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約車鯰魚要攪動網約車市場並不容易,滴滴領先優勢穩固

網約車市場由於滴滴當下正在進行整改,這為其他新進入者提供了機會,曹操專車、嘀嗒出行還有最新的哈羅出行都希望在滴滴遭遇困難的時候分一杯羹,不過考慮市場現實,這些新進入者要撼動滴滴的市場地位存在許多困難。

網約車鯰魚

在這些新進入者當中,曹操專車的參與力度最大。吉利已是國內第七大汽車企業,但是其市值卻只有200多億美元,而目前的估值卻高達600億美元,這是刺激其創始人兼董事長李書福進入網約車行業的原因。吉利汽車認為自己擁有汽車製造業務因此在成本方面擁有足夠的優勢,其進入網約車市場採取了B2C模式,即是曹操專車提供車輛並招募司機的方式參與網約車市場,在吉利的強力支持下曹操專車獲得了較快的發展。

近期吉利宣布正與戴姆勒協商在中國成立合資公司經營網約車和汽車共享服務,雙方各持股50%,這是前者在成為後者的大股東後展開的首次合作。戴姆勒對網約車市場覬覦已久,早在2014年就收購了打車應用MyTaxi,在2016年與知名的打車應用Hailo合併,與Uber展開競爭,這無疑進一步增強了吉利拓展網約車業務的信心,畢竟網約車業務是相當燒錢的業務,有了新的支持可以減輕吉利發展網約車業務所承擔的資金壓力。

嘀嗒進入網約車市場其實要早於滴滴,不過由於它早期沒能抓住市場機會,在滴滴迅速攻城略地的時候它一直沉默在一個角落,去年它開始強化發展計程車業務,今年則推出了順風車業務,目前這也是它僅有的兩項業務,在滴滴順風車出事之後,其他推出順風車業務的企業紛紛下線了該項業務,嘀嗒順風車幾乎成為唯一的順風車,這讓它獲得了發展的機會,近期訂單量顯著提升。

哈羅做共享單車起家,在互聯網三巨頭BAT之一的阿里巴巴強力支持下,它避開了國內兩大共享單車巨頭摩拜和ofo占據優勢的一二線城市,專注於三四五線城市獲得了快速發展,後來摩拜和ofo都遭遇資金問題導致摩拜被美團收購,而ofo繼續受資金困擾,據稱哈羅單車的日訂單量已超越這兩大共享單車企業。

哈羅在共享單車市場做大之一,似乎共享單車行業已無法滿足它的野心,開始迅速擴張業務,而網約車與共享單車有一定的關聯性,因此於近期宣布進入網約車行業,與首汽約車、嘀嗒出行等合作建立出行平台,未來不排除它會親自加入網約車市場。對於阿里巴巴來說,它發展出行業務主要是為支持它的支付寶業務,支付寶的估值已高達1500以美元,如此它支持哈羅出行的發展可謂不遺餘力,這也讓哈羅意圖在出行行業大展拳腳有足夠的信心。

由此網約車市場在形成滴滴一家獨大的局面之後,似乎有再次進入戰國時代的跡象,這些網約車行業的新軍均希望借滴滴當下遭遇困難的時候快速擴張。

滴滴領先優勢穩固

在各個行業中都有強者恒強的馬太效應,在網約車行業同樣如此。自滴滴在網約車行業的優勢市場地位確立後,挑戰者如過江之鯽,如易到、首汽約車、美團打車等都曾試圖發起對滴滴的挑戰,不過由於它們自身的原因最終或是陷入困境,或是在市場的存在感不強。

滴滴則憑借優勢的市場份額為用戶帶來更好的體驗,候車時間短、車輛和司機素質高等優點吸引住自己的用戶;更多的用戶數也讓滴滴司機減少了空載時間、接單時間短等優勢,獲得了更高的收入,從而形成良性循環。後來者要挑戰滴滴的地位往往需要投入更多的資金,為乘客和司機提供更高的補貼,這是後來者一直面臨的困難。上述幾家進入網約車市場的企業當中,除了有阿里支持的哈羅出行有足夠的資金支持外,另外兩家恐怕難有足夠的資金支持它們進行補貼競賽。

滴滴作為網約車行業的巨頭,自然有它的核心競爭優勢,後來者要挑戰它的地位並不容易。多年來在網約車市場積累的經驗和技術優勢,讓滴滴的地圖地位更準確,其依據大數據技術實力讓拼車乘客更順路,節省了司機和乘客的時間,等等這些都是它的核心競爭優勢,這又反過來進一步提升了乘客和司機對它的依賴性,後來者要超越談何容易。

不要小看這些技術優勢,正是因為曹操專車、首汽約車在大數據上的技術實力不足讓它們未能推出拼車服務,嘀嗒順風車的拼車服務則存在不順路的問題如果司機強行拼車導致乘客的乘車時間大幅增加影響用戶體驗。拼車服務恰恰最能體現互聯網的競爭優勢,可以降低用戶的出行費用和網約車企業的經營成本,這無疑成為滴滴的重大競爭優勢之一,據稱滴滴的拼成率超過七成。

正是因為滴滴所擁有的諸多競爭優勢,在滴滴順風車下線這段時間,嘀嗒順風車業務僅是在早期獲得了業務爆發,然而隨後用戶感受到嘀嗒的接單率太低、司機接單需要空載太長時間等因素的影響嘀嗒的順風車業務並沒能持續爆發,如今筆者使用嘀嗒順風車的時候可以明顯看到廣州的訂單數量已遠少於9月初,一旦滴滴順風車再次上線的話嘀嗒還能留下多少用戶呢?

網約車市場是一個規模巨大的市場,中國又是全球最大的出行市場,據分析2017年中國網約車市場的交易規模已超世界其他各國的交易總和,如此巨大的市場自然讓各方垂涎,前赴後繼都希望從中分一杯羹,不過現實卻並非那麼美好,後來者要挑戰滴滴的市場地位談何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