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國版延禧攻略,女王的私生活真亂

每到歲末年初,都是被各種「年度電影榜單」轟炸的時候。作為「奧斯卡風向標」的各大電影獎項,也陸續在此時揭開帷幕。

今天要介紹的這部電影,就剛剛喜提金球獎喜劇片最佳女主角——《寵兒》。

影片堪稱「情欲版《延禧攻略》」,而且是百合設定的宮廷喜劇,講述的是兩個女人為在女王面前爭寵,而宮鬥撕X的故事。

別看這個劇情乍聽上去很抓馬,其實還是以歷史上真實存在的安妮女王與馬爾博羅公爵夫人薩拉的友誼為藍本,改編而成的。

故事發生在十八世紀的大不列顛王國,當時正值斯圖亞特王朝的安妮女王執政。

片中共有三位主角,其一便是安妮女王,她也是本片的核心人物。

安妮雖然貴為女王,但她的一生,可以說是命途多舛。

首先,她患有嚴重的痛風,經常痛苦到無法入眠。

而且由於身材過於肥胖,她不得不坐輪椅或借助拐杖出行。

其次,安妮曾生育過17個孩子,卻個個夭折。

她只好養17只兔子,把它們當作孩子對待。

丈夫死後,變成孤家寡人的她,將感情寄托在了跟她一起長大的公爵夫人薩拉身上。

她對薩拉的感情極其深厚,甚至不惜將手中的權力轉移給她,任由自己變成一個被架空的傀儡。

作為女王,安妮看似喜怒無常、忠奸不分,但其實,她身上的悲劇色彩最為濃厚。

不管是家庭生活的不幸,還是地位上的有名無實,抑或是愛情中的患得患失,都使她最終只能靠食物和性愛,來填補內心的空虛。

安妮的扮演者奧利維婭·科爾曼,更是憑借出色的演技橫掃各大獎項,除了金球獎喜劇類最佳女主角,還拿下了威尼斯影後。

除了安妮,片中的另一女主,便是公爵夫人薩拉。

薩拉是安妮女王的秘密情人,地位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在性格上,她英明果敢、殺伐決斷,可以說國家的大事小事,全都掌控在她之手。

在感情上,她也分外強勢。只有她敢一言不合就掐住女王的脖子,

也只有她能出言不遜,說女王看起來就「像只獾」。

薩拉的扮演者蕾切爾·薇茲,已經48歲了,但仍然氣質優雅高貴,舉手之間攻氣十足。

最後一位女主,是「石頭姐」艾瑪·斯通扮演的阿比蓋爾。

她是薩拉的遠方親戚,因為家道中落,前來投奔。

一開始,阿比蓋爾還只能做些洗碗擦地板的活,但她心思活泛,得知女王有痛風的毛病後,專門去采草藥給女王敷治。

因此,阿比蓋爾很快就從女仆,變成了薩拉的侍女。

無意中,讓她發現了女王和薩拉的姬情。

在大吃一驚的同時,阿比蓋爾也打定主意,無論如何都要爬上女王的床。

她看上去單純善良,處處替他人著想,面對女王時,更是眼淚說掉就掉;

但其實,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求上位,典型的腹黑心機女。

為了勾引女王,阿比蓋爾處心積慮,看見女王養了兔子,便假裝喜歡兔子;

後來,更是直接展開色誘模式——「一不小心」脫光衣服,睡在了女王的床上。

而薩拉又整天忙於國事,無暇陪伴女王。

於是,在阿比蓋爾的溫柔攻勢下,女王很快就和她做起了愛做的事。

誰料,此事被薩拉逮了個正著,怒氣沖沖地要將阿比蓋爾趕走。

而阿比蓋爾當然沒那麼容易認輸——她故意將自己的臉打傷,造成是薩拉打傷的假象,然後坐在女王的房間門口,放聲大哭。

這招苦肉計十分奏效。女王不僅因此疏遠了薩拉,還讓阿比蓋爾做起了自己臥室的侍女。

在這之後,為了穩固自己的「地位」,阿比蓋爾又偷偷給薩拉下毒,令她在外出騎馬時暈倒,久久沒有歸來。

這段時間里,阿比蓋爾獨得女王寵愛,不僅恢復了上流身份,還順利嫁給一位將軍,躋身貴族之列。

這樣一來,即使薩拉將來返回宮中,阿比蓋爾也有足夠的底氣去面對她。

雖然說,這樣的伎倆,對於對宮鬥劇司空見慣的我們來說,算不上什麼。

但值得一提的是,《寵兒》中的宮鬥,不僅僅是兩個女人爭寵撕X這麼簡單,它的背後隱藏著兩股勢力的鬥爭。

當時,大不列顛王國正在對法國發動戰爭,王國中的黨派主要分為輝格黨和托利黨,簡單來說就是一個主戰,一個主和。

馬爾博羅公爵和夫人薩拉,屬於輝格黨派,主張增收賦稅來支撐戰爭;

阿比蓋爾雖然不屬於任何一派,但她為了上位及保全自己,拉攏了托利黨派的成員,主張向法國求和。

女王則是牆頭草,寵愛誰就支持哪個黨派。

於是,阿比蓋爾未得寵前,托利黨被輝格黨壓得翻不了身;待阿比蓋爾上位後,事態就反過來了。

左為托利黨派,右為輝格黨派

片中阿比蓋爾上位的過程,也暗含著現實中的愛情真理。

女王看似是地位最高的人,但在和薩拉的愛情中,她卻一直處於弱勢地位。

看見薩拉和別人跳舞,女王傷心憤怒

由於自己的身體狀況和喪夫失子的遭遇,她既敏感又乖張。

薩拉的聰明果斷,剛好彌補了女王性格上的弱點,使得女王極其依賴於她,有時甚至會孩子氣地「一哭二鬧三上吊」,來換取薩拉的關心。

而薩拉並非對女王毫無感情,只是她更多的是在利用女王,以期掌控大權。

至於阿比蓋爾,則是完完全全地把女王和丈夫,都當做自己上位的工具。

她對女王百依百順,讓一直在愛情中卑微的女王,嘗到了勝利者的滋味。

因此,阿比蓋爾的得寵、薩拉的失寵,幾乎是一種必然。

從這點來看,片中人物所追求的不僅是愛情與王權,更是一種「主動權」。

說到這里,就不得不提本片的導演,歐格斯·蘭斯莫斯。之前,我曾給大家推薦過好幾部他的作品。

比如他的成名作《狗牙》,講的是父母把子女當做「狗」一樣圈養在家里;

比如拿下戛納電影節評審團獎的《龍蝦》,有著「單身的人會變成動物」的奇葩設定;

還有評價兩極、挑戰倫理的《聖鹿之死》,在那部電影里,父親為了贖罪,必須在妻子和子女當中選擇一人殺死。

不難看出,蘭斯莫斯的電影,部部皆為話題之作。

他的作品通常既有奇葩的設定,又充滿符號和隱喻,並且氣氛詭異節奏緩慢,對普通觀眾來說很不友好。

然而這部《寵兒》,或許因為蘭斯莫斯沒有親自編劇的緣故,故事不再晦澀,娛樂性也明顯要強了很多,堪稱雅俗共賞。

「雅」的方面在於,它製作精良、布景華麗,不僅向觀眾呈現了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還描繪出表面沉穩端莊的皇室,內里腐敗荒淫的群像。

而「俗」的方面在於,劇情足夠抓馬、人物出口成臟,

各種獵奇無道德的笑話也不少,比如片中的貴族們,就有很多你想也想不到的惡趣味愛好——

用鴨子賽跑

拿橙子砸人

而蘭斯莫斯在拍攝這些場景時,還刻意使用了慢鏡頭,通過人們臉上扭曲的表情,反映出他們空虛的內心,諷刺的意味不言而喻。

總之,你可以僅僅把它當做一部百合版宮鬥喜劇來看,它明星眾多、表演精彩、笑點也夠密集;

你也可以跟隨影片,穿越回三百多年前的英國,透過荒誕的笑點,看到它悲涼的底色。

在影片結尾,曾經備受寵愛的薩拉,被女王驅逐出了英格蘭。

而阿比蓋爾看似風光無限,也已經嫁入豪門,有了後盾。

但當她被女王當做「狗」一樣使喚的時候,她才明白,自己始終還是最初的那個侍女。不論爬到怎樣的高位,她的靈魂將永遠被權力奴役。

這種「爭寵奪愛」的故事,固然具有一定的時代限制,但從某種角度來說,它也永遠不會過時——因為有人的地方,就會有爭鬥。

而與其機關算盡求上位,不如讓自己真正強大起來;與其爭當那個「受寵」的人,不如做那個依靠自己也能活得很好的人。這才是我們這個時代里,真正有尊嚴的活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