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如房現錄影頭疑點待解 當事人稱房間非首次出租

當事人陳澄告訴北青報記者,今年4月他和妻子去看房時,管家並未明確介紹該房間是否為首次出租。但彼時,其他房間已經有租客入住,夫妻倆也因此認定這套房子並不是第一次對外出租,但並未專門進行確認。不過他透露,在16日和自如工作人員見面溝通時,對方證實了涉案房屋曾經出租的事實。由於案件目前仍在調查中,所以關於前任租客的詳細情況還不方便對外透露。

偷藏錄影頭的插座是誰安裝的?之前有沒有異常?陳澄說,他入住後沒有另行安裝插座,目前還不確定到底是誰在插頭後面安裝了錄影頭。他介紹,出事的插座位於床邊,自己和妻子平時基本不會用。或許正是因為不用,所以入住4個月期間並沒有發現。直到9月偶然發現插座上有個小孔,才意識到和其他插座不太一樣。

雙方已見面溝通進展

前任房客退租後自如是否曾進行檢查?據陳澄介紹,5月份入住涉事房間時,房間還算整潔,看起來被徹底清潔過,此後雖然也出現過一些故障,但都屬於正常情況。作為租客,他很難判斷自如有沒有在前任房客退租後徹底進行檢查。

事發一個月期間,自如提出過什麼解決方案?北青報記者了解到,10月16日自如方面曾與陳澄當面溝通這次事件。陳澄介紹,見面溝通時自如提出的解決方案仍以幫其免費換租為主,但雙方未就換租細節進行溝通,「可能他們會幫忙再安排一個房間,但我們目前還沒有換的打算。」

當事人是否有經濟賠償方面的訴求?陳澄表示,到目前為止,他和妻子並沒有提出任何經濟賠償方面的訴求,當務之急還是解決隱私方面的擔憂,「生活確實很受影響,這兩天都沒有去上班。」

另據自如公關介紹,目前正積極配合警方調查,事件進展和調查結果均以警方發布為準。

平台負有保障房屋適租性的義務

北京市致知律師事務所律師張偉表示,插座背後的偷拍錄影頭到底是誰安裝的目前還沒有定論,判斷其是否涉嫌違法還為時尚早。如果是自如安裝的,一方面涉嫌合同違約,另一方面還對租客個人隱私構成侵權,租戶就此主張權利,要求自如承擔法律責任;如果是原房主安裝的,只是遺留在插座後並沒有進行使用,則沒有責任;如果是故意安裝錄影頭以進行窺視甚至傳播,就需要承擔行政治安甚至是刑事犯罪的責任;如果是第三方安裝,就沒有過失的可能,一定要承擔行政或刑事責任。

「但是無論誰安裝的,出現在出租屋裡顯然都不正常。」張偉律師介紹,自如作為一個出租平台,負有保障出租房屋適租性的義務。「不被監視和侵害隱私是不是屬於適租義務呢?顯然屬於,因此自如涉嫌違反該義務,需要就此擔責。」

文/本報記者 孔令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