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鏡重圓:德國歷經風雨的「再次統一」


東西方兩大陣營的關係逐步改善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世界格局出現新的變化。蘇聯主管人戈爾巴喬夫提出「改革新思維」,東西方兩大陣營的關係逐步改善。冷戰最前線的兩個德國,緊張的局勢也大大緩和。

在此基礎上,經濟實力雄厚的聯龐德國開始活用物質力量,加強兩德人民的民族感情。一方面,二十世紀八十年代西德平均每年以不同形式和名義向東德提供20多億西德馬克。到西德來探親、旅遊的東德居民,每人可得100馬克的「歡迎費」。東德人在西德得到各種優惠,比如坐火車可以半價。另一方面,東德政府卻自己放棄了統一的口號,在憲法中刪去了所有有關「德意志民族」和「重新統一」的提法,強調兩個德國並立。這種做法導致民主德國喪失了統一問題上的主動權,國內群眾也對此相當不滿。

民主德國

1989年,匈牙利開放西部邊界。大批東德公民到匈牙利和捷克斯洛伐克「旅遊」,趁機出走西德。秋天,民主德國陸續成立了不少反對黨,社會民主黨、自由民主黨、綠黨,還有的黨直接叫「現在就要統一」、「現在就要民主」。東部各地紛紛出現遊行示威。在東德首腦昂納克被迫宣告辭職後,新上台的主管人表示將進行全面改革。面對群眾的壓力,執政的統一社會黨在11月9日晚決定開放邊界。東德公民憑身份證即可前往西柏林。消息傳開,人們如同潮水一樣湧向柏林牆。當晚十點,民主德國邊防士兵奉命打開了東西柏林間的關卡欄桿。數以萬計的人群湧入西柏林,他們與牆對面的同胞相互擁抱、親吻,哭聲、歡笑聲震撼了整個柏林。第二天開始,西柏林人在過境通道上鋪上紅地毯,開著免費轎車前來迎接越境同胞。11月12日,去西柏林的東部公民達到了五十萬。人們動手拆除柏林牆,把它鑿得千瘡百孔。這堵分割德國近30年的高牆,可以說是冷戰的標誌性建築,如今它就要被拆毀了。拆除柏林牆好像一次盛大的節日狂歡,這其中流露出的是兩德人民渴望統一的真實感情。諷刺地是,就在這一年的年初,昂納克還聲稱,柏林牆可以繼續存在50年甚至100年。

柏林牆倒塌

民主德國的政治風雲為德國統一提供良機。東德宣布開放邊界次日,正在波蘭訪問的科爾緊急回國。科爾認為,這是將德國統一問題提上日程的好機會。在東西德,統一都是民心所向,85%的西德公民和90%的東德公民讚成統一。放開柏林牆後,東德政治動蕩加劇。12月,民主德國人民議院修改憲法,取消了統一社會黨的主管地位。統社黨的原中央委員會集體辭職。它不僅失去執政地位,而且黨的性質也發生改變。1990年3月,民主德國人民議院進行多黨參與的大選。在科爾的大力支持下,他的東部「姊妹黨」——德國基督教民主聯盟聯合其他政黨組成德國聯盟,獲得了多數席位,組織了新政府。科爾為支持德國聯盟不遺餘力,不僅多次去東德站台助選,還宣布如果他們大選獲勝,東德人可以把手裡的東德馬克1∶1兌換為西德馬克,而當時西德馬克的價值大約是東德馬克的四倍!

《不可不知的德國史》,楊義成著,華中科技大學出版社出版

兩德加速統一

新政府按照科爾預定的軌跡,加速推進兩德統一。1990年5月,兩德首先做到經濟統一,民主德國公民的薪水和存款按比例兌換為西德馬克。8月,兩德政府簽訂政治統一條約。除此以外還要考慮國際因素,德國統一是國際政治中的重大事件,蘇美兩大國的表態至關重要。問題是兩個大國的態度互相矛盾:美國人希望統一後的德國仍然留在北約,蘇聯則要求德國統一後必須中立。然而,德國統一進程的迅速發展使蘇聯不得不做出妥協。1990年7月,科爾訪問蘇聯,在同戈爾巴喬夫會談後達成共識:一旦德國統一,英法美蘇四大國將停止他們對德國的權利和責任;德國可以自由決定其聯盟政策;蘇聯在民主德國的駐軍將於3~4年內撤退;北約部隊不向原東德地區擴張。戈爾巴喬夫的讓步促成了德國的統一大業,他得到的好處則是從聯龐德國拿到150億馬克經濟援助。1990年9月,兩德與四大國舉行「2+4」會談,簽署《關於最終解決德國問題的條約》。在各方相互妥協的基礎上,德國統一的外部障礙終於一掃而空。德國人民懂得「感恩」,他們親切地在柏林牆上寫道「感謝,戈比(戈爾巴喬夫的昵稱)!」。

戈爾巴喬夫

1990年10月3日,民主德國按照聯龐德國基本法第23條並入聯龐德國。這一天被宣告為德國重新統一日。聯龐德國方面提前派出了大批官員接管民德政府機構,民德軍隊也按聯邦國防軍要求進行整編。3日零時,柏林國會大廈前廣場上舉行了隆重的升旗典禮。德國總統魏茨澤克、總理科爾等人出席了儀式。魏茨澤克號召德國人民團結一致共同建設祖國。一百多萬人參加了慶祝活動。在燃放的焰火和聚光燈光束的映照下,整個廣場如同白晝。

統一後,德國的國名仍定為德意志聯邦共和國,採用原聯龐德國的國體、國旗和國歌。首都定為柏林。12月2日,德國舉行統一後第一次全國大選,科爾擔任第一屆全德政府總理。

德國再統一是震撼世界的大事,德國歷史由此翻開了新的一頁。2017年6月16日,前總理科爾在路德維希港自己的家中去世,享年87歲。他作為兩德再統一的功臣和統一後德國首任總理,長久地被世人銘記。

本文摘選於《不可不知的德國史》,楊義成著,華中科技大學出版社出版。經出版社授權刊發,未經授權,嚴禁轉載。文章內小標題與部分圖片為後來所加,編輯:左晨。)

作者介紹

楊義成,南京大學歷史學院世界史專業碩士,主要研究方向為歐洲史、歐洲國際關係。曾在南京大學-哥廷根大學德語精英班學習,在《亞太安全與海洋研究》《經濟社會史評論》等刊物發表論文多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