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約車江湖風雲再起:滴滴元氣未復 新玩家並起

時代周報記者 王州婷 發自廣州

兩樁重大安全事故後的兩個多月以來,滴滴從未離開過人們的視線,一系列的整改措施相繼出台,而在過去的國慶假期,程維、柳青等滴滴高管不僅主持員工學習網約車政策,還走上街頭征求意見、召開司乘人員意見征求會,以及邀請專家學者把脈會診滴滴。

一邊是ALL in 安全的滴滴在整改中「極力求生」,另一邊則是網約車江湖中新生力量的「伺機而起」。10月9日,外媒消息稱,吉利將聯手戴姆勒在國內成立乘車共享合作公司,並將對手「鎖定」滴滴出行;三日之後,阿里旗下的哈羅出行也在官方微博稱,已經在上海、南京和成都等地區試點打車服務。

雖然早在2017年11月烏鎮互聯網大會上,程維判斷滴滴在網約車主戰場的比賽已經結束,但歷經兩場硬仗的滴滴還是沒能迎來最終的和平,甚至乎,一場在安全弊端中爆發的「黑天鵝」事件,讓其戰略不得不來個「急剎車」,籌備已久的IPO進程也不得不暫時擱置。

如今,網約車江湖風雲再起,整改中的滴滴如何迎戰?阿里、傳統汽車廠商的入局,是否會帶來形勢的變換?

整改中的滴滴

自8月以來,備受輿論風暴的滴滴無限期下線了順風車,其在全國各地交通運輸部等相關部門的接連約談下也迎來最為嚴苛的整改,事實上,在外界看來,滴滴頻發的順風車安全事故有著其經營模式的「原罪」,這也意味著,滴滴的整改同時也代表著大眾對於「互聯網出行行業」意義的重新審視。

隨著程維在9月7日內部公開信中表示「眾志成城,ALL in 安全」,滴滴隨後開始推出一系列的安全整改。其中9月8–14日平台整改一周,暫停深夜23:00–次日5:00所有服務;9月15日恢復深夜出行後,滴滴試運行深夜運行規則,其間快車及專車司機在深夜期間需滿足註冊時間超過半年,安全服務超過1000單等條件才能接單。

此外,10月18日更新的滴滴乘客端和司機端APP將試行「黑名單」功能,還持續加強對司機的安全審核,要求無犯罪記錄、通過三證驗真,每日出車前須通過人臉識別,同時,持續完善安全產品功能,持續開展交通安全提示和司機服務教育。

滴滴公布的數據顯示,9月30日至10月7日期間,有405萬用戶添加了緊急聯繫人,606萬用戶使用行程分享功能。此外,行程中錄音已經覆蓋90%以上的訂單。相比以前看起來略顯清爽簡單的APP界面,現在打開滴滴之後則顯得更為複雜,安全中心中包括了「緊急聯繫人」「行程分享」「一鍵報警」「行程錄音」等功能。

不過,互聯網資深分析師丁道師向時代周報記者指出,雖然滴滴在業務層面必然會受到影響,其估值受損也是面臨的重大挑戰,而由滴滴模式中的安全隱患引發的公眾質疑才是最致命的,「這次事件滴滴的估值可能將降低20%、30%都不止,如若滴滴未能有效修復公眾信心和公司的士氣,那麼滴滴今年日子會很難過。」

事實上,整頓中滴滴的暗潮或許已經湧動,雖然滴滴並未明確作出回復,但來自界面9月27日的消息指出,多位知情人士表示,受到滴滴IPO停擺的影響,從2018年年初到現在,滴滴D輪以後投資人開始轉讓滴滴的原始股,而接盤方系滴滴的投資方軟銀中國資本。

該篇報導指出:「D輪以後的投資人非常分散,構成也比較複雜,很多投資人是奔著滴滴很快上市去的。但由於最近滴滴安全事件的爆發,導致了其上市計劃暫緩,同時估值也被壓縮,所以其中有部分投資人有比較大的退出壓力。」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滴滴方面向時代周報記者指出,雖然目前公司重點布局安全戰略,但各項實際業務均在推進。按照程維此前的計劃,2017年是滴滴「修煉內功」之年,而2018年則是其戰略開拓之年,其中海外業務則是被外界視為滴滴有力增長點的方向。

艾媒咨詢的研究報告指出,滴滴出行在近三年時間裡通過投資或產品技術合作等形式,將全球合作網路延伸至北美、東南亞、南亞、南美等1000多個城市,覆蓋全球70%以上的市場。其中,2018年1月及2月,滴滴出行主要開拓了拉美市場、日本市場、香港市場、中國台灣市場四個市場。

網約車風雲再起

作為從與快的、優步激烈廝殺中突圍而出的互聯網出行巨頭,滴滴在國內早已奠定了一家獨大的行業地位,但「突遭」整改的滴滴,必然留給市場新勢力萌生和突圍的空白間隙,阿里無疑是其中伺機而動的一大互聯網巨頭。

在移動互聯網生態的演變發展下,對於勢要拿下「本地生活服務」戰略高地的阿里巴巴和騰訊而言,互聯網出行是其中繞不過的一環,當然騰訊旗下美團收購摩拜、推出美團打車後,阿里巴巴也在8月份宣布,將旗下的「哈啰單車」升級為覆蓋全出行形態的「哈啰出行」。

10月11日,有消息稱,改名升級近一個月後,哈啰的網約車業務正式推出。12日晚間,哈啰出行在官方微博稱,上海、南京、成都等地區已上線打車服務,並且表示未來試點城市遠不止這三座。

事實上,作為承載阿里布局大出行業務的重要棋子,哈啰出行從今年4月開始,就陸續申請了哈啰出行、哈啰助力車、哈啰汽車、哈啰生活、哈啰共享單車等商標名,商標類別則包含「旅遊、物流服務」,「保險、金融、不動產」等,可見其入局互聯網出行領域的決心。

同樣將目光「鎖定」滴滴的還有傳統汽車製造商。10月9日,外媒消息稱,吉利董事長李書福正在與德國戴姆勒集團展開洽談,雙方將在中國成立網約車合資公司負責乘車和汽車共享服務,持股比例為各50%,雖然雙方的談判尚未最終敲定,而戴姆勒正在考慮使用與比亞迪合作的電動汽車品牌騰勢作為共享出行平台的用車。

尤為一提的是,無論是吉利還是戴姆勒都並非為網約車的新手。吉利在2015年,上線了網約車平台「曹操專車」,目前專車已在全國25個城市經營,投放車輛27000輛(實際經營接近23000輛),註冊用戶超過2000萬;而在今年7月剛拆分出出行公司實體的戴姆勒,其旗下子公司Moovel於2014年收購了打車應用MyTaxi,而後又於2016年跟Hailo合併,一直在共享出行領域與Uber展開競爭。

吉利和戴姆勒雙方的合作,在業內看來是滴滴在美團打車之後又將迎來的另一強敵。實際上,滴滴的圍剿之戰或早於其9月份暫停夜間服務就已經開始。據了解,彼時,同樣來自傳統汽車廠商旗下的首汽約車展開了針對滴滴暫停夜間服務的行銷及優惠活動,此外還同步推出了針對司機端的獎勵政策,吸引大批司機入場。

嘀嗒雖然僅有計程車和順風車兩項業務,但相比滴滴順風車無限下線,嘀嗒順風車目前仍然可以正常使用,據了解,彼時打開嘀嗒APP可見,「近期車主認證人數較多,為保障安全,人工審核需要5–20個工作日完成,請您耐心等待」。

不過,在業內看來,以計程車起家以及擁有強大經營能力的滴滴仍然占據了互聯網出行領域的核心競爭力,行業的格局還難以有所改變。

「哈啰出行、吉利以及其他的網約車能夠贏得不少的市場份額,但短時間內還難以撼動滴滴領先的行業市場份額,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人們的共享出行習慣已經培養,市場的需求依舊存在,而經過整改後的滴滴或許能熬過難關。」丁道師但對時代周報記者如是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