。

新京報:下潛到70多米有怎樣的難度?

潘偉:現在沉車的深度達到70多米。一般的常規潛水用壓縮空氣就可以維持,但到了60米的深度,就達到飽和潛水,需要一定比例的氦氧氣體配比來保障潛水員正常的呼吸。

而且到了60米的深度,人體承受的水壓相當於6個大氣壓。潛水員在逐步下潛的過程中,像是下台階一樣,一層一層往下走,需要逐步停頓來保持氣壓平衡,操作難度較大。

因為飽和潛水方式加上水溫等因素,70米的深度一般潛水員只能作業半小時左右,肯定需要幾班的潛水員輪流交替工作。

新京報:墜江處水文環境對潛水員有何影響?

潘偉:墜江處水流比較急,當水流達到一定速度時,會給潛水員的操作造成不便。一旦有潛水員未意識或察覺到的暗流,產生的危害可能非常大。

除此之外,因為水底的淤泥和河沙等,使得水很渾濁。即便潛水員帶了照明設備,在水底的能見度也很差。所以他們主要靠用手觸摸來了解情況,在很小的空間裡操作,工作難度非常大。

新京報:通常此類事故的打撈流程是怎樣的?

潘偉:肯定是把人放在最先的,其中搶救有生還可能的人員是重中之重。

因為潛水員在水下帶一個人非常困難,在找到遇難者後,會將遇難者放進吊籠裡由機械設備吊起。

通常在人員打撈結束之後,開始對承載物進行打撈。

新京報:公車車內搜尋人員對潛水員來說有怎樣的困難?

潘偉:因為一般都是搜尋船只內人員,幾乎沒有遇到過打撈和探摸水下客車的情況,潛水人員這方面的經驗比較少。

尤其是在公車車受到撞擊後可能變形,裡邊的座椅、雜物等也都會阻礙潛水員探摸路徑和空間,甚至可能遇到潛水員被卡住或者氣體導管被卡死、拽脫的情況。

新京報:打撈公車車具體需要哪些步驟?

潘偉:通常會用紮鎖從沉水的物品底下穿過,形成結套,再用吊車將物品吊起來。

講起來簡單,但作業是一個很複雜的過程。前期潛水員下水會對客車整體有初步了解,每組人員下去需要做什麼,都有很明確流程。但是岸上的分析和水下的情況肯定有出入,需要潛水員應變處理。

大巴車的車身雖然有牽引掛鉤,但它是按陸上的拉力來設計的。到了水裡,它的重量可能超過它自身重量很多,一般需要潛水員把鋼索從車底下的承重梁穿過。但河底下的淤泥和巖石很多,水文環境複雜,這對潛水員來說很大考驗。

本版采寫/新京報記者 康佳 裴劍飛 倪兆中 趙蕾 李永明 湯文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