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美國點顏色瞧瞧,歐盟用的是這一招

當地時間10月29日,英國政府宣布將向跨國科技巨頭征收新稅種。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該稅種將向全球每年收入超過5億英鎊的利潤最豐厚的公司征稅。如果沒有國際間的「科技稅」共識達成的話,它將於2020年生效,稅率為2%。該稅針對跨國公司在英國本地產生的銷售征收,預計每年征稅4億英鎊。

雖然英國是第一個對科技巨頭征收數字稅的發達國家,但並不是第一個對科技巨頭繳稅少有意見的國家。

作為美國乃至全球科技企業最重要的海外市場之一,歐盟近年來一直對以Google、亞馬遜、臉書、蘋果(GAFA)為首的科技巨頭企業頗有微詞。歐盟認為,這些科技巨頭獲取了大量收益,但繳納的稅款卻太少了。

在九月初召開的歐盟財政部長非正式會議上,各國就在對大型跨國互聯網企業征收「科技稅」問題進行磋商後決定,將對「科技稅」加強商討,並稱有望在年底前達成協議。

從歐盟各成員國角度看,如果統一開征「科技稅」,則每年財政收入總計或可增加50億歐元。但目前看來,歐盟成員國內聲音並不一致。以法國、德國為代表的國家表示支持,但愛爾蘭、芬蘭等國卻持保留意見,產生如此分歧的原因是什麼?年內達成一致的可能性大嗎?如果真的開征「科技稅」,對於歐盟和世界而言意味著什麼?

國是直通車 侯雨彤 制圖
國是直通車 侯雨彤 制圖

歐盟的「煩惱」

作為GAFA中的一員,蘋果公司就曾因避稅行為被歐盟裁定補繳稅款。2014年,蘋果公司在美國以外的大多數地區取得的每百萬美元收入,只需繳納50美元的稅款,稅率僅為0.005%。究其原因,是因為該公司與愛爾蘭政府達成協議,蘋果愛爾蘭分部和蘋果總部將共享所賺取的利潤。其中,愛爾蘭分部所賺取的利潤,蘋果公司只需根據愛爾蘭的稅賦標準納稅,而蘋果總部的利潤則無需支付稅金。

歐盟對此進行裁定,愛爾蘭政府需從蘋果公司補收2003年至2014年的稅款和利息,最高達130億歐元,具體金額由愛爾蘭決定。

但這並不是蘋果一家企業或愛爾蘭一國的做法。為了吸引國際大企業進駐本國,以愛爾蘭為代表的國家將本國的企業所得稅率定得極低,吸引了蘋果、Google、臉書等科技企業入駐,進而提升了本國就業率。不過,這些國家也因此受到歐盟其他成員國的指責,認為這種極大的稅收優惠對於其他競爭者很不公平,已經構成了非法的國家援助行為。

除了補稅,歐洲此前還多次對跨國科技巨頭開出「天價罰單」。早在2004年,歐盟認定微軟公司濫用了其在個人電腦操作系統(Windows)市場上的優勢地位,要求其做出相應改變,並開出4.97億歐元的巨額罰單。

今年7月,歐盟裁定,由於Google濫用其在安卓系統中的市場支配地位,採取「非法限制措施」以加強其在搜索引擎方面的主導地位,違反了歐盟的反壟斷規則,決定對Google處以43.4億歐元罰款。

既然有了天價罰單,為何還要醞釀「科技稅」?社會科學院歐洲研究所科技政策研究室主任、研究員張敏在接受中新社國是直通車記者採訪時表示,征收「科技稅」有兩個背景,一是英國「脫歐」後,歐盟在收入上將有一定損失,所以希望通過征收「科技稅」來彌補這個缺口;二是美國總統特朗普推出「美國優先」政策後,美歐之間的貿易紛爭越來越尖銳。在這種情況下,歐盟通過征收「科技稅」,就像放出一個氣球,試一試美國到底有什麼反應。

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所副所長白明也認為,如果真的征收「科技稅」,它所帶來的收益在整個歐洲的信息業或科技產業占比也很小。因此,與其說「科技稅」是為了征收稅款,不如說是向美國釋放一個信號,「也就是說,我(歐盟)並不會無原則支持你,在一定程度上也將有所限制,給不給面子比裡子更重要。」

此外,在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歐洲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王朔看來,歐盟征收「科技稅」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一種自我防范。他表示,這些大型跨國企業,尤其是互聯網巨頭,對歐盟的市場入侵很嚴重,歐盟開始試圖保證自身的相關科技產業的發展。「歐盟之前已經對Google發出巨額罰款的信號,而且前段時間出台了史上最嚴格的隱私保護法,這種防范意識已經非常明顯。」

不同意見背後的「小算盤」

「科技稅」落地的前提是要獲得所有歐盟成員國的一致同意。但目前歐盟28個成員國中,僅有法國、德國、奧地利等10國對上述提案表示明確支持,其餘18國均持保留意見。

王朔分析,一般綜合實力較強的國家傾向於征收「科技稅」,中小國家則恰恰相反。這是因為大國希望能在科技方面保持競爭力,避免本國的科技企業受到美國科技巨頭的衝擊。但對於那些自由開放程度相對較高的國家,鑒於本國在相關產業發展方面並不突出,所以更希望保持開放姿態。

此外,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國際貿易系主任、副教授羅立彬還對國是直通車表示,國際公司跨國整和資源的能力很強,歐盟設定比以前更高的稅率並不代表它能征收更多稅款。對於其他國家來說,由於他們本來就沒有稅收收入,因此收益總是正的,但是對於這些原本可以收一些稅的低稅率小國,提高稅率不一定導致稅收收入提高,考慮到跨國公司全球資源的整合能力,很可能減少稅收收入。「這件事本身說明在歐盟內部達成協議的難度,也體現了歐盟作為一個由不同國家組成的同一經濟體的獨特特徵。」羅立彬表示。

出台「科技稅」或強化逆全球化力量?

歐盟的小算盤真能如願嗎?羅立彬認為,「科技稅」涉及互聯網領域的全球治理問題,這是一個新問題,由於互聯網產品具備天然的跨越國界性,所以理論基礎仍然有待夯實。但是如果認為稅收是屬於「二次分配」,也就是解決收入分配的公平問題,那基本的原則就是,只要是獲得收入,就應該交稅,為社會收入公平以及公共產品做出一些貢獻,從這個角度看,收稅有道理。但是現實中,跨國公司具備很強的稅收籌劃和避稅能力,提高稅率很可能導致「稅基流失」和「利潤轉移」,最終導致能收上來的稅很可能很有限。

王朔認為,征收「科技稅」說明歐盟對自身數字市場的保護程度明顯上升,管制明顯增強。但對於大型互聯網巨頭而言,確實可以在防壟斷方面起到一定的抑製作用。

但張敏則表示,此時如果開征「科技稅」就相當於強化逆全球化力量。其實在全世界範圍內,稅收越多,彼此之間開放的程度越小,摩擦會越大,對整個世界經濟的流動性會產生影響,從而嚴重影響世界經濟的發展。 「當前各國都有其優勢產業,一個稅種的推出很可能會促使其他稅種接踵而至。因此,從我個人而言,並不希望歐盟真的在年底達成這樣一個協議,也不希望歐盟開征所謂的科技稅。」(張文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