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院張方波:美股此次暴跌並不是意外

[摘要]未來美股將會處於震蕩之中,漸漸回歸到正常合理的估值區間。

騰訊財經《灼見》特約作者 張方波(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學術財經研究員)

一、美股暴跌重挫全球股市

最近,美國股市三大股指呈現暴跌態勢,創造自2011年來的最大跌幅。數據顯示,與製造業、消費業等傳統行業密切相關的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報25599點,跌幅為3.15%;類似於創業板的納斯達克綜合指數報7422點,跌幅為4.08%,標準普爾500指數報2786點,跌幅為3.29%,其中科技股、晶片股、汽車股跌幅靠前。美股作為全球金融市場的晴雨表,它的暴跌導致英國倫敦金融時報100指數、亞太盤以及國內A盤全線下跌。其中,亞太股市早盤開盤後隨著美股暴跌接力下挫,香港恒生指數25392.9點,跌幅3.05%;日經225指數報22590點,跌幅為3.8%;韓國綜合指數報2129點,跌幅為4.8%。此外,A股隨著美股進入了共振下跌的模式,其中上證綜指報2583點,跌幅5.2%,深成指報7524點,跌幅為6.1%,創業板報1261點,跌幅6.3%。美股此次全線暴跌,終結了自危機後的持續上漲周期,引發了市場對其高度關注甚至是恐慌。根據被稱之「恐慌指數」的芝加哥期權交易所波動率指數(VIX)顯示,它從10月9日的15.95躍升突破關口20至10日的22.96,是今年美股2月份暴漲以來的新高,使得市場的不確定性陡升。因此,市場不禁要問,此次暴跌是一個意外嗎?

二、美股暴跌並非意外

我們認為,無論是從短期還是從中長期視角來看,美股此次暴跌並不是意外,因為在這之前已經積累了一定的泡沫,市場對其感到意外的無非是暴跌的時間點問題,關鍵在於處在什麼窗口內出清市場,重新回歸市場估值的合理區間。

從短期看,美股暴跌是在今年美聯儲第三次加息之後,因此此次加息可以被視為暴跌的導火索。加息導致美債收益率上升,而自2016年美國退出量化寬鬆貨幣政策以來,國債收益率不斷攀升,其中作為衡量企業債務和抵押貸款利率的晴雨表的10年期國債收益率已經突破3.2%,為2011年5月以來高位。美債收益率的上升,使得債券的估值價值被拉升,降低了股票的估值,因此,投資者會通過拋售股票進入債市尋求更高的收益率。僅特朗普總統上台兩年間,國債規模從20萬億美元飆升到21.5萬億美元。其次,利率提升過快導致借貸成本上升,對實體經濟的消費和投資都帶來不利影響,其中最明顯的是汽車銷售和房地產銷售。自2017年年底以來,抵押貸款利率的上行導致房產銷售步入下行通道,最新數據顯示30年期抵押貸款利率已經處於4.7%以上,是2011年以來的最高水平。此外,美聯儲如此快節奏的推進加息進程是今年二季度以來閃亮的「成績單」:GDP增長率為4.1%,遠高於一季度的2.2%,失業率為3.7%創五十年來新低,以及中美貿易摩擦通過征收關稅推高了美國的通脹率等等,這些都是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對加息持樂觀態度的原因。

從中長期來看,美國股市自2009年危機後不斷上漲,這其中有改革和政策帶來的正向作用,比如美國前任總統歐巴馬在位期間推行的金融監管政策以及三次量化寬鬆貨幣政策有助於經濟復蘇,特朗普政府大力推進的減稅方案也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宏觀經濟基本面;同時也不能否認這一輪的美股持續性上漲是處在「非理性」周期,因為美國的復蘇無法支撐如此強勁的股市周期,它的強勁上漲與自身的經濟基本面並不相符,甚至超過危機前,這意味著股市估值存在泡沫,既然存在泡沫,那就意味著終究有刺破的時刻。另外,任何資產價格都是有漲有跌,並不存在連續不斷的上漲態勢。美國股市自危機後連續上漲8年,上漲的動能幾乎也已經完全耗盡,下跌只是一個時間問題。此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10月8日宣布,下調全球經濟增速至3.7%,比之前7月的預測值少0.2個百分點,這意味了世界經濟形勢要差於市場預期。最後,中美貿易摩擦在一定程度上助推此次美股暴跌。以科技股(如Alphabet Amazon 和Netflix等)為例,這類板塊下行帶動股市大跌,主要原因在於科技類公司的營業收入不好,而貿易戰的持續升級惡化了這一情況,從而使得科技盤率先進入下行通道,最終影響了整個盤面。

三、未來美股將會進一步調整

美股暴跌牽動全球經濟金融的神經,同時也對自身產生很大的負面效應。此次暴跌,是對危機後的非理性上漲的一次出清,也為後續的資產重新定價做鋪墊。所以可以預見的是,美股將會在這次暴跌的基礎上進一步修正和調整,經歷震蕩後重新回歸合理的估值區間。正如美國財長姆努欽所言「一切都很正常」。因此,美股暴跌以及後續可能發生的股市調整引起的震蕩也應該屬於意料之中,這主要是由於如下幾個方面:

其一,美國總統中期選舉很快將在11月舉行,而股市表現好壞意味著民眾財富的多少,也意味著選民投票的多少,因此,特朗普政府將會出台政策以改善股市狀況,以便為勝選做準備。

其二,中美貿易摩擦還在繼續發酵,短期內停止的可能性不大。因此,它會通過訂單、盈利、征稅等方式對股市造成打壓,衝擊美國的資本市場,最終對美股產生一定的影響。

其三,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認為「美聯儲不再需要保持超低利率,距離中性利率還有一段長路」,而當前美債收益率已經提高到3.2%,距離3.5%的目標值還有一段距離,這意味無論是代表短期債券收益率的2年期國債還是中長期的10年期國債都還有進一步上漲的動力。因此,這些因素表明,未來美股將會處於震蕩之中,漸漸回歸到正常合理的估值區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