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屆世界漢學大會:如何理解中國

原標題:第六屆世界漢學大會:如何理解中國

2018年11月2日至4日,第六屆世界漢學大會在中國人民大學開幕,來自海外的30位學者和國內的25位學者圍繞「理解中國——包容的漢學與多元的文明」進行了深入的跨文化交流。

「理解」一詞自古就含有跨文化傳播的內涵,具有匯通中外智慧的訴求;而所謂「包容」,則是在認識到差異的同時求同存異,尊重世界發展的多樣性,以博大之心領略亙古之理;「多元」則體現在復數形式的漢學sinologies,強調了漢學的多元意味。本次漢學大會圍繞該主題,設有「漢學的譯介與對話」、「漢學的傳統與現代轉型」、「漢學與跨學科研究」、「漢學發展與人才培養」、「海外漢學與本土學術」等五個專題,希望通過世界漢學視角下的文化的交流、思想的碰撞,做到世界範圍內多元文化的求同存異、知同明異、聚同化異。

在對話中「理解中國」

 

針對本屆世界漢學大會的主題「理解中國:包容的漢學與多元的文明」,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院長、教授陳劍瀾認為,「漢學」(sinologies)一詞在英語中本身就是一個復數。研究漢學的專家和學者來自不同的文化和地域,由於文化背景和價值立場的差異,採取不同的觀察和思考方式對漢學進行研究,相應地,也就產生了同一母體下多種形態的漢學,從中也可以看出多元文明的碰撞,所以是多元的;「包容」則是在差異中尊重彼此的態度,因「包容」而有了文明的對話,因對話而產生了差異的共存和互相學習。

 

「理解中國」是漢學大會的目標,中國作為一個被理解的對象本身是固定的,但是不同的人在認識事物的立場和視角的差異決定了其理解的方式不同,所以對「中國」的理解也有差異之處。因此,在承認差異和尊重差異的基礎上的理解和對話就顯得尤為重要。

 

長江學者特聘教授、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方維規介紹說,長期以來,西方學者總有一個「潛意識」,認為中國「不一樣」,所以才需要「理解中國」。一方面是中國喜歡強調歷史、文化、中國道路等;另一方面,很多人未必讀懂了中國。19世紀的德國哲學家謝林在《神話哲學》中說,中國絕對不是一個種族,而是一個人類。謝林的那個年代,中國對於歐洲人來說還很神秘,因此他們會用自己的見解揣測中國。而今天還在談「理解中國」,則說明「謝林遺緒」仍然存在:象形文字和西方語言體系的巨大差異、中國的家庭觀念與西方的個人觀念的不同……正是這些差異,使得「理解」成為一個重要的命題,而

對話則成為做到理解的關鍵。

 

多元文明的共存

 

來自不同國家的漢學研究者們在大會上發表了自己的主題研究演講。英國倫敦國王學院的奧利弗·戴維斯從「全球化世界中的穩定社會」視角解讀中國,他認為,中國能卓立於當今世界,得益於普通話的普及以及和總共文化對符號物質性的高度重視,相比之下中國文化沒有明顯的宗教性,其語言的「物質性」連接了高級語言意識指向的控制的自由和社會趨向的社群的自由,使得中國文化在現實的發展中更好地適應了世界的潮流,做到自身的新陳代謝。

北京大學的安樂哲則從「中國哲學的翻譯」出發,提出了「中國哲學譯入西方學界」的想法。維特根斯坦曾經觀察認為:「我的語言的局限意味著我的世界的局限。」安樂哲認為,為了讓中國哲學更好地展現自身,一種能指示這些概念的文化性翻譯是必須的。為了用中國哲學概念去理解中國哲學,我們必須從翻譯的語境開始,關注這個傳統自身的前提和不斷發展的自我理解。

 

「我持此石歸,袖中有東海。」世界漢學大會的宗旨,就是呈現多元文明中這些性格各異的「石頭」,從其中理解浩瀚的「東海」,理解多樣的文化母體,理解這個命運與共的世界。

 

傳統的延續與轉化

 

理解漢學,是為了漢學更好的發展,而對漢學傳統思想的批判繼承是維持其生命力的關鍵。陳劍瀾認為,「傳統思想的創造性轉化」就是一個讓歷史語境中產生的傳統文化在新的現實土壤中歷久彌新的方式。一種思想觀念之所以在歷史上發揮現實功能,是因為有一套與之相匹配的社會組織形式,只有在與當下現實不斷地磨合中,找到傳統文化精髓與現實的契合點,才能夠發揮其文化的意義。比如「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被視為傳統宗法倫理中士大夫追求的理想目標,但是在現實社會中如何接地氣地表達出來就是一個問題。「這就需要在社會歷史的巨變中思考,什麼變了,什麼沒有變?變了的是社會形態,不變的則是做人的基本道理。」陳劍瀾說道。

 

對於「將來時」的漢學研究,陳劍瀾認為可以從「為了解而了解的研究」和「有現實針對意義的研究」出發,兩者互相補充,和諧共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