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失憶異鄉流浪25年 浙江德清警方助其與家人團聚

圖為:高子紅向記者展示有六個手指的右手。 德清公安 攝

中新網湖州9月14日電 (記者 胡小麗 通訊員 趙學良)流浪25年,經歷了外出打工、受傷失憶、與家人失聯的高子紅,在民警的幫助下,終於和姐姐、姐夫、還有弟弟、弟媳等家人做到了團聚。9月13日凌晨3點,浙江省湖州市德清縣公安局舞陽派出所的接待室內,一家人相擁,淚眼朦朧的場面讓見證團聚的幾位工作人員也不禁紅了眼眶。

高子紅是在9月12日早上,被德清民警發現的。

當時,他在當地某村莊一家廢棄的廠房內流浪,除了自己的名字,有關家鄉、家人的信息一概不知,原因是曾經頭部受過傷,一回憶就發疼。

圖為:高影(左)與弟弟高子紅。 德清公安 攝

「我們坐下來,一句一句地問,在他斷斷續續說的話中梳理出,他的家鄉可能在安徽省利辛縣。」熟悉社區工作的老民警章志良回憶說。

但是高子紅沒有具體的身份信息,查詢一再受阻,於是德清警方通過互聯網與安徽省利辛縣警方進行多次對接,最終找到了高子紅所在的村莊,並聯繫上了高子紅家中70多歲的父母。

老家那頭,聽到失聯已久的高子紅的消息,家人都十分激動。高子紅的姐姐、姐夫、還有弟弟、弟媳等家人駕車連夜趕來。

高子紅是安徽省利辛縣人,與家人失聯時才17歲。那一年,他等不及去領辦好的身份證就匆匆去了上海打工,期間,他寫過一封信回家,希望家人幫他代領身份證,並寄往自己工作的地方。

然而裝著身份證的信遲遲未送到高子紅手上,姐姐高影回憶,因為信封地址中的一個錯別字,這封信被退了回來,沒有身份證的高子紅此後也再無音信。

「之後我去上海想找這個弟弟時,他已經不在原來的地址工作了。」姐姐高影紅著眼眶,說著那一次錯過。

那這失散的25年,高子紅去了哪裡?經歷了什麼事?高子紅通過斷斷續續的話語復原著過往。

圖為:高影見到弟弟高子紅,二人抱頭痛哭。 德清公安 攝

他告訴記者,自己17歲外出沒多久就因頭部受傷失憶,「只記得醒來時在溫州,隨後來到德清。」因為沒有身份信息,他便通過做工地上的零活和四處流浪為生。最近,由於頭部的又一次受傷,他才記起了父親名字和老家可能在安徽利辛縣的點滴信息。

其實,25年來,高子紅的家人也一直未放棄尋找到他的念頭。姐夫崔國表示,自己雖然只看過小舅子照片一次,但這25年來,因為家人都沒有放棄,所以這小舅子的模樣也深深刻在腦海裡,從未忘記。

如今,高子紅已經從當年的毛頭小夥,長成了如今的中年男子,可即便如此,再一次見到弟弟的高影還是沒有任何猶豫地篤定,這就是自己的弟弟。

她溫柔地撫摸著弟弟的臉龐,觸到了那道隱約可見的疤痕,「那是弟弟小時候放鞭炮留下的,還有六個手指的右手,是一出生就有的。」

血始濃於水的親情,讓姐弟倆很快消除了生疏感。走出派出所時,高子紅相當自然地搭著姐姐的肩,一起走到停車場,坐上了那輛風塵仆仆的小貨車。

一家人的下一站是安徽老家,在即將到來的中秋節,這一家人將迎來一場遲到了25年的團聚。

作者:胡小麗 趙學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