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程老師大多是半路出家

編程老師大多是半路出家
家長盲目追捧,師資缺乏成軟肋

在一家機器人培訓機構內,學生正在進行項目展示和分組對抗環節,氣氛很熱烈。

少兒編程成為培訓新寵,吸引了眾多家長和孩子的興趣。

自主招生的高校認可、逐漸進入課堂、人工智能是大趨勢,少兒編程看起來很美。對於家長來說,有沒有必要花高額費用讓孩子學編程?即便是要學,又要規避哪些陷阱呢?

「孩子學編程,學的是一種計算機思維,知道編程的內在邏輯。」在山東大學微電子學院教授邢建平看來,孩子學編程不是將來當技工、碼農,而是要學習解決現實問題的思維與方法。

文/片 本報記者 李師勝

孩子學編程

不能光為拿證

最近,記者走進一家濟南市規模較大的機器人培訓學校,教室外面的走廊上,貼著很多學員參與賽事的照片。這項賽事便是信息學奧賽,在家長心中極具說服力,其成績也是很多高校自主招生時的「敲門磚」。10月13日,2018年全國青少年信息學奧林匹克初賽剛剛進行了考試,童程童美濟南區總校長陽光介紹,全國約18萬人參與了比賽,山東有5萬多人參與。

那麼,很多培訓機構介紹的獲獎後可獲得高校自主招生資格靠不靠譜呢?記者了解到,就2017年情況來看,全國奧林匹克競賽一、二、三等獎山東分別只有1、6、4人,也就是說,獲得全國獎項的山東僅僅有11人。

賽事組織方還公布了獲得山東省信息奧賽一等獎的人員名單,在復賽提高組中,山東獲得一等獎的有248人。其實,即便加上省級二、三等獎,能拿到獎項的僅僅是鳳毛麟角。而且不同的高校對獲獎的要求不定,比如清華、北大,只認可決賽成績,不認可省級獎項。山東大學則認可省級二等獎。

山大微電子系教授、實驗室主任邢建平同時也是中國大學生ICAN創新創業大賽全國組委會執行副主席、國際(中國)青少年ICAN創新創意大賽主席。10月17日,他正在成都參與賽事。「信息學奧賽的獲獎名額太少了,不說是千里挑一,也是差不多。」在邢建平看來,這也滋生了其他賽事,孩子學習編程,家長要規避一個錯誤,應該注重學習的過程,而非拿賽事的證書。

20多名編程教師

僅兩人是計算機專業

作為一個新興的行業,少兒編程是風投關注的重點領域之一。資本讓行業迅速膨脹,但也帶來了一些問題。

專門做少兒圖形化編程研發的阿爾法營全國管道總監於立坤對此深有感觸,「資本的意志堅不可摧,這種熱點式的、跟風式的投資,對於少兒編程機構弊大於利。資本會迅速催熟一個行業,但也會迅速摧毀一個行業。教育是一個道阻且長的交互過程,中間充滿了大量的個性化的因材施教行為,如果用大工業時代的資本邏輯去做到資本的意志,最後會一地雞毛。」

很多業內人士坦言,相對來說,少兒編程是高門檻的行業,這是行業內的共識,尤其是在師資方面,既需要懂教育,還需要懂計算機。

記者通過走訪濟南市內培訓機構,發現老師極少是計算機專業出身的,多是教育類專業,通過後期的培訓掌握圖形化編程教學的技巧。在一家規模較小的計算機教育培訓機構內,有20多名老師,但只有兩人是學計算機出身。

對於這一現象,有業內人士分析,這主要是由二者的薪水差決定的,編程領域師資需要一批既有編程專業背景又懂教育培訓的人才上崗,痛點就在於很多代碼寫得好的人不太具備教育屬性,其次這部分人群選擇面又很多,他們優先選擇一些更高薪的工作。

通過培訓掌握編程

專業出身的薪水過萬

面對師資難題,童程童美的解決方式是線上和線下教學相結合,陽光介紹,「線上兩個老師講課,線下一個老師輔導。線下一個老師再牛,也就是教二三十個人,但如果在線上可以教上萬人。」

在師資上,有的培訓企業有成人編程教育,可以從中招募少兒編程的老師。一旦發現有學習較好的,提前發薪水預訂。不少培訓機構負責人表示,編程教育並不需要特別高的計算機知識,通過培訓就可以掌握。而學專業編程出身的教師,薪水都很高,一般稅後超過10000元。

對於師資培養,以傳統教育出身的艾克瑞特的創始人張祖平認為,機器人和編程教育需要懂教育才行,編程只是一個工具,機器人學習是編程教育的載體,需要循序漸進。「有些公司讓孩子敲代碼,修改代碼順序,不符合教育的本質。」張祖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