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大貨車需要嚴管

頻闖紅燈 野蠻駕駛 輔路逆行……
瘋狂大貨車需要嚴管

光明橋渣土車逆行堵路。

交警在杏石口路攔停水泥罐車。

10月28日凌晨3時45分,海淀區杏石口路發生一起慘烈的交通事故,一輛由北向南行駛的藍色大眾轎車途經路口時,被側面快速駛來的渣土車撞飛,轎車當場「散架」。這並不是偶發的一起事故,近一年來,杏石口路渣土車「橫行」,給附近出行的居民帶來極大的安全隱患。消息見報後,也引起相關部門的高度重視,對該路段進行了一系列整改。除了杏石口路,這幾天,市非緊急救助服務中心接到不少市民來電,反映渣土車不遵守交通規則,記者於是進行了走訪。

■地點一 杏石口路

舒心 渣土車終於清走了

上周五下午,記者來到了杏石口路與巨山路的交叉口,交警、協管員正在路口認真值守,凡遇到違規車輛尤其是渣土車、水泥罐車等大型車輛,都會攔截檢查。下午3點多,路口的一幕著實暖人心,有一群放學的孩子正在過馬路,孩子們過馬路一邊小跑一邊說笑,跑到一半,突然紅燈了,左右的機動車也起步了,看到孩子時,剛剛起步的機動車都趕緊減速避讓,一輛水泥罐車立刻被交警攔停。一直以來的安全隱患消失了,附近學生的家長可以松口氣了。

在巨山路上,整個下午,該路段已經沒有一輛大型渣土車通行。沿著巨山路向南,是渣土車曾經盤踞的永引渠北路(金庫路),經過治理,該路段已經看不到渣土車的蹤影。在路邊,每隔幾百米,都有一名安保人員。他們告訴記者,他們來自四季青鎮政府,任務就是嚴格監督在這條路上亂停的渣土車。「我們來了好幾個人呢,早上就來了,要值班到晚上九十點鐘吧,渣土車是昨天清理走的,今天還不錯,沒有亂停的現象。」

■地點二 台湖

擔心 渣土車頻繁闖紅燈

居住在台湖的市民王先生說,10月28日下午4時,他在台湖學校接上孩子後,沿著鋪外四路向東行駛。行駛至鋪外四路與鋪大路的交叉口,當時東西方向是綠燈,王先生正常駕車通過,但是他剛剛駛近路口時,一輛南向北行駛的渣土車呼嘯而來。

「完全沒有減速的意思,還一直鳴笛,我趕緊踩了剎車,當時距離我的車已經非常近了,孩子還受了驚嚇。」從王先生行車記錄儀所拍攝的視頻中可以發現,由於這輛渣土車的闖行,不僅逼停了王先生駕駛的私家車,還將一輛東向西行駛的公車車逼停了。

見此情景王先生十分憤怒,於是立刻左轉去追趕那輛闖行的渣土車,但在愛人的勸說下,王先生放棄了。王先生認為,那個時間段正是學校放學,很多家長載著孩子在這裡經過,這些渣土車公然闖行對孩子們造成了極大的安全隱患。

昨天下午記者來到鋪大路與鋪外四路的交叉口,在這裡蹲守半小時並未發現渣土車經過。王先生告訴記者,進入11月之後這條路上的渣土車就不見了,但是前段時間的經歷他一直心有餘悸,他希望類似的事情不要再發生了。

■地點三 廣陽城城鐵站

鬧心 不讓行就別車辱罵

前不久,張先生駕車行駛至房山區廣陽城城鐵站附近時,因行車問題與一渣土車司機發生糾紛,被該渣土車司機別住車輛並持械辱罵。事後,房山分局和市交管局房山交通支隊介入調查,找到渣土車司機呂某,並進行四項處罰。

10月28日17時許,張先生行駛至城鐵廣陽城站路口時,後方一輛渣土車向其閃燈示意,張先生並沒有讓行。再遇紅燈停車時,渣土車司機下車拍打小轎車車窗並進行辱罵,張先生沒有理睬,綠燈後駕車前行。行駛至城鐵籬笆房站路口時,渣土車由掉頭車道將張先生停在左轉車道待轉的小轎車逼停。

渣土車司機再次下車手持鋼筋並繼續辱罵,張先生全程未下車,後渣土車司機駕車離開。張先生注意到,從身邊接二連三通行的渣土車顏色、形態幾乎一致,故猜測是同一車隊,不過這些車的號牌都有不同程度污損,他沒能看清楚。事發後,張先生沒有報警,而是將事發視頻發在網上。

據北京市公安局房山分局官方微博通報,渣土車司機呂某駕駛車輛發生的交通違法行為面臨四項處罰:駕駛機動車號牌不清晰,罰款200元;駕駛機件不符合技術標準的機動車,罰款200元;駕駛機動車通過有燈控路口時,不按所需行進方向駛入導向車道,罰款100元,記2分;駕駛機動車違反道路交通信號燈通行,罰款200元,記6分。

同時,由於呂某在一個記分周期內累積記分達到12分,房山交通支隊良鄉大隊依法暫扣了呂某的駕駛證。針對呂某持鋼筋辱罵對方車主的行為,房山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依法將其刑事拘留,現案件正在進行中。

■地點四 光明橋

揪心 渣土車輔路上逆行

昨晚8時,記者來到光明橋東北角輔路,此時道路的西頭已經開始堵車,狹窄的輔路已經被兩輛大型渣土車堵死,其中一輛還是逆行,周邊準備通行的騎車人又是生氣,又是無奈,只能慢慢往後退,可後退幾步也就沒了退路,後面還有機動車排著隊。兩輛渣土車倒是全然不顧,慢慢調整位置、錯車、掉頭,像跳起了交際舞。

在事發地附近有個路口,路口內有一處建築工地,從這兩輛渣土車堵路算起,10分鐘內,便有四輛渣土車和一輛水泥罐車由此出入。

光明橋東北角輔路較窄,大多駛來的渣土車無法順利地拐進路口,在路口停車甚至倒車調整位置已成常態,附近開車的居民說,這是最可怕的,這麼窄的路,這樣的大型車輛擠進來還突然倒車,讓人無路可躲。「我當時就想報警,一看這大車的車牌號還是被泥擋死的,更覺得氣人了!」

居民說,每晚7時以後,這些渣土車、水泥罐車就來了。它們混行在人流和車流當中,一會兒並線一會兒超車,讓人看著十分揪心。「在輔路上騎著車,突然看到一個龐然大物就插進來了,嚇死人了。」

本報記者 景一鳴 張群琛

曲經緯 文並攝 J168 J261 J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