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修費人工費節節攀高 白領「動手能力差」增苦惱

濟南市民蔡女士最近正在裝修,主基調是北歐風,用了不少裝飾的小燈。燈還沒裝完,裝燈的人工費就已近千元。有一次只是安裝一個普通的吸頂燈,報價為每個30元,直接超過了買燈的費用。

無獨有偶,濟南市民張女士出門時不慎把門反鎖,趕緊從網上找來開鎖師傅。「師傅上門後拿出一根鐵絲,捅進鎖眼一轉,鎖秒開。」100元的報價瞬時讓張女士大吃一驚,而這只是起步價。

畢業剛參加工作的小李租住在濟南和平路附近一老小區。房子裡的淋浴花灑與水管接觸位置漏水,找附近一家五金店老板來修。老板拿著管鉗,三下五除二掰掉銹蝕的老花灑套件,換上一套新的,要價250元。小李好不容易才砍價到220元。隨後,他從網上一搜,類似花灑套裝只要49元。

空調安裝、電器維修、通水管、通馬桶、燃氣灶維修……這些需要動手能力的小活,都市白領普遍不擅長。但這些看起來並不起眼的家政服務,隨便一項收費就是一二百元。

水電工月入八千

算下來卻所剩無幾

閆豹今年31歲,剛在老家濟陽區買了房子。從2011年開始他就在濟南從事水電工的工作。當然,作為一個小工頭,抹牆、刷漆他樣樣都行。30日,記者在金域藍山見到了正在裝修的閆豹,個不高、很精瘦,幹起活來很麻利,他的牛仔褲和上身的工裝上還殘留著不少膩子粉。

「薪水按天結算,每天260元,每個月只休息兩三天。」閆豹介紹起自己的薪水,如果按一個月都不休息算,能賺8000元左右。

根據齊魯人才網的統計,去年濟南企業職工平均月薪是5331元。如此看來,8000元薪水確實不低。

不過,閆豹給記者算了一筆帳。房貸每個月近3000元;兩個孩子還上著培訓班,這也是花銷的大頭;在車站北街租的房子,每月350元;還有一家人的吃穿用度。這麼算下來,這8000塊到頭來也就能剩下兩千多點。而且除了房貸,其他費用都在漲。「瞅著自己的那點存款,現在只要有活就幹,一般不休息。」

濟南「以美致家」的老板王彬在濟南從事裝修行業多年,他對人工費上漲有著切身感受。一個水電工,按天計算薪水,2015年是180元,2016年200元,2017年220元,今年是240元到260元。他還介紹,雖然大小有異,但在濟南安燈均價就是30元,是個公道的價格。

「在濟南幹裝修和從事技能工作的,以濟南周邊市縣區的居多,多是在濟南租房子住。」王彬介紹,房價上漲,物價也在漲,他們的生活成本增加了,人工費每年漲也很正常。

澳洲人工費有多高

瞅一眼就是1500元

「我老爸是教語文的,但家裡的活啥都會幹。每次來濟南看我,都要把家裡壞掉的燈換一遍。他還專門買了一個工具包放在我家,裡面鉗子、螺絲刀、米尺啥都有。」在濟南工作的張女士介紹,但是現在找的男朋友啥都不會幹,動手能力和老爸相比相差甚遠。

老一輩人家裡的瑣事基本都能搞定,這是很普遍的現象,但是,現在的年輕人為啥就不行了?

濟南一所大學的老師荀奕曾在澳大利亞留學兩年,對當地的教育和生活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她看到,當地的男孩子動手能力普遍很強,可以當做借鑒。「這首先跟當地的教育體制有關,在7-12年級,相當於中國的初中和高中,孩子有多門選修課,其中有家政課,包括養雞、種花種草、做飯、織毛衣等等。」學校一般會規定,技能型課程必須修一到兩門,而且,當地職業技術教育很發達,在澳洲叫TAFE。高中畢業後,很多學生選擇TAFE,學洗剪吹、挖掘機、電氣焊等,拿到證書後很好就業。

還有一方面是當地的人工費很高。「一般有出診費或者叫出場費,在100-150澳元之間,相當於人民幣約500-750元。這還只是上門費,如果更換設備就更貴了。」荀奕還講了一個例子,一次朋友家熱水器壞了,維修人員上門看了一眼說管子漏水了,這就是300澳元,差不多相當於1500元。

當然,最重要的是大環境逼就的。當地地廣人稀,如果家裡壞了東西叫人幫忙很麻煩。所以,澳洲家庭中大多備有Garage,也就是車間,裡面有各種各樣的維修工具,家裡東西壞了就自己修。男孩子待在車間裡的時間很長,動手能力強也就很正常了。

濟南一所小學的老師也表示,對動手能力的教育,是基礎教育階段普遍存在的一個問題。不過,在教育方面也有一些新動作,比如科技創新教育、steam教育等,每個學校雖然教授的知識不一樣,但也教給孩子很雜的知識,類似機械、電子、數學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