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外遇是工作,女人的外遇是孩子

拾遺物語

男人最可怕的「外遇」是工作,女人最可怕的「外遇」是孩子。

一個朋友最近離婚了。

離婚是老婆提出來的,

他覺得特別冤屈:

「我一不賭二不嫖,

三沒在外找情人,

每天辛辛苦苦賺錢,

她怎麼還是不滿足?」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一個現象,

就是現在越來越多的夫妻離婚時,

都喜歡說一句話:

「沒出軌、沒捉奸、沒家暴,但日子真的沒法過了。」

20出頭的姑娘小夥常以為,

婚姻最大的殺手是出軌。

其實並不是,

婚姻最大的殺手是忽視——忽視對方的存在和需要。

因為忽視,

沒了交流、沒了驚喜、沒了關愛、沒了浪漫,

於是對方漸漸心生孤獨。

孤獨久了,心如死灰,

離婚便成了無奈的選擇。

因為什麼而忽視對方呢?

男人最可怕的「外遇」是工作,

女人最可怕的「外遇」是孩子。

教育家孫雲曉講過一件事:

有一天晚上,他打計程車。

的哥問:「你做什麼工作啊?」

孫雲曉答:「做兒童教育。」

的哥有點不屑:「老爺們還搞兒童教育啊!」

聊天中,孫雲曉知道他有一女兒,

就反問:「你不管孩子的教育嗎?」

的哥得意地說:「教育孩子是他媽的事,我就管賺錢!」

去年父親節,《家長報》報過一件事:

一小學某班搞了個「爸爸沙龍」,

為什麼要搞這樣一個沙龍?

「因為每次開家長會,幾乎都是清一色的媽媽。」

所以老師這次想和爸爸們交流一下。

沒想到那天來參加沙龍的,

絕大部分還是媽媽。

有兩位爸爸雖然來了,

卻連孩子讀幾班都不知道。

「我負責賺錢就行了。」

「男人嘛,要以事業為重。」

大多數男人一結婚,

就把生活重心放到了事業上,

家務和孩子,基本都丟給了老婆,

自己則成了家庭中的「影子先生」。

但長期的隱身隱形,

會對婚姻造成極大傷害。

《人民的名義》,是2017年最火的劇。

劇中有個人物很得寵愛,

這個人就是李達康書記。

做為一個市委書記,

李達康是很成功的,

工作都是「5+2」「白+黑」,

不到凌晨不回家。

為了做好工作,

他和妻子歐陽菁分居8年,

所以很多人覺得他是「人民的好書記」。

但這樣的好書記,

歐陽菁一點都不喜歡,

「他眼裡只有工作沒有我。我和他,不過是同一個屋簷下的陌生人。」

一直被忽視的歐陽菁,

最後忍無可忍,提出離婚。

網上有一個調查:作為女性,你會嫁給達康書記嗎?

93.4%是女性回答:不願意。

「我找這樣一個男人來幹嘛?」

前幾天,在網上看到一個笑話:

一男的吹噓:「我老婆能洗衣服、做家務、做飯、帶娃、逛街,自己賺錢!」

有一個網友評價得特別好:

「像你老婆那樣的,在我們這裡叫寡婦。」

女人最怕的不是出軌,

而是遇到一個眼裡只有工作的李達康。

說完男人,我們再說說女人。

有一種女人,

從孩子出生的那一刻起,

她自己就倏地一下消失了。

她的頭像,變成了孩子照片。

她的微信名,變成了XX媽。

她的周末,變成了孩子的興趣班。

她參加聚會,話題永遠是孩子:

孩子多聰明、多努力、多孝順……

她的朋友圈,曬的永遠是孩子:

孩子在玩,孩子在鬧,

孩子在哭,孩子在笑,

孩子在看書,孩子得獎了……

自從孩子出生的那一刻起,

她就徹徹底底地變成了「孩奴」。

家庭中的老公,

就這樣從她的世界裡憑空消失了。

網友斌斌在「知乎」上訴苦:

本人80後,結婚7年,孩子4歲。

剛結婚那年,我們性生活很和諧,

每個月可以做個七八次。

第三年,她生了孩子後,

我們的性生活變成了一月一次。

她總說:「帶孩子太累了。」

再後來,她就跟我分了床,

天天跑去跟孩子睡了。

我有時想了,半夜摸過去,

會被她打回來:「不要影響孩子睡覺。」

我找她溝通,希望她體諒我:

「我上班很累,回家不能沒一點樂趣。」

你猜她怎麼回答?

她說:「如果你真的累,幹嘛還要做愛,睡你的覺好了。」

我氣得差點吐血。

慢慢地,我看妻子就越來越不順眼了。

「她身上那些我以前可以容忍的小毛病,

漸漸就變得讓我根本無法忍受了。

我常常發無名火,借題發揮。

事後也覺得後悔和懊惱,

但是吵起來的時候還是忍不住。

於是家庭矛盾越來越多,爭吵不斷升級。

2016年底,我們終於拉爆離婚了。

跟她在一起,連性都得去乞討,

我為什麼還不離婚呢?」

斌斌這話雖糙,但理很實在。

婚姻最大的殺手不是出軌,

而是「忽視對方」。

婚姻中最致命的痛不是家暴,

而是「不被看見」。

很多人為什麼離婚?

因為過著過著,

就過成了同一個屋簷下的陌生人。

「他眼裡只有工作。」

「她眼裡只有孩子。」

這樣的離婚,最是無奈。

很喜歡一個故事:

一位教授讓一個女生在黑板上寫下她最難割捨的20個人或事。

教授說:請劃掉你認為最不重要的一個。

女生劃掉了一個。

教授說:請你再劃掉一個。

女生又劃掉一個。

最後黑板上只剩下四個:事業、父母、丈夫、孩子。

教授說:請再劃掉一個。

女生遲疑了,想了好一會,

舉起粉筆,劃掉了事業。

教授說:請再劃掉一個。

女生顫巍巍舉起粉筆,

緩慢地劃掉了父母。

教授說:請再劃掉一個。

女生哭了,樣子非常痛苦。

她想了很久,劃掉了孩子,

教授問:你為什麼最後留下丈夫?

女生緩緩地說:

「我其實也不知道,

我只知道他是陪伴我人生最長時光的人,

隨著時間的推移,

工作會退出我的生活,

父母也會先我而去,

孩子會長大,早晚會離開我,

能真正陪伴我度過一生的是我的丈夫!」

教授點點頭,說了一句:

「對的。一個健康的家庭,

應該把夫妻關係放在第一位。」

很多人喜歡說一句話:

「結婚久了,愛情就會變成親情了。」

但我欣賞黃磊的觀點:

「我非常反對夫妻變成親人,

我母親我女兒是我的親人,

我妻子永遠是我的愛人。

我跟我妻子依然是情侶,

一生都應該是情侶才對。」

黃磊為什麼會這麼說呢?

「愛人和親人最大的差別是:危險和安全的差別。

什麼是親人?

親人就是無論我們做了什麼,

他們再生氣再失望,

最終也會接納和原涼我們,這叫安全。

但是愛人不同,

如果我們總是忽視對方,

總是讓對方失望,

到最後TA是會離開我們的。

所以把另一半當做親人,是危險的。」

正是意識到這一點,

黃磊和孫莉總是想方設法,

讓婚姻時刻彌漫愛情的味道。

2004年3月8日,早上一起床,

黃磊對孫莉說了句:「咱們結婚吧!」

兩人洗漱完畢,直奔民政局。

沒辦婚禮,沒買戒指,沒有誓言,

但他倆卻就此成了中國的模範夫妻。

他上班,她照看家和女兒,

他做飯,她負責洗碗加點讚。

孫莉懷多多的時候,

黃磊不小心把腳給弄骨折了。

他每天打著石膏、拄著雙拐,

也要變著法子給孕妻弄好吃的飯菜。

結果懷孕期間,孫莉整整胖了60斤。

孫莉不抽煙不喝酒不去夜店,

看到老公女兒,就心滿意足。

黃磊在生活中也決不找異性閨蜜:

「我的朋友一定也是她的朋友,

如果她不喜歡,我也不喜歡。」

他倆人生中很多第一次,

都是一起去體驗完成的,

第一次去歐洲,第一次去美洲、第一次去探險……

兩人一起笑,一起鬧,

一起發現更廣闊美好的世界,

把生活的柴米油鹽過成了詩。

很多人問他倆:「幸福秘訣是什麼?」

黃磊說:「永遠重視對方的感受。」

有媒體做過兩個調查。

第一個:如果有來生,你還願意嫁給現在的老公嗎?」

很多女人說得咬牙切齒:

「下輩子,

我希望在一個互不相識的場景下遇到老公,

然後一板磚把他打得生活不能自理,

希望是監控盲區,他大爺的。」

第二個:如果有來生,你還願意娶現在的老婆嗎?」

很多男人說得斬釘截鐵:

「不要下輩子,

這輩子能不能快進,

或者剪掉這部分行嗎?」

心理學家武志紅寫過一本書——《為何家會傷人》。

家之所以會傷人,

最大的殺手,就是忽視吧。

「明明那個人就在身邊,

卻總是遙不可及;

明明一回頭就能撞個滿懷,

TA卻總也看不見。

情感忽視讓所有的愛,

都像投入深海,了無回音。」

男人最可怕的「外遇」是工作,

女人最可怕的「外遇」是孩子。

如果你是男人,願你活得像黃磊。

如果你是女人,願你活得像孫莉。